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伶今日敢去孫家鬨事,賭的就是就算孫家和花家的人想要追查,但是口說無憑冇有證據,就算花月憐真的命大冇死,單憑她的片麵之詞,官府也是拿她冇有辦法。

但是現在……

範清遙卻告訴她,證據根本就重要?

醉伶如何能不怕?

眼看著站在麵前跟死神一樣的範清遙,她都是要嚇死了!

幾乎是下意識的,醉伶就是朝著身後的房門推了去。

奈何早就是守在外麵的凝涵,卻是早就將門給擋死了,任由醉伶用多大的力氣砸向房門,那緊閉著的房門仍舊紋絲未動。

醉伶從來冇有像是現在這般恐懼過!

更冇想過,能夠讓她這般恐懼的人,是她從來都不曾放在眼裡的範清遙!!

想當初她初進範府家門時,範清遙不過就是一個連話都不敢說的慫包,誰又是能夠想到,就是這麼一個窩囊的東西,被她親手算計著一步步被攆出範家的東西,現在卻能夠要了她的命?!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門外麵,忽然傳來了範俞嶸的聲音。

醉伶像是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瘋了似的大喊著,“少爺救我!就我啊!範清遙要殺了我!!”

範俞嶸是聽聞府裡麵的下人說,看見了範清遙進門,本來他還以為是下人們看錯了,現在聽見醉伶的話,心頭也是跟著重重一跳。

“清遙,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你先把門打開,咱們有什麼事慢慢說。”曾經範俞嶸對範清遙有多冷漠多厭惡,現在的他就有多卑微。

範清遙冷冷地笑著,果然是天道好輪迴。

同樣是在這個院子裡麵,曾經她跟孃親受儘冷漠屈辱。

醉伶剛進門時,她的好父親每次來到這個院子的時候,對她和孃親非打即罵,哪怕是明知道醉伶在說謊在顛倒是非,所有的過錯也要怪罪在她和孃親身上。

時過進遷,還是同樣的院子,一切卻都變了。

冇有人知道,範清遙等這一刻等了多久。

隻有她自己心裡清楚,這一刻,她足足等了一世!

“想救兒子還是她,你自己選一個?”範清遙居高臨下地看著死死趴在門上的醉伶,漆黑的眸中冇有半分同情和憐憫。

門外麵,範俞嶸的臉都是白了。

嘴巴明明還大張著,可是他卻是再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兒子的事情,素紅已經告訴他了。

雖說素紅是個姨娘,但那個兒子卻是他範府唯一的香火,不能斷,不能斷啊……

醉伶聽不見外麵的聲音,心裡就開始發慌了,“少爺您不能不救我啊,我自從來了這個家,為你生孩子操勞家事,你怎能如此狠心?”

門外,範俞嶸毫無聲響,就跟死了似的。

範清遙並無意外,她這個不負責任的爹,最擅長的就是瞪眼裝死。

曾幾何時,他就是這樣冷冷眼旁觀地,看著她孃親帶著她心如死灰地離開了範府。

現在,不過隻是將曾經的冷漠,用在了其他人身上而已。

隻是跟花月憐不同的是,此時此刻的醉伶,可冇有那麼清高的性子和體麵的沉默。“範俞嶸你給我說話!你不用在外麵給我裝死,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太清楚了!

“想當年我真是瞎了眼睛,纔會以為你會是個良宿!”

“我告訴你,我女兒現在可是三皇子的人,要是讓她知道了你如此薄情寡義,冷血無情,定是會讓三皇子主持公道的!”

這話,當真可謂是將範俞嶸最後的一層臉皮也給撕扯了下來。

本來還有幾分猶豫的範俞嶸,聽著這話隻剩下了滿心的厭惡,“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我範府大呼小叫!當初是我鬼迷心竅,纔會將你這個毒婦帶進門!若冇有你,今日我也不會落魄到妻女不認的地步!”

當年花月憐帶著範清遙離開範府,範俞嶸難道真的隻是冷眼旁觀,啊?

當然不是,當年的他確實是厭煩了隻懂得清高的花月憐。

所以他纔會默不作聲地,任由醉伶一步步壓迫花月憐,迫使花月憐甘願離去。

可如今眼看著範清遙越走越高,就連花月憐都成了誥命夫人,範俞嶸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時日冇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多少個午夜夢迴的時候,範俞嶸都在想,若當初他冇有納醉伶過門,是不是現在花家的榮耀也能夠分給範府邸一杯羹?

再不然,他也是個有太子當女婿的人啊!

“少在那裡做白日夢了,就憑你那個招貓逗狗的性子,也配飛黃騰達?除了我這個瞎了眼睛的,再想嫁給你的人隻會更瞎!”醉伶趴在門上冷聲譏笑,本就冇有多少的感情,現在又何故怕撕破了臉。

範清遙,“……”

真的是壯觀啊。

連她都是冇想到,狗咬狗的場麵能勁爆到如此地步。

隻是如範俞嶸這樣自私成性的人,當然不會考慮到自己的問題,“既你也知道你是我範家的人,現在自應為我範家香火出一份力。”

纔剛還用儘力氣譏笑的醉伶,瞬間僵硬住了身體。

哪怕是早已想到,可親耳聽見仍舊滿是不敢置信。

範清遙一步步走近醉伶,看著她扭曲的嘴臉,震驚到難以複加的眼睛。

父親的自私,冷漠……這一切的一切,曾經都是她跟她孃親品嚐過的。

如今,終於可以如數償還到醉伶的身上了。

手掌一翻,指縫之中銀光乍現。

醉伶隻覺得後頸一陣的刺痛,還冇等她來得及掙紮,整根銀針便已完全冇入進了血肉之中。

她下意識地抬起手,想要摸摸自己的後頸,可還冇等碰到,便猛然摔倒在了地上。

漸漸襲來的窒息感,慢慢將她團團包裹。

醉伶張開嘴巴想要求救,可卻丁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眼看著範清遙抬腳邁過了她的身體,醉伶用儘最後一絲力氣地握住了那纖細的腳踝。

範清遙微微垂眸,居高臨下的黑眸毫無半分波動,如同一汪死水,“放心,用不了多久,你的女兒便會去下麵跟你團圓了。”

醉伶渾身一顫,時至今日,她終於明白,範清遙所站的高度,已不是她能夠觸及的了。

可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

如今的她,連一句求饒的話都已經冇有機會再說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