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愉宮裡。

永昌帝看著跪在麵前的吳忠天,眉心都是擰成了個疙瘩。

這就是他重用的大臣,整日在朝堂之上侃侃而談頭頭是道,講著天下蒼生江山社稷,如今卻是連一個小丫頭都是對付不了。

而越是這般大臣的無能,就越是襯托出了花耀庭的本事過人!

這些年花耀庭一直功高震主,花家那丫頭又長了一雙點石成金的手。

他現在已經不是防,而是怕了。

可說到底花家衛國儘忠這麼多年,若是此番當真有了教訓他也不會再追責下去。

“皇上,不好了,三殿下吐血了!”一個宮女,匆匆地跑了過來。

永昌帝起身走向裡屋,就見自己的兒子一臉虛弱地躺在床榻上,那吐出口的鮮血就是連臉都是給染紅了一半。

愉貴妃跪倒在床榻邊,看著昏迷不醒的三皇子哭得肝腸寸斷,“兒啊,花將軍衛國征戰戎馬一生,你父皇如何忍心重罰?母妃知道你怨更知道你苦,不過你放且放心,若你當真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母妃定會下去陪著你的。”

永昌帝站在不遠處看著聽著,纔剛湧起所有對花家的情分,瞬間消失殆儘。

一個養育了連他兒子都是敢傷的臣子,他還有什麼可不捨的!

轉身邁步走回到了正廳,永昌帝看向瑞王道,“慎刑司那邊可是有訊息了?”

瑞王趕緊上前幾步,“昨兒個慎刑司就是已有定奪,臣這就親自去一趟。”

永昌帝點了點頭。

慎刑司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誰進去都是要吐出點東西的。

就算當真什麼都吐不出來,也會有人將東西塞進他的嘴巴裡,再讓他吐出來的。

不然他也不會在瑞王請命的時候,將此事全權交給瑞王去辦了。

裡屋,愉貴妃一直到聽見了永昌帝的命令後,才擦乾了眼角的淚光。

如今幽州一事皇上已經冇有心思追問了,她自是要趁此機會將花家一併除了。

她知道皇上對花家仍舊是有情分的,而她要做的就是斬斷了這所有的情分。

畢竟無論以後怎麼走,花家都是不可能上她這條船的。

藏在床榻下的死兔子露出了一個腳,愉貴妃厭惡地命令著,“將這混賬偷偷拿到後院埋了去,臟死了。”

宮女不敢耽擱,趕緊將那被放乾淨了血的兔子抱出了門。

不多時,瑞王匆匆拿著畫押的罪狀來到了前廳。

永昌帝大致地看了看,眉毛就是忽然一蹙。

他倒是冇想到瑞王如此大膽,連這麼重的罪名都敢安。

“慎刑司裡麵的那個怎麼樣了?”

“就在剛剛已經嚥氣了。”

永昌帝不再多問,擺了擺手。

如此也好,隻有這樣花家才能永遠都不會成為他所忌憚的存在。

瑞王鬆了口氣,趕緊將手中的罪狀交給了吳忠天。

吳忠天也是不敢耽擱,拿著罪狀就是腳底生風地往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剛纔他冇有底氣,是因為手裡冇有證據,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明晃晃的證據攥在手中,他還怕誰?

皇宮外的空地上,幾個大臣還在與範清遙僵持著。

他們現在真的是恨範清遙恨得牙都是咬疼了。

尤其是範自修,恨不得親手將範清遙撕成碎片才解氣。

範清遙穩穩噹噹地跪在地上,眼色平緩地掃過麵前的幾個人,“如此酷暑盛夏,幾位大人卻麵色發白冷汗滿身,怕是腎臟所虧,若幾位大人不嫌,待過幾日我親自將開好的方子派人送去府中。”

幾位腎虛的大臣,“……”

我們怎麼會大熱天氣得冷汗直流的,還不是拜你所賜!

隻是同樣的話落在遠處百姓們的耳中,就不是一樣的意義了。

看看這就是花家養育出來的女兒,哪怕現在花家被奸人所陷,花家女兒卻還能如此大義凜然的顧慮朝臣的身體。

再看看那些團團將花家外小姐團團圍繞著的幾個人,簡直就是混蛋不如!

“花耀庭部下意圖謀反卻奈何其力不足,從而在與三皇子比試時候,故意傷及三皇子性命,人贓並獲,自知無言麵對聖上,故在畫押之後便畏罪自儘——!”

吳忠天念著手中罪證的時候,幾乎是扯著嗓子喊出來的。

六部的兩個大臣聽著這話,滿心隻剩下兩個字,解氣!

範自修更是看向範清遙又道,“連那罪臣自己都已招認畫押,你還有何可說!”

吳忠天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更是親自拿著那畫押的罪證,高高舉起,朝著遠處的百姓們走了去。

百姓們看著那上麵的條條罪證,以及那刺眼的紅手印,全都是靜默了。

如果花家當真意圖謀反,他們自是不會幫腔的。

一時間,所有被範清遙煽動的輿論,再次降到了冰點。

範自修惡狠狠地瞪著跪地不起的範清遙,“孽障,還不乖乖滾回花家去待罪,至於花家究竟如何,皇上自有定奪!”

範清遙那已攥出血痕的手心,又是死死地攥緊了。

冇想到自己緊趕慢趕,卻還是晚了一步。

那慘死在慎刑司的部下,怕也是外祖精挑細選,精心培養出來的吧。

那部下怕是死都想不到,本一顆紅心為君為民,現在竟連死都要揹負著如此罵名!

範清遙微微揚起下巴,白皙的麵龐迎陽而凜。

這一刻,她徹底撕下了平日裡的偽裝,“慎刑司說是意圖謀反,慎刑司說是故意傷害三皇子性命,慎刑司既說什麼是什麼,那還有何可審?”

範自修氣得老臉都是青了,“罪人已死,你再怎麼強詞奪理,也是死無對證!”

範清遙冷冷一笑,“在陶家醫術麵前,從來冇有死無對證一說,還請幾位大人將那部下的屍首抬出來公之於眾,究竟是他自己主動招認,還是屈打成招隻需我一看便知。”

六部的幾個大臣徹底懵逼。

怎麼這事情就跟他們想象的差彆這麼大呢……

吳昊天冇想到自己都是拿出了罪證,也是冇能堵上範清遙的嘴,氣得險些冇是炸了肺,“花家小女,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範清遙回的鏗鏘有力,“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就算是隻剩下屍塊我也照單全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