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整天,百裡榮澤的腦袋裡,都是不停地浮現著橋上的那個身影。

父皇年歲越大,就愈發的惜命。

現下哪怕隻是輕微的咳嗽一聲,都是要傳召幾名太醫一起來診平安脈。

或許,坐上那把椅子的人都是怕死的。

不然父親也不會縱容他的姐姐一彆五年,隻為了專心拜師學醫。

百裡榮澤靜靜地在心裡想著,都是已經開始規劃起了以後。

若她當真是個聽話好擺佈的,等他迎娶完正妃,再恩許她當個妾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樣她便是能永遠記得他的好,聽從他的一言一行。

梓何的動作很快,晚上就是將人給查了個清清楚楚。

“啟稟三殿下,今日橋上之女正是花家外小姐範清遙。”

百裡榮澤的臉,瞬間黑到了底。

是誰不好,怎麼偏生就是那個範清遙了!

上次母妃從花家回來,可是足足罵了範清遙這三個字半月有餘。

而且他若是冇記錯的話,太子似乎也對那丫頭不太一樣。

百裡鳳鳴……

似是想到了什麼,百裡榮澤忽然道,“梓何,繼續去盯著。”

“是。”

百裡榮澤陰沉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了一絲貪婪的笑容。

既百裡鳳鳴看上了,他就更要搶了!

開心陪孃親過生辰的範清遙自然不知道,她就這麼再次被同一隻蒼蠅給盯上了。

往後幾日,範清遙一邊繼續安排著手頭上的事情,一邊暗中與蘇紹西保持通訊。

幽州一事愈演愈烈,百官提心跳膽,百姓人心惶惶。

永昌帝整日陰沉著臉,就連聽聞江都告捷,花將軍不日榮耀歸來都不見半分愉悅。

主城內也是流言四起,其主要的就是花家跟趙家退婚一事。

趙夫人是個厲害的角色,藉著跟各家夫人小聚時,提起兩家退婚,不但將其原因說的含糊其辭,更是將花豐寧推向了不仁不義的邊緣。

如今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暗地裡都是痛罵一聲花豐寧的名字。

大兒媳淩娓嘴上都是撩起了火泡,幾次三番的找老夫人哭訴。

花豐寧主動與老夫人請罪,並不曾責怪趙家一句。

陶玉賢滿意自家的孫子是個有擔當的,同樣也知道此事是花家卻有不對,對於趙家擴散的流言蜚語也不理不怨。

結果冇想到,在流言持續了幾天之後,趙家人竟親自鬨上了門。

趙夫人氣勢洶湧,拉著趙蒹葭一路來到了陶玉賢的麵前,誓要討個說法。

“我趙家能夠答應花家這門親事本就已經是下嫁了女兒,若是我女兒做了什麼,花家退婚我趙家定無半點怨言,反倒現在木已成舟,花家說退婚就退婚,今日若不給我趙家一個說法,我趙家絕不善罷甘休!”

大兒媳淩娓一聽說趙家人來,第一個就衝過來想要說道說道的。

可是如今一看趙家夫人這氣勢,她彆說是對峙了,就是連話都不敢說了。

趙家畢竟是主城內有頭有臉的,她就是想要得罪也怕自己不夠斤兩。

陶玉賢看著紙老虎一般的大兒媳,臉色就更是沉得可怕了。

“花家與趙家親事不過是口頭之說,花家給趙家交代已足夠尊重趙家顏麵,當然,我花家也並非不明事理之人,不然也不會放著主城的流言蜚語不管不問。”

既無定婚就無悔婚,她不是不知道,隻是懶得去計較。

但若趙家非要爭辯個是非黑白,她也不怕與其對峙。

趙夫人一梗。

她一直都以為隻要她用流言所逼,花家就會自亂陣腳。

結果冇想到人家一句話就是點在了問題的根源上。

其實她也是不願意撕破這張臉的,可誰叫自己的女兒就是看上花豐寧了?

自從知道花家退婚,都是不吃不喝幾日了。

她也是冇辦法纔出此下策。

坐在母親身邊的趙蒹葭,哭得梨花帶雨,“我知道冇有與花家少爺的婚事隻是兩家的口頭一說,按理說我也是不該認死理的,可是那日賞花會上,清瑤當著一眾小姐的麵稱呼我為嫂嫂,如今就這麼退婚,我以後又要如何做人了?”

這話,分明在指責範清遙是罪魁禍首。

趙蒹葭是真的喜歡花豐寧,自然也就越說越委屈,“花會那日我與花家少爺遙遙一見感覺甚好,說來都是我的錯,前些時日我撞見花家少爺帶清瑤玩樂,本看出清瑤是不高興的,是我冇有及時道歉,若我好好哄哄,或許她就不會生氣了。”

如此的避重就輕,擺明在說是範清遙驕縱挑撥。

陶玉賢自不相信趙蒹葭的一麵之詞,但偏偏就有人信了。

大兒媳淩娓不但信了,更是直接開口就道,“我就說豐寧怎麼會好端端的退婚,都是範清遙的挑撥離間!”

趙蒹葭起身走到大兒媳淩娓的麵前,忽然就跪了下去,“可惜伯母那麼喜歡我,是我自己不爭氣,冇能進門孝順伯母,都是我的錯,想來清瑤也是年紀小占有心自也是足的,伯母萬不要怪罪清瑤纔是。”

大兒媳淩娓畏懼著趙家,更虛榮著趙蒹葭對她的尊敬。

心裡那本就冇熄滅的火也次燒了起來,“老夫人,趙家小姐心性善良溫順賢淑,您真的要眼睜睜看著如此好的姻緣被範清遙破壞掉嗎?”

趙夫人見大兒媳淩娓動搖了,也是走過去各種好言相勸著。

趙蒹葭則是哭得更加委屈可憐了。

陶玉賢冷冷地看著這一幕,聲音更冷,“清瑤年紀是小,但是什麼性子我卻比趙家小姐更清楚,其實我也很好奇豐寧為何退婚,不如趁此機會將豐寧叫來,讓他親自說給趙家小姐聽可好?”

這次,輪到趙蒹葭一梗了。

本來隻想著拉著母親過來說服了花家的長輩點頭的。

如此不管花豐寧如何不同意,這事兒也就算是成了。

可偏生花家的這個老夫人怎如此不好糊弄!

正廳裡僵持著。

何嬤嬤忽然走了進來道,“老夫人,清瑤小姐來了。”

大兒媳淩娓一聽這話,當即就嚷嚷著,“讓她進來,我倒要看看她還想乾什麼!”

陶玉賢,“……”

若不是外人在,她真是想要將這個不分裡外的兒媳直接扔出去才解氣。

可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

這個時候讓小清遙避嫌,隻怕會讓趙家母女再次抓到什麼潑臟水的把柄。

陶玉賢沉了口氣才道,“讓她進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