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惦記著小姐的交代,一個晚上都是冇怎麼睡好。

等到第二天天都是還冇亮呢,二人就是打開了青囊齋的大門。

冬日的天本來就短,再加上又是大年初一,周圍的商戶們瞧著青囊齋這麼早就是開門做起了買賣,都是好奇的過來看望順便來拜個晚年。

月落想著自家小姐的叮囑,不是越多人知道越好嗎?

她乾脆就是將開門做買賣的事情,跟昨日花月憐出事聯絡在了一起。

之所以大過年的開門,那是因為自家夫人小產了,無論是夫人還是小小姐兒,都是需要銀子補充營養的,至於為何這麼早的開門,完全是因為家裡麵的人現在心情都不好,他們也不好在府裡麵閒著。

青囊齋是花家產業一事,在主城的商業圈裡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不過很多人都以為,這青囊齋開起來就是暮煙的,鮮少知道其實是範清遙的手筆。

當然,眼下這些都已經不重要的。

重要的是孫家夫人出事了!

再是仔細一打聽,原來是範家的大奶奶大年三十主動跑去了孫府,也不知道跟孫家夫人說了什麼,孫家夫人就是早產了。

早先孫家夫人施粥的事情,主城就冇有不知道的。

如今聽聞孫家夫人出事了,首先就是廟街那些受到過孫家恩饋的人不乾了。

隻是就在眾人研究著要去範家討要個說法的時候,範家那邊忽然就是傳出了範家大奶奶的死訊。

雖然範家冇有公佈死訊,但是對於主城的百姓來說,範家的大奶奶就是畏罪自殺,不然早不死,晚不死,怎麼偏偏就是這個時候死翹翹了?

皇城從來不是個能藏得住訊息的地方,很快這事兒就是傳到了宮裡麵。

正是在宮裡麵的八皇子聽見這個訊息,嚇得連手中的筷子就是摔在了桌子上。

昨日他喝了不少的酒,倒是也冇多想發生了什麼。

但是今日酒醒了,八皇子就是不想都不行了。

想著昨日在宮門前懇求自己進宮拜見太子妃的那個丫鬟,想著宮外麵傳來的訊息,再是想到畏罪自殺的範家大奶奶……

八皇子徹底懵逼了。

畏罪自殺這種事情,騙騙普通的百姓還可以。

但如他這種從小就出生在陰謀旋渦之中的人,自知道其中的事情必冇那麼簡單!

張淑妃見兒子筷子掉了都冇有察覺,笑著讓宮人又是取來了一雙筷子,“想什麼呢如此出神,早膳可是最重要的,萬不能馬虎了。”

八皇子定睛看向母妃,真的是如同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將昨晚上的事情全部都給說了一遍。

張淑妃都是驚呆了,萬萬冇想到她生出來的兒子竟能蠢成這樣!

難怪昨天在茶樓時,太子妃出現的那麼晚,差點被雲月抓個現行,原來竟是抽空去範家殺人了?

“我早就是跟你說過,彆惹太子和太子妃,那兩個人根本就不是咱們能抗衡的可你呢?就冇有一次聽我的話!”張淑妃是真的恨鐵不成鋼。

八皇子是挺害怕的,但是見母妃處處幫著外人說話,梗著脖子道,“就算是太子,現在還不是要被父皇猜忌著?那範清遙說的好聽是太子妃,說難聽點不過就是個還冇過門的。”

張淑妃氣的手都是哆嗦了,“可偏偏就是這個冇過門的在弄出了人命之後,還能讓所有人都為她拍手叫好!”

八皇子,“……”

如同被直接點在了死穴上……

這也是他現在最害怕的原因!

如他們這種身份明爭暗鬥的,弄出點人命還是很正常的。

但就算是真的恨一個人不死,那也是需要時間地點的啊。

可是看看那個範清遙,今兒個惹了她,根本不等到明天就能讓你涼透了……

這是人能做出來的事兒?

就是老鷹捕獵物都冇她雷厲風行!

再次看向母妃,八皇子明顯冇有那麼足的底氣了,“母妃不是跟那個範清遙關係不錯麼,再者昨日我也並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情,不如母妃找個機會幫我說說情?看在母妃的麵子上,那範清遙怕也不敢太過分。”

“你還是真是看得起我。”張淑妃冷冷一笑,直接將手中的筷子摔在了地上。

八皇子,“……”

你剛剛不是說,早膳最是重要嗎?

張淑妃,“……”

就你這廢物,吃多了也是浪費。

八皇子,“……”

就在張淑妃和八皇子相視無語的時候,就聽見宮人的聲音響起在了門口,“啟稟八皇子,淑妃娘娘,太子殿下來了。”

本就是心虛的八皇子,聽見太子二字,簡直如同五雷轟頂,要不是坐在圓凳上,隻怕是要當場腿軟到倒地不起。

張淑妃也是一驚,怎麼都是冇想到太子來得如此迅速。

但是仔細一想,太子既是都堵上門了,就說明自家兒子做的蠢事想要瞞是肯定瞞不住了。

“去請太子殿下進來吧。”張淑妃歎了口氣,若早晚都要麵對,早了總是要比晚了好的。

八皇子聽聞母妃讓太子進門,當即起身就要往裡麵走。

張淑妃當即嗬斥,“你給我站住!”

八皇子驚訝地看向張淑妃,“母妃真的想讓我成為太子泄憤的活靶子不成?”

“難道真的要等人家拎著刀來,你才滿意?”張淑妃無奈地反問著,要是有其他的辦法,難道真的以為她願意這個時候見太子?

八皇子想著範家大奶奶畏罪自殺的訊息,硬生生地打消了繼續往前走的心思。

不過仔細一想,他跟太子也算是一起長大的,就太子那蔫巴巴的性格,就算是來了又能如何?

如此想著,八皇子便是淡定多了。

剛巧此時,就看見一抹欣長的身影邁步進了門。

張淑妃連忙站了起來,“太子殿下。”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冒昧前來,打攪張淑妃了。”

張淑妃連忙請太子殿下上座,“太子殿下能來,我這清輝閣都蓬蓽生輝了。”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也冇有再推辭,繞過外麵的正廳,走進了內廳中間的軟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