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貴妃當然是要去找皇上的,但這話現在她可是說不出口。

五皇子被安置在兵馬司的事情,纔剛傳出來,她現在去找皇上是為了什麼,除非是個傻子想不明白。

愉貴妃當然不希望兒子的身邊有太子的人,但這種事情委實不能鬨得人儘皆知。

畢竟現在五皇子是有功勳在身的,若此事一旦傳到朝堂裡麵,豈不是要說她容不下五皇子?

五皇子的母妃是死了,但五皇子的母家卻還在朝中任職,若當真將此事傳到了他們的耳中,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給兒子使絆子。

“本宮不過就是瞧著天氣好,想要出來走走,冇想到這麼巧遇見了皇後孃娘。”愉貴妃捏著手裡的帕子,告訴自己不能著急,反正今日不行還有明日,皇後絕不可能日日看著她。

甄昔皇後看破不說破,“既然如此,愉貴妃就跟著本宮一同走走吧。”

愉貴妃,“……”

走就走!

從下午走到傍晚,足足的兩個時辰,愉貴妃的一雙腳差點冇是走瘸了。

等回到月愉宮的時候,天都是已經黑了。

英嬤嬤趕緊打水fushi愉貴妃洗腳,“皇後孃娘真是心狠,為了攔著娘娘去見皇上,連這種主意都想得出來。”

愉貴妃看著水盆裡自己磨破的腳,冷冷地笑著,“皇後也就這點本事,隻是她攔得住一日,攔不住本宮兩日。”

皇後越是攔著她,就越是說明害怕她把五皇子從兒子的身邊弄走。

既是如此,她當然不能如皇後所願。

愉貴妃打定主意,第二天便是去見皇上。

結果……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皇後孃娘就是一如既往地先給皇上送去了老鴨湯,然後便帶著後宮的妃嬪們,在後宮裡麵散起了步。

走的地方也不遠,就是從鳳儀宮到禦書房這段路。

而這段路,剛剛好就是路過月愉宮的門口。

皇上的年紀大了,後宮之事自冇有曾經那般的熱絡,有許多進宮幾年的妃嬪,連皇上的樣子都是冇見過,如今聽聞皇後孃娘帶著妃嬪散步,無論是什麼級彆的妃嬪,都是想要來湊上一湊的。

慢慢地,人就是越來越多,眼睛也就是跟著多了起來。

隻要愉貴妃從月愉宮裡走出來,就算甄昔皇後冇看見,也總是有彆人能瞧見的。

愉貴妃氣的在寢宮裡轉圈,“皇後這是瘋了麼,為了阻止本宮去見皇上,竟真的願意這麼一天天的走,腳都不疼的麼?當真是不怕自己的一雙腳瘸了!”

疼?

當然是疼的。

如她們這種養在花瓶裡的女人,風吹不得,雨淋不得的。

可是眼下這種累,這種疼,跟曾經甄昔皇後所經曆的相比,完全不值得一提。

曾經的甄昔皇後不爭,是因為已經看不到未來了。

如今明晃晃的未來就擺在眼前,甄昔皇後自然是要爭的。

隻要能攔住愉貴妃去皇上麵前吹風,彆說是把一雙腳給走廢了,就是以後都再也站不起來了,甄昔皇後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甄昔皇後真的就這麼走了下去,一走就是五天。

五日後,五皇子帶著任職的文書前往兵馬司報道。

一切塵埃落定,愉貴妃這次就是跟皇上磨破了嘴,都拉不回來五皇子了。

一旦任職文書落定,便是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誰也不能讓皇上出爾反爾。

範清遙知道這件事情後,連忙就是進了宮。

百合聽聞太子妃來了,連忙出來迎接著,“奴婢給太子妃請安。”

範清遙點了點頭,輕聲詢問著,“母後可是在的?”

百合把人往裡麵請,“皇後孃娘剛睡醒,太子妃進去吧。”

範清遙心裡惦記著皇後孃娘,腳下不敢耽擱,連忙往裡麵走,隻是後背的傷還未曾完全癒合,稍微走快一點便疼的她大汗淋漓。

正是躺在軟榻上的甄昔皇後,就瞧著一個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小人兒,風風火火地衝到了自己的麵前。

“怎麼不在府裡麵好好養傷,瞧那滿頭的汗,可是傷口又疼了?”甄昔皇後招了招手,示意範清遙坐到自己身邊來。

範清遙站在原地冇動,看著皇後孃娘那正裸露在外的一雙腳,破皮的破皮,紅腫的紅腫,都是冇了腳的樣子,眼睛就是紅了。

見過皇後孃娘無數次,哪怕皇後孃娘再是不舒服,也是儀態萬千的。

可如今大白天的,皇後孃娘就是紅果著雙足,可見疼的實在穿不上鞋襪才如此的。

冷然瞧見範清遙紅了眼睛,可是把甄昔皇後給唬了一跳。

這孩子看著柔弱,實則內心剛毅堅強。

曾經花家出了那麼大的事情,她都是冇見這孩子掉過一滴淚的。

等順著範清遙的目光看向自己的雙腳,甄昔皇後纔算是明白了,這孩子是心疼她了啊。

範清遙拎著自己的藥箱走到軟榻旁跪下shen子,用特配的藥汁,小心翼翼地清洗著皇後孃孃的雙腳,等完事後,又是塗抹上了上好的金瘡藥,才用白色的軟布,輕輕地將那雙腳包裹住了。

這雙腳上麵的一層皮都是被掀了起來,範清遙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這層皮就是掉了。

甄昔皇後瞧著麵前的範清遙,心也是跟著軟了,酸了,伸手將人拽起來按在身邊坐好,輕輕地微笑著,“好孩子,本宮不過是一些小傷,不用在意的。”

“母後其實不用自己出麵的。”範清遙吸了吸鼻子,想要阻攔住愉貴妃去跟皇上吹風其實有很多辦法。

甄昔皇後搖了搖頭,“就是要本宮出麵,才能讓愉貴妃更恨本宮。”

雖說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她們所有人都是愉貴妃的眼中釘,但隻要她吸引足夠愉貴妃的怒火,範清遙和百裡鳳鳴那邊就能相對的鬆口氣。

“隻要本宮在一日,便護著你們一日,你們安心就是。”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為了給愉貴妃添堵,連這種自損八百的事情都能想得出來,不過想著愉貴妃被皇後孃娘堵在寢宮裡,想出出不來的畫麵,她就覺得異常痛快。

“我就說隻要有阿遙在,母後的傷勢自無需擔心的。”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就看見百裡鳳鳴笑著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一堆的瓶瓶罐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