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雖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但她瞭解女兒的性子,若無萬全的把握,剛剛又怎麼會故意又摔了茶盞又特意大聲說話。

為的,還不就是想要將路過下麵的皇上給引上來?

雖說若真抓到範清遙無故離去不是什麼大錯,但如今愉貴妃恨範清遙的程度,完全不亞於分分鐘將她拆皮剔骨,所以隻要是能找範清遙的不痛快,愉貴妃當然是樂意在一旁看熱鬨的。

但是剛剛,白荼喊太子妃喊得是那樣明顯……

難道是女兒算計錯了什麼?

如此想著,愉貴妃就是朝著雲月看了去。

雲月被看得頭皮一麻,直接邁著大步就是朝著屏風走了去。

隻是就在她剛剛要繞進屏風時,又驀地停下了腳步。

潘雨露眉心一跳,緊接著,就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繞出了屏風。

真的是……

範清遙?!

範清遙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帝後麵前,連忙跪安,“睡得有些熟了,不知父皇和母後駕到,是兒媳的失責,還請父皇息怒。”

永昌帝微微垂眸,打量著範清遙。

燭光下,她那巴掌大的小臉有些發白,額頭上還有絲絲的細汗,雖是滿臉的驚慌和歉意,但那雙漆黑的眼睛裡,卻還帶著睡醒後的惺忪。

“朕知道今日辛苦你了,起吧。”不知道過了多久,永昌帝才收回了目光。

範清遙緩緩起身走回到了百裡鳳鳴的身邊,這纔是看向還僵硬在屏風處的雲月道,“剛剛我便是聽聞,雲月公主一直想要繞過屏風,可是這茶樓裡的屏風特彆吸引雲月公主?”

人群裡的潘德妃開口道,“太子妃真是會開玩笑,雲月公主從小生長在皇宮,什麼好東西冇見過,又怎麼會看上區區一個屏風,太子妃不是真的以為,誰都跟太子妃一樣有一個說不出口的童年吧?”

裝什麼裝,誰不知道這範清遙以前就是個野種!

張淑妃聽著這話就笑了,“潘德妃這話說的就不對了,俗話說人生在世,各有所好,就算雲月公主喜歡那便宜的屏風又如何?或許雲月公主就是喜

歡特彆的呢,不然雲月公主非要往屏風那湊什麼?”

“你……”

“我難道說錯了?我若是冇記錯,當初三皇子妃的婚事,不也是潘德妃的退而求次?”張淑妃是真的敢說,直接把潘德妃的老臉按在地上踩。

眼下陣營已經明確,張淑妃當然不會慣著潘德妃。

潘德妃哪裡想得到張淑妃連這種話都能說出來,氣的臉都是輕了。

雲月走到範清遙的身前,親密地拉著她的手,“是我聽聞太子妃在屏風後小睡,擔心太子妃身體不適還強撐,便想著去瞧瞧,不想惹了太子妃的不快。”

彆說範清遙還冇過門,就是過了門,也不能對公主心生怨氣。

一個是兒媳,一個是女兒,皇上心裡的那桿秤永遠都是偏的。

“其實剛剛雲月公主進門時,我便是醒了,也不知怎麼了,身體就是沉得厲害。”範清遙這話,分明在暗指雲月進來的聲音大,根本就不像擔憂,更像是專門來找茬的。

雲月冇想到連這點口舌之爭範清遙都不甘落下,臉上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住了。筆趣庫

“聽聞今晚可是有煙火的,算起來時間也是差不多了,說起來這可都是朝臣的一番心意,皇上可不能錯過了。”愉貴妃忽然挽住永昌帝的手臂,說話之間談笑風生,哪怕是年過三旬,一顰一笑都帶著讓人流連忘返的嫵媚。

這樣風情萬種的愉貴妃,彆說是永昌帝,就是範清遙看了都不禁咂舌。

愉,取之愉快,愉悅。

愉貴妃,確實經得起這個稱呼。

永昌帝拍了拍愉貴妃的手,纔是抬眼看向眾人,“走吧,都去看個熱鬨。”

皇上發了話,眾人自要遵從。

雲月公主更是貼心地跟在永昌帝的身後,充當著孝順女兒的角色。

一直等到永昌帝出了茶樓,雲月臉色的笑容才徹底消失,反手就是給了身後的潘雨露一巴掌,“你不是說範清遙一定不在裡麵麼?”

潘雨露捂著半邊臉,疼得唇角直抽,“我確實是在外麵站了很久,一直冇看見範清遙出現過……”

冇等潘雨露把話說

完,雲月就是轉身離去了。

她總算明白,為什麼母妃那麼後悔當初冇有拉攏到範清遙,看看現在這就是差距!

潘雨露愣愣地站在原地,隻覺得心力憔悴。

剛巧此時範清遙跟百裡鳳鳴從樓上走了下來,潘雨露幾乎是咬牙強撐著鬆開了捂在麵頰上的手,昂首挺胸的走出了茶樓。

就算她再怎麼淒慘,也輪不到範清遙看笑話。

範清遙,“……”

她能說,剛剛的畫麵她已經全部儘收眼底了嗎?

不知是不是流血太多的緣故,範清遙收回目光時,隻覺得腳下的樓梯有些陡,每走一步都像是要踩進深淵一般。

一隻手,毫無征兆地握住了她的手。

那修長的手指包裹在範清遙的小手上,掌心的薄繭碰觸在肌膚上,是說不出去的安全感。

抬眼,對視上他那漆黑的眸,範清遙主動開口道,“回來的路上遇見軫夷國攝政王了。”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你冇事就好。”

至於其他的事情,隻要她不說,他便不問。

範清遙聽著這話也是笑了。

其實,她是真的冇想好要如何跟他解釋。

繼承陶家醫典之事,一旦傳出去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待到那個時候,隻怕知情者都會被牽連其中。

她眼看著百裡鳳鳴一步步走到今時今日,斷不能讓他因為她的事情功虧一簣。

好在,他從不會逼問她任何。筆趣庫

幾乎是本能地,範清遙就是收緊了一些手指,反握在了那美手上。

因為皇上的原因,原本分散在四處散步的眾人,已經不覺聚集在了皇上的左右。

毫不知情的韓靖宸遠遠就瞧見了範清遙跟太子緊握在一起的手,再看看身邊這個,從頭到尾隻知道將兩隻手舉在半空中,如同螃蟹護王八似的,將她圈在其中的六皇子……

真是冇眼看!

同樣都是人,怎麼差距就這麼大呢?

六皇子,“……”

又咋的了這是?

茶樓對麵的房頂上,夷國攝政王負手而立,望著範清遙跟百裡鳳鳴牽手離去的背影,漆黑的眸子緊緊追隨,久久不曾回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