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範清遙跟眾人分彆。

破廟外還有不少上一夥匪盜留下的馬匹,倒是方便的範昭等人。

範昭領著兄弟們不但是陪著肖鴻飛,更是連那幾個婦孺都是一併帶上了。

範清遙見範昭等人將婦孺都是扶坐上了馬背,就愈發覺得滿意了。

重情重義之人,纔是最能夠長久相處的。

肖鴻飛騎在馬背上,看著那猶如盛開再如風沙之中一朵清荷的人兒,滿心的不捨。

少煊,“……”

手癢得厲害怎麼辦。

自家太子對這位花家外小姐是個什麼心思,他就是瞎了都能看得出來。

結果還冇等他家太子開花結果呢,就要有人捷足先登了?

開什麼玩笑!

這根本就是土匪!強盜!

外加想要拱彆人白菜地的無恥之豬!

還不知自己已經被惦記上的肖鴻飛,終是鼓起勇氣地看向範清遙,“等到回主城之後,我定當親自上門與花家外小姐道謝……啊——!”

話剛說了一半,原本溫順著的馬兒,忽然一股衝勁地朝著遠處跑了去。

範清遙循聲轉頭,就見平地掀起一溜狂煙。

再看遠處那都是要嚇傻了的肖鴻飛,可謂是人在馬上坐,魂兒在後麵追。

一路火光帶閃電地就這麼越跑越遠了。

少煊淡然地收回手,還不忘解釋一句,“不小心手滑了。”

範清遙靜默著,都是懶得說話了。

範昭趕緊帶著人翻身上馬,“見外的話我就不說了,咱們跟小姐主城見……”

話都是冇說完,就是夾緊馬腹帶人去追肖鴻飛了。

範清遙和少煊也是翻身上馬,繼續往北前行。

又是過了兩日,兩人終抵達幽州外的邊陲村落。

經過上次的無差彆下毒一事,少煊對範清遙從原本的客氣變成了恭敬。

畢竟那毒發的一幕對他的刺激太大了。

就是現在他閉上眼睛都是能夠想起那跟青蛙似的肚皮。

他更害怕自己也成為其中之一……

所以眼下,很是恭敬地少煊看著手中的地圖主動道,“最遲今晚就能抵達幽州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卻無法鬆口氣。

耽誤了這麼多天,也是不知道他的眼睛如何了。

思及那張無暇的臉龐,範清遙的心冇因由地就是一片煩躁。

而此時讓範清遙莫名煩躁的那個人,此刻正在幽州的刺史府裡。

百裡鳳鳴一席白袍坐在刺史府的正廳裡,兩側的下首坐滿了幽州大小官員。

所有人都是一臉疲憊,一雙雙的熊貓眼是一個塞著一個的黑。

尤其是站在百裡鳳鳴身邊的朱智,他現在一看見自家的正廳就眼暈得不行。

從太子抵達幽州開始,每天晚上都是如此。

熬夜不可怕。

但熬夜熬成死循環那是得多要命。

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就這麼大眼瞪小眼地闆闆地靜坐到天明。

這誰頂得住?

眼下天又是亮了,刺眼的很。

朱智有些頭疼地看著身邊的百裡鳳鳴,無奈地道,“太子殿下,這又是坐了一個晚上了,要不您先去休息?”

百裡鳳鳴聞言淡淡一笑,“不急。”

朱智臉色一沉,頭就是更疼了。

他現在都是不知道太子殿下究竟是來做什麼的。

這到底是來查案,還是要將他送走。

坐在下首的其他官員見此,也是紛紛麵露出了絲絲不悅。

“我等受命於皇權,每年俸祿不過惶恐度日,三餐均是粗糧糙米,如今遭太子殿下這般為難,可是懷疑我等偷盜皇糧不成?”

“太子殿下若不信我等,大可讓人去我們府上搜查,為證清白我等定全力配合。”

“不想我等一心為國為民,最後卻是落得瞭如此被懷疑的下場,如今幽州心惶惶,我們也是坐立難安,海清太子殿下也還我們一個清白,我們也好親自前往都城叩見皇上,以表我等對西涼之衷心啊!”

本來對於東宮太子,他們還是有些顧忌的。

可是接連幾日,他們發現這太子似乎連唬人的本事都是冇有的。

幽州本來就是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如他們這些遠離了皇上眼皮子底下的人也早就野慣了,如今麵對本就冇什麼實權的太子,他們自然而然地就開始暴露出本來的野性了。

太子有何了不起,還不是要看著皇上的臉色過日子。

把我們逼得急了,無論是欺壓官員還是栽贓陷害,哪個你都跑不了。

朱智裝聾地在一邊站著。

這些在場的官員都是他的人,太子現在懷疑他們,就是同樣也在懷疑他。

這個虧,他自是不認的。

林奕氣得手背青筋都是根根爆起的。

這些人,一個個仗著太子冇有實權,便如此光明正大的上眼藥。

若是太子當真去派人搜了,隻怕他們又是要說太子仗勢欺人了。

彆說太子斷然不會去搜,就是真的搜了,隻怕也是一無所獲。

當真是老奸巨猾的很。

百裡鳳鳴像是冇聽見一般,隻是起身對眾人道,“今晚還望各位大人準時抵達。”

語落,先行在林奕的陪伴下朝著廳外走了去。

“小五可是有訊息了?”

“不曾,倒是主城來了信,說是皇上已經在催促了。”

百裡鳳鳴微微蹙眉,眼中一片寂寥的冰冷。

看樣子是等不得了。

一隻信鴿撲棱著早已麻木了的膀子,緩緩落下。

林奕伸手接過,取下上麵的信箋遞了過去,“是少煊來的訊息。”

百裡鳳鳴看著那信箋上簡單的一行字,整個人都是柔和了下來。

她竟是來了。

倒也對,她那個人看著不愛言語,實則卻是個非常有主見的人。

林奕好奇少煊究竟傳了什麼訊息,能讓太子瞬間愁雲散去。

隻是還冇等他探頭去看,就見信箋在那修長的五指中化做了細碎的紙末。

而那美手的主人,也再次邁步前行。

林奕知道晚上還有一場硬仗要打,當即正色起來快步追了去。

一整天,刺史府都是靜悄悄的。

待到太陽落山後,早上纔剛離去的官員們又是踏進了門檻。

好在現在他們心裡已經有數,這太子不過就是個花架子,除了拉著他們靜坐之外,也是冇什麼其他的本事了。

時間長了,他們也是聰明瞭,一個個吃飽喝足養精蓄銳地進了正廳。

習慣性的……

繼續靜坐!

百裡鳳鳴見人都是到齊了,對著身後的林奕示意了一下。

林奕邁步而去,片刻後將一杯杯溫茶擺在了每個官員的身側。

百裡鳳鳴當先舉起茶杯道,“父皇催促,怕是明日我就要啟程回主城,這幾日確實是辛苦各位大臣了,我以茶代酒,先乾爲敬。”

皇上傳訊息的時候,在場的眾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如今聽了太子的話,心裡更是譏笑陣陣的,還真就是這點本事。

不過心裡笑的再歡,麵上他們還是端起了茶杯。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朱智眉毛都是擰成了一個問號。

太子殿下那陰風陣陣的模樣,怎麼瞅怎麼都像是不遠千裡隻為來此靜坐的。

況且如此就痛痛快快的走了,皇糧失竊的事情又當如何?

“嘔——!”

一陣突兀的聲音刺耳響起。

朱智循聲看去,就見那些纔剛還一臉從容的官員們,此刻一個個的都是乾嘔陣陣。

一時間,正廳裡不下二十個的官員,齊齊彎著老腰哇哇大吐。

如此壯觀的場麵,都是把朱智給看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