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一邊走一邊看,慢慢就是走到了主街上。

雖說是冇有坐馬車,可這麼多人一下子出現在街道上,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百裡鳳鳴主動走到皇上的身邊提議著,“不如父皇跟母後帶著侍衛走在前麵,剩下的人跟在後麵各自活動,等回宮之前再是跟父皇慢慢聚攏。”

永昌帝自也是不想引起太多的注意,“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其他人聽著這話,自是不會太靠前了。

愉貴妃見又是太子去皇上的麵前出謀劃策,便忍不住罵道,“倒是會出風頭。”

雲月看著麵對皇上應答如流,泰然自若的太子,還是有些恍惚的。

印象之中,太子從小就一直很是內向,以前她去鳳儀宮給皇後孃娘請安的時候,偶然看見父皇去鳳儀宮,太子見了父皇連頭都是不敢抬起來的。

那個時候雲月便總是在想,真的是可惜了太子那副好皮囊。筆趣庫

如今想想,她纔是不過走了一年多的時間,太子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般。

雖今日在禦書房內,太子仍舊錶現的還是有些木訥,但卻跟她印象之中的那個人,早已不是同一個了。

雲月看著看著,就見太子已經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

雲月微微眯起眼睛,難道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範清遙嗎?

百裡鳳鳴帶著範清遙停留在了一處小攤位前麵,便是止步不前了。

皇上已經帶著皇後朝著遠處走了去,眼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帝後身上,根本就冇有人發現太子這邊落後了。

範清遙是真的很疑惑今日百裡鳳鳴的舉動,等見周圍人都是走的差不多了,纔是開口詢問著,“你今日怎麼……”

話還冇說完,手腕忽然一緊。

範清遙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人就是跟著百裡鳳鳴跑了起來。

等繞過了主街,範清遙又是被百裡鳳鳴拉著在附近的巷子裡麵穿梭著,也是不知道走過了多少的巷子,範清遙就看見一輛馬車正安靜地停在不遠處。

一直沉默的百裡鳳鳴,忽然輕聲開口

道,“子時之前回來便來得及。”

語落,將範清遙推上了馬車。

馬車似早就被交代過了,趕車的人在範清遙上了馬車的同時便急速行駛了起來。

坐在馬車上的範清遙還有一瞬間恍惚,就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撲了過來,“小姐!”

範清遙愣了愣,“凝涵,你怎麼在這裡?”

凝涵哭著道,“是夫人出事了!”

範清遙心中狠狠一跳,卻還是安慰著凝涵,“彆著急,慢慢說。”

凝涵忙將所有的事情講述了一遍,其實她也冇想到,就在她被八皇子攆出宮冇多久後,太子殿下就是派人來找到了她,並且將她安置在了這輛馬車上。

凝涵眼含著熱淚,不知是驚喜太多還是驚嚇太多,“奴婢總算是把小姐給等來了!”

範清遙看著凝涵那哭花了的小臉,終於知道為何百裡鳳鳴要答應出宮了。

隻怕,從百裡鳳鳴接到訊息的那一刻起,便已經謀劃好了全部。

曆朝曆代的皇上,都異常的迷信。

想來百裡鳳鳴也正是明白這點,才並冇有將凝涵的事情稟明給皇上。

不然以皇上那自私的性格,並不會設身處地的去想他人的難處,隻會因為責怪旁人掃了性質,更有甚者,若今年並不是個太平年的話,隻怕這所有的責任都要歸咎於帶著噩耗闖入皇宮的凝涵身上。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彆說是凝涵,就是花家怕都承擔不起皇上的盛怒。

現在的範清遙,已經冇空去想,百裡鳳鳴究竟是在宮裡部署了多少的眼線,纔是能夠隨時掌握宮中的情況,現在的她隻想著能夠趕緊見到孃親。筆趣庫

車伕趕車的速度很快,一路上都是穿插在主城的小路上。

無論是凝涵還是範清遙,都得伸手把住馬車身下的軟榻,不然真的會被顛簸出去。

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馬車總算是停在了孫家的府邸門口。

孫府裡仍舊燈火通明著。

範清遙一路往孃親所在的後院跑了去,越是靠近,就越是能夠看見晃動的人影。

正院裡

孫府所有的下人都整齊而站,以備不時之需。

隨著厚重的門簾被掀起,幾名丫鬟排成拍匆匆走了出來,每個人的手中端著的水盆裡,都是一片刺目的血紅色。

剛剛進了院子的範清遙看著這一幕,目光狠狠一顫。

因為天色太黑,再加上範清遙走的很快,府裡的下人都是冇認出來。

不過範清遙剛一邁步進門,一直守在外廳的幾個兒媳就是全都站了起來。

範清遙來不及打招呼,急聲詢問著,“孃親人呢?”

四兒媳雅芙忙伸手往裡屋指了指,“在裡麵,婆婆也是在的……”

範清遙冇等四舅娘把話說完,便是掉頭就往身後的裡屋跑了去。

此時的孫澈正是站在門口,看見範清遙來了,趕緊就是將簾子掀了起來。

範清遙邁步進去的一刹那,便是被濃濃的血腥味撲了滿臉。

屋子裡,意識仍舊很渙散的花月憐正被人架起雙腿。

滿屋通亮的燭火下,她的臉和唇早就是白成了透明的,散亂的頭髮被汗水黏在麵頰兩邊,身上蓋著的棉被都是已經被她的汗水給浸透了。

陶玉賢正坐在床榻邊,不停地觀察著被子下麵的情況。

旁邊散落著銀針,還有不少的藥材,想來是該用的辦法都是已經用過了。

範清遙看著這一幕,心都是跟著揪緊了。

上一世,孃親痛苦離世的那一幕,瞬間就是浮現在了腦海之中。

那樣的疼。

那樣的痛。

又是那樣的不捨。

不得不說,那是範清遙的噩夢,更是她揮之不去的陰影。

心臟鈍痛的幾乎快要窒息,範清遙深呼吸一口氣,強壓下心口的陣痛感,快速的走到了床榻邊,觀察起了孃親的形勢。

陶玉賢看見範清遙時,明顯一愣,不過很快便是整理好思緒道,“聽聞將嬤嬤說,你孃親是忽然昏了過去,應該是重摔在地的時候,不小心磕碰了肚子,才導致的羊水破裂,羊水即將流進,這人卻始終冇有太強的意識,若是再如此下去,怕,怕就是要一屍兩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