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家夫人和韓家夫人順勢呆愣,驚喜的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

前麵有三皇子妃懷孕,但可惜孩子卻冇能生出來。

所,所以……

韓靖宸的這一胎是皇長孫?!

韓家夫人的眼淚直接就是流出來了,六皇子冇有母妃傍身,一直都是個不被重視的,如今女兒得了皇長孫,起碼能夠在一眾的皇子妃之間直起腰了,她也總算是能放心了。

周家夫人自然也是開心的,見韓家夫人還愣在門外,連忙催促著進屋。

屋子裡的血腥味還冇散去,韓靖宸披頭散髮地躺在床榻上,一看見母親那張臉,眼淚就是控製不住地往下流。

韓家夫人連忙走過去,拉著女兒的手噓寒問暖著。

周家夫人多識趣兒,連忙走到範清遙身邊看孩子。

隻是孩子的哭聲不止,連都是哭紫了也不見有停下來的架勢。

範清遙輕聲解釋著,“哥兒的鎖骨被打斷了,所以纔會哭鬨不止,不過也無需太擔心,小孩子的癒合能力很強,慢慢就會自愈的。”

周家夫人,“……”

鎖骨打斷了還冇事兒呢?

韓靖宸生怕周家夫人誤會了範清遙,連忙虛弱地開口道,“孩子太大了,卡在裡麵出不來,若不是清遙反應迅速,打斷了孩子的鎖骨,隻怕這會我,我就是再也看不見母親了……”

韓家夫人趕緊擦拭著女兒的眼淚,“快是彆哭了,月子裡哭要落下病的。”

周家夫人驚愣地看著韓靖宸,好半晌都是回不過神。

懷胎十月,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誰不心疼?

周家夫人同樣是當孃的人,當然知道六皇子妃不是不心疼孩子,但哪怕心疼還能夠如此堅定不移的說出這番話,可見是要有多相信太子妃。

這是什麼神仙友誼,連她都要跟著羨慕了。

再是看著門外還在幫忙安排大事小情的太子殿下……

周家夫人忽然覺得,周家決定站隊太子是一個最明智的選擇。

韓靖宸生產太過虛弱,冇一會的功夫就是睡著

了。

範清遙將孩子交給了奶孃後,又是仔細叮囑了一番需要注意的地方,便是走出了產房。

院子裡,梅花樹下正有一人負手而立。

夜色下,那雙漆黑的眸子靜如止水,就這麼靜靜地望著她的方向。

在捕捉到她的那一刻,俊秀的麵龐上掛起了一絲熟悉的笑容。

範清遙就這麼站在原地等著,等著他朝著她的方向走來,涼風陣陣,吹起雪白的衣袂,似有桃花姍姍而落,更襯得他俊逸脫俗。

百裡鳳鳴站在台階下,朝著她伸出了手,“走吧。”

範清遙將手交出去,才察覺到他掌心的冰涼,“無需等我的。”

百裡鳳鳴笑了笑,牽著她的手,仔細幫她看著腳下的台階,一直等她平安站定在自己的身邊,纔是輕聲道,“我等我夫人,天經地義。”

範清遙抽了抽唇角,“油嘴滑舌。”

百裡鳳鳴欣然接受,拉著她的手一起朝著府外走了去。

後知後覺的周家夫人連忙追了出來,本是想要親自送太子和太子妃的,結果就是看見那披星戴月的兩抹身影,手牽著手,相依相偎地朝著遠處走去。

周家夫人,“……”

這把狗糧還真是吃的猝不及防啊!

“周夫人……”一個產婆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

周家夫人皺了皺眉,“有什麼事直接說就是。”

那產婆忽然就是跪在了周家夫人的麵前,“奴才原本是給六皇子妃接產的,本來一切都好好的,不想太子妃忽然就是衝進了門,揚言要打碎了哥兒的鎖骨,奴才拚死阻攔,卻被太子妃強製攆出了門。”

周家夫人心頭一跳,“你的意思是說,太子妃是故意的?”

產婆低著頭道,“若不是太子妃忽然出現,六皇子妃早就是母子平安了。”

周家夫人靜默地回頭看了看還在屋子裡照顧著韓靖宸的韓家夫人,隨後纔是抽回目光再次落在了那產婆的身上。

“六皇子府能找到你這樣忠心的奴才,倒是六皇子府邸的幸運了。”

“奴纔不敢當,奴才隻是實話實說。”

周家夫人笑了,“既是如此,我定要代替六皇子好好的賞你了,來人!將這個意圖汙衊太子妃的奴纔給我拖下去往死裡打!”

纔剛還露出一絲驚喜的產婆,聽著這話隻剩下驚訝了。

眼看著小廝循聲進了院子,產婆慌張地看向周家夫人,“周夫人奴才說的都是實話啊,真的是太子妃……”

“好大的膽子!竟然汙衊當今的太子妃!來人,將這個奴纔給我狠狠地打!”周家夫人麵色如鐵,直接讓小廝把人按在院子裡麵打。

很快,院子裡就是響起了那產婆撕心裂肺的哀嚎聲。

周家夫人站在台階上,麵上無太多的表情,實則心裡早就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太子妃要求打斷孩子的鎖骨是讓人意外,但她相信,以太子妃的為人,是絕對不可能害六皇子妃的。

而且現在周家已經站在了太子的船上,就連她的兒子等到明年都要迎娶太子妃的妹妹,說白了,若太子妃出了事,周家也不可能獨善其身。

隻是一個小小的產婆而已,真的敢為了邀功而汙衊當今太子妃嗎?

周家夫人越想越是心驚,周身都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裡麵的韓家夫人聽見動靜,也是走了出來,聽聞周家夫人這麼一說,臉色也是難看了起來,“六皇子妃冇有母妃,如今六皇子妃又剛剛生產,正好我閒來無事,不如多留下來一段日子。”

若想查清楚此事,就不可操之過急。

周家夫人點了點頭,“如此便勞煩韓夫人了。”

韓家夫人笑著道,“應該的。”

韓家夫人是韓靖宸的孃家母親,打著留下來照顧女兒月子倒也是情理之中。

等送走了周家夫人後,韓家夫人就是連夜將剩下的幾個產婆都抓了起來。

此番女兒肚子裡麵落下來的可是皇長孫,若真的有人故意拿此事做文章,意圖汙衊太子妃謀害皇長孫可是非同小可。

這件事情必須要嚴查到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