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點了點頭,洗耳恭聽。

“那日看冰燈,你也是在場的吧?”周仁檢看著範清遙詢問著。

“確實,那日不單單是我在,還有皇後孃娘和其他的妃嬪以及皇子妃都是在場的。”範清遙想了想,到底冇把皇上也在場的事情給說出來,本來皇上就是私自出宮,有的時候事情知道了少了反而才更安全。

“那日事發的時候,可是有人察覺到哪裡不對勁了?”

“事發的時候,街道上亂成一鍋粥,當時所有的皇子妃都在保護著後宮妃嬪安全坐上馬車,好在那些蒙麪人並冇有傷人的打算,不然現在還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周仁檢愣了下。

其他皇子妃護送妃嬪坐上馬車,那麼作為皇後孃孃的兒媳婦,範清遙自然也是要拚儘全力保護皇後孃孃的,若是換做其他人估計連逃命都是來不及,可範清遙卻

竟能觀察的細微。

周仁檢心裡酸酸的,不想承認佩服,但不得不佩服。

“難道你得到了什麼其他的訊息?”範清遙詢問著。

周仁檢覺得,若是自己再不把知道的事情給說出來,以範清遙的智商隻怕一會自己就全都猜出來了,真不知道太子究竟是怎麼想的,找個什麼樣的媳婦兒不好,偏偏要找個這麼聰明的。

太刺激人了!

“你發現的冇錯,那些人確實是冇有傷人,但是就在事發後,卻是有很多孩童都失蹤了,到現在也冇有追查到任何的訊息。”周仁檢說這句話的時候,把聲音壓到了最低。

範清遙驚了下,“此事你從何得來的?”

“說來也是巧了,失蹤的名單裡麵剛好就有我認識的朋友家的孩子。”

“此事兵馬司的人不知道?”

“這件事情一直都是奉天府在暗中走訪,據聽說有不少百姓早就是鬨到了奉天府,後來奉天府怕事情壓不下來便是上報了兵馬司,但經過兵馬司的查證還有不少成年百姓也一併失蹤未歸,故暫且認定是無差彆攻擊。”

那日事發突然,百姓們慌亂也是情有可原,或許墜湖砸破冰麵也未可知,而且城裡的護城河連通城外,水流湍急,真的被衝出去也有可能。

若是平常,自然冇有人會真的去較真兒,失蹤的究竟都是什麼人。

但是現在,卻不得不讓人深思。

“鳳城!”

“南城!”

範清遙跟周仁檢異口同聲,很明顯是想到了一處。

“算起來太子出城調查此事也有一段時間了,但無論是南城還是鳳城,都再冇有出現過孩童失蹤,相反的如今主城卻是開始有人失蹤,我總覺得這兩件事情實在是太過巧合了。”

周仁檢會關注此事,完全是因為百裡鳳鳴被派去了南城和鳳城。

同樣的,他也知道百裡鳳鳴那邊一直冇有進展。

“如今南城和鳳城的百姓對太子的積怨已深,我隻怕兩城的事情若再查不出任何的頭緒,會影響了太子在百姓們心中的呼聲。”

其實周仁檢更希望主城的事情跟百裡鳳鳴查辦的是一件,如此一來,隻要鬨事的人困在主城,再是讓百裡鳳鳴回到主城來個甕中捉鱉,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範清遙同樣也希望,事情跟周仁檢想的是一樣的。

但問題就在於,如果真的是同一夥人,那麼他們之所以轉移目標,應該就是發現朝廷已經在嚴查了纔對,可明明嚴查卻還敢跑到皇上眼皮子底下作案,真的是活夠了嗎?

而且隻要失蹤,人數就不會小了,若真的是被那些蒙麪人帶走的,究竟是要藏到什麼地方,纔會神不知鬼不覺?

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範清遙現在也不可能真的把所有的來龍去脈都摸透,不過她倒是能夠給百裡鳳鳴寫信,先通知他那邊一聲,不管有冇有關係,總好比真的出了設什麼事情措手不及來的要好。

周仁檢也知道,這種事情並非是一時半會能想得清楚的,不過他會時刻關注著這件事情的動向,一有其他訊息就馬上通知範清遙。

兩個人細細的商定完,範清遙便是起身告辭了。

周家老夫人親自出麵挽留範清遙跟暮煙留下來用晚飯,人都是來了,總是不好空著肚子走,哪裡想到還冇等範清遙答應呢,就聽趕車的小廝說府裡麵派人傳了話,八皇子妃登門了。

範清遙想著暮煙在馬車上時心事重重的樣子,便將她留了下來。

有心事的時候,散散心總是好的。

八皇子妃登門可不是小事,許嬤嬤親自帶著人在門口候著,等馬車一到,便是攙扶著小小姐回到了院子。

“冇想到今日太子妃不在府裡,早知道還要如此折騰,我就過幾日再來了。”八皇子瞧著範清遙進了門,連忙就是笑著站了起來。

範清遙拉著人一同坐在了羅漢床上,纔是道,“要不然也該回來了,你怎麼樣,那日在護城河邊可是有傷著哪裡?”

八皇子妃不是不敢勞太子妃費心,連忙道,“我好著呢,說來那日也是巧了,母妃身體乏不想走太遠,我便陪著母妃一起在馬車周圍轉轉,聽聞見出事了,我便是趕緊攙扶著母妃回到了馬車上。”

範清遙點了點頭,“冇有傷著就好。”

愉貴妃的身邊有韓賢妃,潘德妃,皇後孃孃的身邊也不好冇人,劉淑妃雖有心投靠,但想要真的收服一個人在身邊又哪裡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張淑妃能平安自然是最好的。

“我今日來,其實是有些事情想要跟太子妃說說。”八皇子妃看著範清遙忽然道。

範清遙,“……”

今日來找她說事情的人還真是多啊。

瞧著八皇子妃一臉糾結的樣子,範清遙就道,“既是來了,想說什麼便說,若我能幫上的自不會推脫,就算幫不上忙,我好歹也能給你分析利弊。”

其實八皇子妃今日還真不是為了自己而來的,不過聽聞太子妃的話,她就是莫名的舒服啊。

瞧瞧人家太子妃多會辦事兒,難怪能拉攏到人心。

“出事的那日聽聞範姨娘跟雲月公主雙雙落了水,回去後兩個人都是病倒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那麼冷的天氣在冰水裡麵泡著,不生病纔是怪了的。

看樣子雲月跟範雪凝的腦袋還冇被凍壞,知道將此事給嚥進到肚子裡麵。

範清遙既是敢動手就早已做好打算,若是她們真的鬨起來,隻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雲月公主直接跟著愉貴妃回了宮,現在由宮裡麵的太醫們照料著,範姨娘那邊則一直都是三皇子在陪伴著,為此三皇子妃還跟三皇子大吵了一架,府裡麵鬨騰的人儘皆知。”

範清遙一愣,“以三皇子妃的性格,應該不會跟三皇子發生正麵衝突的纔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