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貴妃見皇上的臉色總算是有所緩和,悄悄地與一旁的雲月對視了一眼。

母女二人都是狠狠地鬆了口氣。

原本今日的煙花,是打算讓三皇子在皇上的心裡更上一樓的,卻冇想到在禦書房時,被範清遙打亂了所有的計劃。

眼下雖說想要藉此在皇上心裡幫三皇子穩定地位是不可能了,但皇上看在煙火的份兒上,起碼能夠念起三皇子的好這就足夠了。

永昌帝長長撥出了一口氣,看向愉貴妃道,“今日到底是年關,等……”

愉貴妃見皇上總算是開口了,連忙打起十二分精神的聽著,心裡琢磨著,皇上這怕是準許她出宮去看望三皇子了,可就在愉貴妃將如何趁機幫三皇子造勢都是想好了的時候,卻見皇上忽然就是冇了動靜。

愉貴妃,“……”

又怎麼了?

此時,永昌帝的目光正落在不遠處的街道上,凝神著。

眾人順著皇上的視線望過去,剛巧就看見一個女子正陪著一個男子慢慢地走在街邊散步著,本不過是很平常的一個景象,可是當所有人看清楚那男子的臉時,都是給驚訝住了。

“大,大皇子?”

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拱橋的氣氛就愈發的怪異了。

大皇子就算被貶為庶民了也好,到底是皇上的骨肉,在皇宮裡麵養尊處優長大的,可如今再看看這位皇上的長子,一身的粗布麻衣,從頭到尾無一件像樣的飾品。

人似乎清瘦了不少,但氣色還是不錯的,時不時跟在後麵推著木輪車的大皇子妃說著話,兩個人頗有一種患難見真情之後的淳樸味道。

正是跟閻涵柏說著話的大皇子,似是察覺到了拱橋上的注視,下意識地朝著這邊看來,就是看見了拱橋上的眾人,以及被團簇在其中的皇上。

幾乎是一瞬間,大皇子的眼睛就是紅了。

四目相對,永昌帝也是莫名攥緊了拳頭。

就算他再怎麼自私涼薄,在麵對親生骨肉時,也還是會有些動容的。

大皇子似想要過來請安,但好像又想到了自己現在的身份不合適,便示意身邊的閻涵柏將自己攙扶下了馬車,然後帶著閻涵柏跪在了街道的對麵。

眼看著大皇子磕磕絆絆地跪在了地上,拱橋上的眾人都是有些側目的。

人群裡忽然有人動了動,等眾人回神時,就見太子已然跪在了皇上的麵前。

“大皇兄犯了錯,父皇降罪其庶民,是父皇內政修明,明章之治,但是在大皇兄心裡,父皇永遠都是父皇,血濃於水,永遠不會因為任何而改變。”

百裡鳳鳴這番話,說得並非鏗鏘有力,但卻氣語溫和,讓人莫名動容。

永昌帝微微垂眸,讓人看不出喜怒,“如太子所說,朕應當如何?”

百裡鳳鳴垂首道,“兒臣不敢僭越,兒臣隻是覺得今日乃是年關,想來大皇兄心裡也是希望能夠跟家人在一起的,便提前自作主張讓大皇兄等候在這裡。”

“是你讓他來的?”

“兒臣有罪。”

以皇上的猜忌,不可能不疑惑今日的巧合,百裡鳳鳴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

永昌帝的臉色有些沉了下去,“太子的膽子現在是越來越大了。”

“兒臣罪該萬死。”百裡鳳鳴對於自己的自作主張,冇有半分的解釋。

永昌帝定定地看著麵前的太子,繃緊的臉上喜怒不定。

皇上不說話,眾人也不敢說話。

就連巴不得看太子笑話的愉貴妃和雲月公主,這個時候都不敢擅自開口。

氣氛瞬時間緊張了起來,所有人都捏著一把汗。

永昌帝的目光始終徘徊在太子的身上,前段時間偶爾看見大皇子以前的字畫時,他確實是有些懷念曾經的大皇子,但這種事情他並不曾對任何人提起過,如今太子巴巴地把大皇子帶到他的麵前,他如何不懷疑太子在監視著他?

越是心虛的人,嘴上便越是會說得圓滑,永昌帝沉默不語,自是在等著看太子要如何解釋今日的事情。

奈何永昌帝不開口,百裡鳳鳴也冇有再開口的意思,隻是跪在地上的身體有些顫抖著,哪怕是極力控製著,仍舊還是抑製不住地一顫一顫的。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原來太子不是不怕,而是都要嚇死了。

又或許,今日隻是太子自作主張的巧合而已吧。

若太子當真早已知道他的心意,如今又何故會恐懼成這般模樣?

永昌帝陰沉的臉色終有了一絲的鬆動,但那雙眼睛仍舊還盯在百裡鳳鳴的身上,冇有一絲的鬆懈,“當初大皇子那般對你,你卻還有這份手足之心,倒是難得。”

“兒臣始終銘記父皇曾交給兒臣的不貴於無過,而貴於能改過,大皇兄無論做錯了什麼,但大皇子妃肚子裡的孩子卻是無辜,再者,大皇兄對父皇的感情,乃不容置疑,兒臣隻希望在今日應了真正的團團圓圓。”

大皇子是皇上的兒子。

大皇子的兒子是皇上的孫子。

這番話,完全是站在皇上的立場上考慮事情。

至此,永昌帝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看著身邊的白荼道,“將人叫來吧。”

白荼連忙領命,匆匆往街道的對麵走了去,隻是在路過太子的時候,目光不覺朝著太子的身上看了看。

當初他隻是偶爾提起了一嘴,皇上在大皇子的字畫上失了神,冇想太子殿下今兒個就是弄了這麼一出,這膽子是真的大啊。

“太子起來吧,你身上還有舊傷,要多加仔細自己的身體纔是。”永昌帝笑著道。

百裡鳳鳴恭敬行禮,纔是緩緩起了身。

愉貴妃看著這一幕,氣的都是感覺不到冷了。

“今日倒真是個好日子,無論是大皇子還是三皇子,心裡都是感念著皇上的,足以見皇上在這些小輩心裡的分量。”愉貴妃趁機開口,絕不能讓太子將皇上的注意力給轉移了。

經由愉貴妃這麼一提,永昌帝就是又想到了三皇子。

隻是還冇等永昌帝開口,百裡鳳鳴就道,“前段時間兒臣還跟三皇兄說起大皇兄,當時三皇兄還頗為心疼大皇兄的處境。”

愉貴妃,“……”

該死的太子,怎麼哪裡都有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