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玉賢到底是見過風浪的,倒是並冇露出太大的驚訝。

見趙家已經是無話可說,當先開口打破沉靜道,“孫家夫人和孫家小姐登門造訪,是我花家的榮幸,還請孫家夫人和小姐上座。”

孫夫人福了身,“花家老夫人客氣了,是我們叨擾了纔是。”

語落,坐在了陶玉賢的下首。

以前她和花家是冇有交集的,但是現在她卻是真心感謝的。

她感激花家外小姐下帖子請她們母女過來,如此才能還給她女兒一個清白。

所以眼下麵對花家老夫人,她更是客氣的滿臉笑意,跟剛剛母老虎似的判若兩人。

孫從彤則是趁機湊到了範清遙的身邊,“哎,你還生我氣呢?”

範清遙睨了一眼,“你覺得呢?”

孫從彤嘿嘿一笑,“我覺得你肯定不生氣了,因為我根本不配。”

範清遙,“……”

孫從彤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就你這段位,我估計我在你眼裡連個擋腳的小石子都算不上,你跟我生氣多浪費時間,完全犯不上啊!”

範清遙,“……”

能自黑到如此境界的,她是真的佩服的。

孫從彤笑得一臉燦爛,“我叫孫從彤,以後多多關照。”

其實她說這話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她以前被豬油蒙了心。

結果冇想到範清遙連猶豫都是冇有的,“我叫範清遙。”

孫從彤眼眶就熱了,卻也是笑的更加燦爛了。

孫夫人瞧著這一幕,欣慰的不得了。

她都是想好了,以後就是連她都要和花家多走動的。

這邊聊得熱火朝天。

再看那邊……

趙家母女就顯得格外尷尬了。

趙夫人現在都是恨不得自己會輕功,直接從花家起飛,也省得站在這裡丟人現眼。

趙蒹葭則就是更難受了。

尤其是看著從小到大跟在自己身後的孫從彤,現在竟是跟範清遙聊得那樣好……

她都是恨不得自己此刻瞎了纔好!

走投無路之下,趙蒹葭隻能悄悄看向大兒媳淩娓,希望曾經的婆婆能夠拉她一把。

大兒媳淩娓,“……”

直接開啟原地裝死模式。

她是想要讓趙蒹葭刺激範清遙,但是她冇想到趙蒹葭心思如此多。

現在都覺得這門婚事吹了她都是覺得不錯很好和萬幸了……

不裝死還能做什麼?

趙夫人是真的挺不住了,隻能主動開口道,“天色不早,就不叨擾花家老夫人了。”

陶玉賢不是個落井下石的人,點頭的同時臉上還掛著體麵的笑容。

趙夫人鬆了口氣,拉著趙蒹葭就要往外走。

結果冇想到,範清遙的聲音就又響了在了身後,“趙家夫人和小姐請留步。”

趙夫人聽著那比閻王催命還要命的聲音……

真的是狠狠一抖!

趙蒹葭反倒是冷冷地瞪了範清遙一眼。

事已至此,她自也冇必要再假裝什麼和善了。

範清遙如同冇有看見一般,隻是對外喊了一聲,“許嬤嬤,把東西拿進來吧。”

早已在門口等了許久的許嬤嬤走了進來,先是給老夫人請了個安,這纔將手裡的物件呈了出來。

一個小木盒子。

纔剛緩和了一些血色的趙蒹葭再次麵白如紙!

彆人不知道,她如何不知道裡麵裝得是什麼?

可是她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隻見範清遙已經將盒子打開。

拎著那一對耳墜,範清遙就疑惑道,“趙家小姐既與我哥哥無緣,這禮物我自也是不能要的,還請趙家趙姐收回去吧。”

趙蒹葭都是驚了。

她做夢都冇想到範清遙竟還能留著此物!

四肢僵硬,頭皮發麻,趙蒹葭知道自己該解釋的,可是她到底該怎樣解釋?

早已準備好推卸到彩雲身上的說辭,現在她根本一個字都吐出來。

她害怕範清遙早有準備繼續拆穿!

更害怕花家那人精似的老夫人!

到了現在,趙蒹葭才真的正視起了對麵這個小姑娘。

想著那一次次看似的意外……

她終於後知後覺地發現,那些其實根本就不是什麼意外。

趙夫人看著那耳墜就覺得眼前陣陣發黑。

她竟不知道女兒送了人家妹妹如此廉價的東西。

陶玉賢是真的怒了,手中的茶杯都是慣在了地上,“這便是趙家的禮數?”

剛剛她還想著給趙家留臉的。

現在看來倒是不必了。

“一直知趙家門檻高,竟不知都是這般高了,我花家是不如趙家門麵廣,可也是皇上欽賜的將軍府!趙家既如此無心,以後不相往來也是我花家的福氣!隻是從踏出這門檻開始,趙家若再敢顛倒一句花家是非,花家定追責到底!”

趙夫人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隻覺得是丟人丟到了家。

趙蒹葭就更是不用說了,腦袋都是抬不起來了,隻怕以後再是冇臉見人。

何嬤嬤和許嬤嬤都是花家的老人了,氣十足,氣場大,見趙家母女還賴著不走,一個個沉著臉親自送客。

趙夫人和趙蒹葭現在就是輕輕一動,都是覺得尷尬的不得了。

隻會麵對兩個嬤嬤那虎臉的氣勢,也是不敢再多留,匆匆落荒而逃。

大兒媳淩娓也是被老夫人那氣勢給嚇得慌了神,連跪安都冇有就是悄悄溜走了。

孫夫人見陶玉賢氣色不好,也是拉著自己的女兒先行告退了。

隻是在出門時,拉著範清遙小聲道,“花家外小姐放心,這天下不隻趙家長了嘴。”

範清遙,“……”

總有一股風雨欲來的味道。

反倒是孫從彤眨了眨眼睛,示意她放心。

她娘出馬一個頂全主城婦女。

範清遙,“……”

更不放心了。

隨著眾人相續離去,熱鬨的正廳,漸漸恢複了安靜。

陶玉賢歎了口氣,這纔對範清遙招了招手,“你這孩子一向是個聰明的,怎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也不知道說一說?”

範清遙將外祖母的手攥成拳,輕輕按摩著中間的勞宮穴,“和外祖母的身體相比,我的委屈就不算委屈了。”

陶玉賢心疼地搖了搖頭,“好在這事兒今兒個算是解決了,再過幾日你外祖可就是要回來了,若是讓他知道他的小清遙受了委屈,那可是不得了。”

範清遙聽聞外祖,頭就是沉了下去,靜默了半晌,忽然就跪在了地上。

陶玉賢嚇了一跳,“好端端的這是做什麼?”

範清遙重重地磕了個頭,“外孫女兒不孝,不能在外祖凱旋之際親自迎接,還請外祖母跟外祖說,待外孫女兒回來,定是親自給外祖請罪。”

陶玉賢倒是聽懂了,“你這是要出遠門?”

範清遙垂著頭,目光卻異常堅定,“鋪子出了些事情,可能要奔波幾日。”

陶玉賢看著那跪在自己麵前,正兒八經彷彿做了個天大錯事的小臉,就是笑了。

花家是注重長輩之禮,門第之規。

但是陶家卻更注重女子的見識和擔當。

她的小清遙不單是花家的,更是陶家的。

如此兼顧兩全,她怎會不理解,“既決定了就去做,記得照顧好自己就是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甜甜地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