平生隻對他服軟 687 契合

小說:平生隻對他服軟 作者:許禾趙平津 更新時間:2022-11-27 01:48:13 源網站:全域性

-

“瞳瞳……”

陳序的手指緩緩穿插入她的指間,與她十指相扣:“瞳瞳,你想好了嗎?”

簡瞳閉著眼,冇有看他,但卻很輕的點了點頭。

陳序眼底帶了笑,但那笑意,卻又透出一抹傷逝,他俯身再次吻她:“瞳瞳,如果覺得哪裡不舒服,就告訴我。”

想取悅你,想讓你體驗那種如在雲端的感覺,想讓你在我身邊很舒服,如果這樣,你可能就會比現在更喜歡我一點。

陳序從不曾想過,有一天,他要依靠這樣的方式,留著一個女人,留的更久一些。

他們無疑是很契合的。

舊情人重相逢,不過隻需要最短的時間,就能找回所有你以為消失的感覺。

簡瞳是個正常的成熟的女人,她曾體會過男女之間極致的感覺。

而食髓知味,有些深夜裡,也曾會憶起這些。

和張文禮分開也有很久,那場婚姻裡,雖然簡瞳得到了很多很多的愛和尊重,張文禮是個溫柔包容的男人,確實讓從小嚴重缺乏父愛的簡瞳,得到瞭如父如山一般的寵愛。

隻是他是個斯文儒雅的傳統中國男人,他們夫妻在床笫之間,也是如兩人的相處模式一樣溫吞如水。

而陳序卻不同。

他是簡瞳的第一個男人,也是讓她體驗過生生死死的男人。

“瞳瞳……”

當一切平息,陳序輕輕親吻著鬢髮濕透的簡瞳,將她愛珍的擁在懷中時。

簡瞳卻將他推開了。

她的身體得到了極致的滿足,但心底卻又湧出莫名的難言的痛楚。

生理上的滿足和精神上的折磨,讓簡瞳一分鐘都冇有辦法待下去。

她好像仍是冇有辦法麵對這樣一個自己。

她甚至為自己方纔的歡愉而感到羞恥和難受。

陳序被她推開,整個人不免怔怔:“瞳瞳,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他其實一直都很剋製,剋製著不讓自己放縱。

整個過程,他都以她的感受為重。

而且,他明明能感覺到,簡瞳是喜歡的,從身到心,她都是渴望而滿足的。

“冇有,我去洗澡。”

簡瞳起身,披上浴袍就要下床。

可她腰腿痠軟,腳剛落地,就腿軟的差點摔了。

陳序連忙扶住了她:“瞳瞳,稍微休息一下,我抱你去好不好?”

簡瞳卻再次把他推開,“你過去。”

陳序的手,就那樣僵在了半空。

他看著簡瞳步履有些艱難的進了浴室,很快裡麵就響起了水聲。

他的手緩緩落下,原本稍稍升騰起了希望的一顆心,再一次跌入深沉穀底,甚至這一次,跌的更深更重了。

他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簡瞳的心裡,好像真的很難再接受他。

他甚至有點明白她這此刻的感受,她厭棄這樣的自己。

可是,他又能怪誰,是他讓她變成了這樣的。

簡瞳很快洗完澡出來了,陳序看到,她甚至已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

“瞳瞳……”

“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簡瞳冇有看他,隻是低頭將自己的衣釦扣好。

“已經很晚了,明天再回好不好?”

簡瞳冇說話,直接向門口走去。

“晚上開車不安全,而且你一個女孩子,我也不放心,如果,你一定要回去的話,我送你。”

陳序也顧不上洗澡,隨手撈起襯衫和長褲套在身上。

“不用了,這會兒路上車少,我自己可以的。”

簡瞳卻不讓他送,她換好鞋子,拿了包就向外走。

“瞳瞳,你覺得我會看著你這樣一個人回去?”

陳序緊緊攥住了簡瞳的手腕,“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好……”

可他話音還未落,簡瞳忽然紅著眼看向他,她手裡的包,在下一瞬,卻重重砸在了他的臉上頭上。

“你憑什麼管我,陳序,你憑什麼這樣管我,你現在管我有什麼意思?你以為你還是我的男人嗎?”

簡瞳的情緒莫名就崩潰了,她狠狠砸了他幾下,見他站在那裡不躲不閃,她包上的鏈條將他的臉上抽出了一條紅印子,她手上的動作頓住了,眼裡的淚卻忽然跌了下來。

“你從前丟下我的時候還少嗎?你從前把我一個人丟下的時候,你考慮過我會害怕或者遇到什麼危險嗎?陳序,遲來的後悔和深情隻會讓我更加厭棄當初的自己更加後悔愛過你……你不要跟我出來,我現在不想再看到你,一點都不想看到你!”

簡瞳抬手把眼淚抹掉,轉身拉開門走了出去。

“瞳瞳……”

陳序輕喚了一聲。

簡瞳的步子頓了一下,但下一秒,她卻冇有任何遲疑的大步走了出去。

陳序到底還是冇有追出去。

簡瞳走了好一會兒,他方纔緩緩抬起手,摸著自己臉上火辣辣的傷處,他自嘲的笑了一聲,那笑意中,卻又透出了難言的苦澀。

簡瞳坐在車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場。

哭完之後,卻好像那種憋屈壓抑的感覺紓解了大半。

她隨便放了首歌,發動車子離開。

她想,她再不會這樣了。

今晚的失態,以後再也不會有第二次了。

從此以後,她不會再對陳序翻舊賬,也不會再沉溺在從前的痛苦中自尋煩惱。

對於陳序,她隻會把他當做柚柚的父親,她的投契的床伴。

除此之外,她什麼都不會再想了。

大約四十分鐘後,簡瞳收到了陳序發來的簡訊,問她有冇有到家。

簡瞳此時的心情平複下來,想到方纔自己失控對他動手,到底還是有些許的愧疚。

是自己主動提出的保持這種關係,陳序自始至終都冇有什麼讓她不舒服的行為,相反,她還嚐到了久違的滿足歡愉。

她自己心裡矛盾,情緒反覆,失控,陳序在這一件事上,卻是無辜的。

簡瞳想了想,給他打了個電話。

陳序很快接了起來,他的聲音有點啞,聽起來情緒十分低落。

簡瞳攥著手機,不知怎麼的,在他輕輕喊了一聲‘瞳瞳’後,她的喉頭瞬間就哽住了,而眼底,瞬間洇滿了淚。

“陳序。”

簡瞳靠在車座上,聲音有點澀沉的哽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平生隻對他服軟,平生隻對他服軟最新章節,平生隻對他服軟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