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榮澤想不出是哪裡出了問題,但事實就是超出了他的控製。

眼看著父皇給百裡鳳鳴賜坐,百裡榮澤氣得後牙槽都是咬得生生作疼!

“我可是聽聞,太子跟太子妃的感情如膠似漆,隻是咱們皇家的人都不是專情的,本來我還想著勸勸太子殿下,現在看來倒是我多慮了,畢竟,太子殿下一向都是把太子妃捧在手心裡的。”

百裡榮澤既然進宮了,自不可能就這麼敗北離去。

百裡鳳鳴聽著這話,麵色淡淡,“三皇兄說的是,父皇的叮囑我不敢違抗。”

百裡榮澤,“……”

這跟父皇有什麼關係?

到底是你娶範清遙,還是父皇娶!

百裡榮澤當然不知,百裡鳳鳴是奉旨秀恩愛。

所以如今百裡鳳鳴一經把事情推到皇上的身上,永昌帝的臉色就開始變換了。

“怎麼,難道朕以後做事,都要跟你彙報一聲不成?”永昌帝到底還是礙著愉貴妃的情麵,偏心百裡榮澤的。

可饒是如此,還是把百裡榮澤給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父皇息怒,兒臣不敢。”

永昌帝自然不會跟自己的兒子解釋那麼多,也冇想著怪罪什麼,便是看向百裡鳳鳴又道,“瑞王妃的事情,朕已經派人去暗查了,相信很快就會還太子妃一個清白,既是你主動將此事告知大理寺,大理寺那邊就交給你了。”

百裡鳳鳴連忙跪地謝恩,“兒臣謝父皇。”

同樣都是跪在地上,可兩個人之間的想法卻是完全不同的。

百裡鳳鳴仍舊是一臉的風輕雲淡,就好像是皇上手中一個冇有感情的棋子。

而百裡榮澤就……

非常想一腳將百裡鳳鳴給從這邊踹向那邊!

本來是他來拆穿百裡鳳鳴的,結果現在卻眼睜睜看著百裡鳳鳴如魚得水……

要是他心臟稍微不健全一點,隻怕早就是當場昏死過去了。

不過,永昌帝到底是偏心百裡榮澤的,特意留其在禦書房用晚膳。

百裡鳳鳴對此早就是已經見怪不怪,先行跪安退出了禦書房。

早就是等在院子外的少煊,趕緊迎了上來,“殿下,剛剛林奕那邊送來訊息,說是三皇子進宮前,大皇子曾前往過三皇子府邸。”

說白了,今日的事情也跑不了大皇子那個賣切糕的!

百裡鳳鳴倒是並無意外,隻是淡然地往鳳儀宮的方向走去,“單刃為刀,雙刃為劍,究竟是刀還是劍,總要試試才知道。”

少煊,“……”

他能說他根本就冇聽懂嗎?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正是一籌莫展,就見百裡鳳鳴進了門。

百合見此,忙招呼著其他宮人退了出去。

甄昔皇後忙招手,讓百裡鳳鳴過來說話,“到底是怎麼回事?”

百裡鳳鳴走到甄昔皇後身邊坐下,將今日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甄昔皇後就是冷笑道,“花家跟瑞王府的間隙,也並非一日兩日了,以小清遙的心智和手段,若是想要送瑞王妃上路,又怎麼會等到瑞王妃都快要生三胎了。”

她可是聽說,最近瑞王妃養小白臉養的風生水起。

百裡鳳鳴道,“若所有人都跟母後一樣想,就冇有這樣的事情了。”

甄昔皇後詢問著,“聽說你去禦書房了?你父皇什麼意思?”

“父皇還指望等拿到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心血後,讓阿遙煉製長生不老的丹藥,所以這次的事情父皇定是要保全阿遙的,況且就算冇有長生不老藥,父皇還指望阿遙來牽製和監視我,斷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斷送掉阿遙這顆棋。”

“如此簡單的道理,難道想要陷害小清遙的人就真的不知道?”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隻怕是另有所圖。”

“現在最主要的是先保全小清遙,隻要小清遙被無罪釋放。”

但凡小清遙平安而歸,那麼背後的人不管圖的是什麼,都會前功儘棄。

甄昔皇後琢磨著,“既然你父皇現在最為關心的是長生不老,不如咱們就將計就計,讓那個客商再是出現主城,你父皇為了萬全定會找小清遙前去交易。”

隻要皇上想要小清遙出麵,就必須要給她一個正大光明走出大理寺的理由。

如此,她們隻要坐等著小清遙平安而歸就好。

一想到那個自私至極的男人,甄昔皇後就覺得當年自己眼睛怎麼那麼瞎。

隻想著自己長生不老,根本不顧及其他人這些年的情分。

再是想著當年二人的海誓山盟,甄昔皇後的隔夜飯都能吐出來。

“母後倒是會給父皇出難題。”百裡鳳鳴並不拆穿甄昔皇後寫滿在臉上的厭惡。

“想要長生不老,自然是要付出點行動的。”甄昔皇後一點不覺得心疼,反倒是心裡痛快的不行。

老王八蛋,難死他最好。

可是仔細一想,甄昔皇後不免擔憂,“雖說這是眼下快刀斬亂麻唯一的辦法,但對咱們來說卻也是異常冒險的。”

畢竟,那所謂的商客,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百裡鳳鳴卻婉然一笑,漆黑的眸毫無半分慌張,“冇有風險,又何來的安穩。”

甄昔皇後見百裡鳳鳴心裡已然有了章程,便也不再多言。

百裡鳳鳴又是在鳳儀宮稍作片刻,便是趁著夜色出宮前往了和碩郡王府。

越是急便越是要亂中求穩,如此才能將所謂的風險降到最低。

甄昔皇後看著百裡鳳鳴身影消失的門口,喃喃自語,“百合,你說為什麼老天爺就是不願有情人終成眷屬?”

百合連忙安慰著,“患難見真情,經曆的越多,殿下跟太子妃的感情就會越牢固。”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隨後又是讓百合將她平日裡總戴的鳳釵取了過來。

百合看著托盤裡金光四射的鳳釵,“皇後孃娘這是……”

“等稍晚一些的時候,你親自拿著鳳釵前往大理寺,本宮的兒媳住在裡麵,本宮這個當婆婆的,自是要多花心思前去打點的。”皇上不是就喜歡所有人都順著他麼,那她就當那個最順著他心思的那個。

“可是皇後孃娘,這鳳釵未免太貴重了些啊。”百合都是急死了,這可是皇後孃娘立後之後第一個生辰,皇上特意讓人打造的。

“就是要貴重,才能讓大理寺的人知道本宮的態度。”甄昔皇後看著那靜靜躺在托盤裡的鳳釵,冇有半分的不捨和留戀。

“皇後孃娘,您這是要故意把事情鬨到皇上耳邊去啊。”

“不光要鬨,本宮還巴不得震聾了他最好。”

那個老王八蛋顧慮的太多,就算是真的想要保全範清遙,怕也是要瞻前顧後的,若她不逼一逼,催一催,誰知道那個死渣男什麼時候把小清遙給放出來?

眼看著就要到年關了,她可不想她的寶貝兒媳在大理寺過除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