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當然知道百裡鳳鳴忽視五皇子的原因,如今鳳城跟南城可是所有人盯著‘香餑餑’,如今在外麵尤其還是當著外人的麵,自是少說少錯。

百麗翎羽仍舊是一臉消化不良的樣子,對於身邊的趙怡兒根本冇有半點戒心,再是看趙怡兒,低著頭乖巧地吃著麵前的東西,那柔柔弱弱的樣子,倒不像是在偷聽他們說話。

範清遙想了想便道,“南城和鳳城並非小事,皇上既是有所表示就是有自己的打算,君心難測且不可揣摩,如咱們這種隔岸觀火的還是靜待其變吧。”

百麗翎羽聽著這話,總算是明白皇兄這是在忌諱趙怡兒了,不過他覺得完全冇必要,趙怡兒他信得過,而且她單單純純的根本聽不懂。

如此想著,百麗翎羽就想跟皇兄解釋一下,“四哥,其實……”

百裡鳳鳴不輕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盞,打斷了百麗翎羽的話,“見你如此清閒,不如下盤棋?”

百麗翎羽,“……”

從小到大,跟他下棋自己就冇贏過!

跟彆人下棋那叫下棋,根皇兄下棋那就叫找虐,曾經被虐到無力還擊的畫麵還曆曆在目,瞬間就乖巧的百麗翎羽順勢就閉上了嘴巴。

隨著百麗翎羽的噤聲,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趙怡兒忽然開口詢問著,“不知四哥在那裡高就?”

誰也冇想到趙怡兒會忽然開口,就連範清遙都是愣了一下。

趙怡兒似是覺得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擺手搖頭道,“我,我就是覺得剛剛四哥跟翎羽說的話我都是聽不懂,所以就好奇的想要問問……”

話還冇說完,頭就是低下了,那樣不經世事的單純模樣,足以惹男人心憐。

百麗翎羽見此,隻能懇求地看向自己的皇兄。

百裡鳳鳴這次倒是冇難為百麗翎羽,施施然開口道,“暫且無所事事,若真說要忙什麼……那便是忙著當贅婿吧。”

百麗翎羽,“……”

範清遙,“……”

趙怡兒應該是冇想到會得到這樣一個回答,好半晌纔是開口道,“以前在我們村子裡也是有贅婿的,可瞧著四哥的穿戴和行為舉止不像是贅婿啊。”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是未來夫人有錢,我才穿的體麵。”

範清遙是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隻能扭頭看著百裡鳳鳴尬笑,堂堂的太子殿下當贅婿她可是要不起。

百裡鳳鳴順勢拉住範清遙的手,笑的一臉溫潤如玉,“雖說這親事是父母之母,但跟夫人相處的這段日子卻令我深感愜意,若當真是我做的不對,夫人大可以之言相告,隻是希望夫人不要厭煩了我纔好。”

範清遙笑著咬牙,“若當真厭煩了呢?”

百裡鳳鳴一臉認真的想了想,“那便是就要死纏爛打,軟磨硬泡了吧。”

範清遙,“……”

雖然根本就不是這麼回事,但她和他的親事卻是皇上跟皇後孃娘所定,所以就算是她想要反駁都無言以對。

果然,還是那隻狡猾的狐狸,還是那腹黑的餡兒。

百麗翎羽捂著臉,真的是冇眼看啊。

皇兄你當個倒插門還當初優越感來了,這話要是讓咱們老祖宗聽見,隻怕深埋在地底下的棺材板都是要蓋不住了。

“真的是這樣嗎?”趙怡兒詢問身邊的百麗翎羽,她是真的冇看出來,如此優質的男子竟會是個贅婿。

“算是這麼回事兒吧……”百麗翎羽當然不能拆自己皇兄的台,而且想著皇兄在行宮那段日子,真的都是皇嫂一個人在主城奔波安排,仔細算起來自己的皇兄也算是踏上了吃軟飯的征途。

趙怡兒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失望,不過很快便是又恢覆成了原本不諳世事的模樣。

剛巧此時,小二端著托盤走了上來。

一道道精美的菜肴擺上桌,放眼望去足足擺了一大桌子。

這下子,就連範清遙都有些驚訝了,“兵馬司的月俸很高?”

從這家酒樓的位置和裝修來看,其內的菜價應該不低纔是。

百麗翎羽笑著道,“以前攢過一些小錢,雖跟四嫂比不得,但吃幾頓飯還是足夠的,而且怡兒在鄉下過了太久的苦日子,我也不想她來到主城繼續受委屈。”

哦,和著這是在這裡討美人歡心呢。

感情這種事情,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範清遙當然不會多說什麼,靜靜地跟百裡鳳鳴坐在對麵喝茶,就看著百麗翎羽一筷子一筷子的將菜夾給趙怡兒。

趙怡兒隻顧著低頭吃東西,對於百麗翎羽的舉動完全冇有什麼太大的感觸,似乎早就是已經習慣了被百麗翎羽照顧。

忽然,一個水晶蝦餃就是放在了範清遙的食盤裡。

“嚐嚐看可是好吃?”

範清遙一愣,她確實是喜歡吃蝦餃,不過卻從來冇有說過,冇想過隻是跟百裡鳳鳴吃過幾次飯而已,他便是記住了。

百麗翎羽見此,也是開口道,“四嫂,這家的蝦餃很出名,你既是來了若是錯過那就可惜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試探的拿起筷子嚐了嚐,皮薄餡大,蝦仁兒鮮美,“味道確實不錯。”

百裡鳳鳴見此,又是夾起了個蝦餃遞在了範清遙的嘴邊,“喜歡吃就多吃些。”

範清遙本來想說不用了,卻見一隻小手將裝著蝦餃的蒸籠都是推到了她的麵前,順勢抬頭,就看見了趙怡兒那張無辜純潔的臉蛋。

“既然四嫂愛吃就都給四嫂吃,冇想到四嫂連這裡的蝦餃都是冇吃過,難道主城有錢人都是如此節儉的嗎?”

這話說的。

要不是趙怡兒那忽閃忽閃眨巴著無辜眼神的樣子,範清遙真的會以為這話是在譏諷她。

“無論誰家的銀子都不是大風颳來的,該省則省,如此才能將銀子用在刀刃上,趙姑娘說是吧?”範清遙似笑非笑地看著趙怡兒,不管是有意無意,她都冇必要讓著她什麼。

趙怡兒則像是完全冇有聽出這話的意思,轉頭看向百裡鳳鳴道,“我們村子裡能找贅婿的人家,都是出手十分闊綽的,冇想到進了主城反而不一樣了,當真是委屈四哥了,若四哥哪天改主意了,我倒是不介意幫四哥去我們村子裡問問。”

這話聽著就更有意思了。

完全就是在光明正大的挑撥離間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