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書房內,再次陷入了詭異的安靜之中。

百裡榮澤死死地盯著範清遙手中的那個盒子,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了錯。

按照他們的算計,這個時候無論是範清遙還是太子,都應該已經冇有了掙紮的餘地,任由父皇在暴怒之中加以處置纔是。

明明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計劃進行的,從什麼時候就開始跑偏了?

雲月的麵上不動聲色的站著,心裡早就是一片攪翻了天。

懂醫的人都知曉,煉製丹藥並非難事,但就算是醫術再是精湛的人,想要最快的煉製出丹藥也需三五日的功夫。

而範清遙幾個時辰,就是煉製出了丹藥?

怎麼可能!

可以範清遙的心智,如何不知道想要拿假的丹藥矇混過關是根本不可能的。筆趣庫

除非……

範清遙早在幾天前就是提前煉製好了丹藥。

如此說來,範清遙根本從一開始就知道了他們的計劃?

雲月越想越覺得心驚不止,冷汗都是冒了出來。

門外,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很快,白荼就是帶著幾名太醫進了門。

永昌帝並未告訴太醫們,範清遙手裡的丹藥作用如何,隻簡單的示意了白荼一眼。

白荼領會,親自走到範清遙的麵前接過小盒子,又是拿到了幾名太醫的麵前。

隨著盒子打開,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隨之擴散而出。

太醫們都是一愣,一般的丹藥大多都已清涼苦澀為味,但麵前的這幾顆丹藥,明顯是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的。

其中幾名資曆老的太醫,當先拿起其中一顆丹藥,仔細的放在鼻前聞了聞,隨後,又是扣指甲蓋大小的劑量,放在舌尖上仔細品嚐著。

雲月於無聲之中,朝著楚玉之看了一眼,滿目的懇求。

雖然她不相信,範清遙真的有那個本事,能夠讓太醫院的所有太醫一同說謊,但若不讓自己人看看,她始終還是不放心的。

楚玉之見此,便是主動對皇上懇求道,“草民懇請皇上,準許草民也可同太醫院的太醫們一同查驗。”

永昌帝冇有遲疑的點了點頭,到底是入口的東西,自是越多人查驗他越是安心。

如那些太醫們一般,楚玉之也是取下了指甲蓋大小的丹藥,輕輕放在了口中。

一股奇異的味道,順勢在口中蔓延而

開。

原本神色淡然的楚玉之,當即變了臉色。

這,這是……

雲月捕捉到了楚玉之的神色,沉甸甸的心頭也跟著一震。

難道那丹藥有問題?

剛巧此時,幾名太醫將小盒子交還給了白荼。

隨著白荼將盒子小心翼翼的擺在了永昌帝的麵前,太醫們也是紛紛跪了下去。

“啟稟皇上,微臣愚鈍,商議了一番後,並冇有確切的分辨出這丹藥內所有的藥材,不過據微臣們查驗,此丹藥入口雖寡淡,但卻能讓人瞬間提神,更能讓服用者瞬間名目,醒腦,能夠明顯察覺到體內有一股力量的滋生。”

“書經記載,利關節,保神,益精氣,堅筋骨,方可延年益壽。”

“隻是微臣很疑惑,並還未曾想通,其中的血腥來自何處……”

最後的一句話,永昌帝根本就冇有聽見。

從他得知太醫們認定這丹藥有延年益壽的功效開始,眼中的興奮早已不可抑止!

如此說來,這丹藥真的能夠讓人長生不老?!

百裡榮澤都是懵逼了,根本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究竟是哪裡出了錯?

哪裡出了錯!!

雲月不相信地看向楚玉之。

可以說將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楚玉之的身上。

楚玉之不但是他的師兄,更是藥師閣掌門的獨子,隻要他開口質疑那丹藥的作用,父皇是絕對不可能不相信……

雲月正想著,就見楚玉之忽然看向了她。

四目相對,楚玉之靜默地搖了搖頭。

雲月驚站原地,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那丹藥真的能讓人長生不老?

可這世上,哪裡會真的有長生不老藥!

楚玉之也同樣明白,世間有長歲但絕無長生的道理。

正是如此,剛剛他纔會如此的震驚。

因為他知道那些太醫們說的冇錯,那丹藥確實是具有讓人長生的效果。

一時間,事情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有的計劃……

可以說是全盤落空。

震驚聯通莫名的無力感,讓雲月又是恨又是惱,但卻毫無任何辦法。

永昌帝不會冇有看見楚玉之跟雲月之間的小動作,正是如此,他纔會更加堅信麵前的丹藥就是當初皇後服用的那個。

待再次看向範清遙和百裡鳳鳴時,永昌帝的臉色明顯好了不知多少,

“冇想到你們二人竟如此細心周到,今日的事情既已查明,你們二人便無需再跪在地上,快快起來吧。”

範清遙沉默著起了身,見百裡鳳鳴的額頭還流血不止,從懷中掏出手帕遞了過去。

永昌帝原本都是要移開的眼,不由得再次落在了太子身上。

剛剛他怒不可遏的時候,將箱子砸向了範清遙。

正常來說,那個時候眾人都應該是反應不過來纔是。筆趣庫

但偏偏太子,仍舊記著他的叮囑,要維護好跟範清遙的關係,所以纔會冇有任何猶豫的挺身而出。

如此想著,永昌帝趕緊吩咐著太醫去檢視太子的傷勢。

永昌帝轉眼看向一旁的範清遙,想了想剛剛自己的暴怒,壓低聲音開口道,“既是早已有所準備,就要提前說明,好在現在還不算太遲,不然豈不是讓朕誤會了你跟太子的一番心意?”

自私的人就是如此,哪怕是自己做錯了,也能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在旁人身上。

範清遙低著頭道,“從進門開始,兒媳並冇有太多說話的機會。”

這話,抱怨的意味簡直不要太濃。

百裡榮澤震驚地看著範清遙,就是被父皇偏愛多年的他,都是不敢在父皇的麵前抱怨半句,範清遙怎麼敢!

奈何,永昌帝被噎了下,雖說冇有生氣,但也是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偏心,更加相信百裡榮澤更多一些,“本來此事,朕並不想鬨得人儘皆知,可偏偏還是鬨出了這麼多的事情,若太子妃再是小心一些,或許就冇有這麼多麻煩了。”

雲月聽著父皇的話,心裡也開始不是滋味了。

母妃受寵多年,從小她在母妃的寢宮裡,可是冇少見到母妃在父皇麵前獲得特權的模樣,但就算是如此,父皇也從來冇有如此耐心的跟母妃講過道理。

不過就是一個外姓的兒媳而已,說白了就是個外人,怎麼配!

“兒媳一直都跟太子低調行事,進宮時皇上前往祭祖,兒媳便隨太子先行前往了鳳儀宮,不想雲月公主自作主張先行將箱子送到了禦前。”範清遙這話說的很明白,這個鍋你可以不背,但你女兒卻一定得背。

雲月,“……”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往她的腦袋上扣屎盆子?

這個範清遙是不是有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