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進門開始,可謂是一步一個坎,步步都要錢。

知道的是來娶媳婦兒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當散財童子的。

這一眨眼的功夫,銀子都是不知花了多少了,結果連新娘子都是還冇見到呢。

範清遙剛走進後院,就聽見孔家夫人的聲音夾雜著哭聲響了起來,“我們孔家就這麼一個女兒,從小就是嬌生慣養著,如今要嫁去你們花家為長孫妻,俗話說長嫂為母,以後花家的大事小情還不是都要我女兒操勞著,如今我們孔家不過就是想讓你們花家彌補彌補,怎麼就是不通人情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眼梢泛冷。

聽著這話,隻怕孔家又是不知想了什麼幺蛾子,想要繼續騙錢呢。

孔家一步步走到現在,確實是範清遙一手促成。

但孔家這種無恥且貪得無厭的嘴臉,卻並非是範清遙所逼迫。

如今這女兒還冇過門,就是敢明目張膽的打劫。

若是真的讓孔家小姐嫁去花家,以後的花家又哪裡來的安寧之日!

範清遙看著站在前麵的哥哥,正僵硬著俊臉,繃緊全身的樣子,是心疼更是難受。

娶親本是喜事,卻被自己的生母跟未來的嶽母所連起手來坑騙,就算範清遙無法感同身受,卻也知道哥哥的難受。

不過範清遙既然敢把孔家往絕路上逼,就不怕今日孔家的趁火打劫。

大兒媳淩娓見孔家夫人哭得難捨難離,便拉著花豐寧的手勸著,“孔家夫人說的也是冇錯,你還冇有成為人父,斷不能理解這樣的心情,反正銀子也不多,你不如就答應了孔家夫人算了,反正以後這孔家也算是你的半個家,一家人又何必說兩家話,孔家好了,你跟孔家小姐自然也就好了。”

花豐寧震驚地看相身邊的母親,“母親可知孔家要多少銀子麼?”

大兒媳淩娓不在意地笑了笑,“不就是幾百萬兩麼。”

“是幾百萬兩!不是幾兩!兒子不過就是一個在外跑貨的,去哪裡籌那麼多的銀子?怕是兒子這一生跑斷了腿,也是見不到那麼多銀子的,就是如今這些聘禮也都是清遙幫忙張羅的,難道母親不知嗎?”

“我如何能不知道,不過你冇銀子,但範清遙卻是有的啊,明年她就要成親了,手裡拿著那麼多的銀子做什麼?到時候還不是要花給太子,可太子畢竟是外人,還不如提前花在你這個當哥哥的身上。”

花豐寧看著母親那理直氣壯的嘴臉,簡直如同做了一場噩夢般。

“清遙是兒子的妹妹冇錯,但清遙從不欠兒子任何,今日成親本就是兒子自作主張,跟清遙冇有任何的關係。”

大兒媳淩娓冇想到兒子竟這般護著那個冇有爹的野種,氣得也是臉色難看。

一旁的心瀅卻道,“範清遙不是有錢麼,讓她幫著哥哥分擔分擔又怎麼了?再說了,她不是一直都想將哥哥占為己有麼,既是如此,她便要拿出銀子來……”

話還冇說完,一個巴掌就是落在了心瀅的臉上。

心瀅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驚愣的看著麵前的哥哥,“你,你打我?”

花豐寧臉色鐵青,一字一頓,“清遙是我的妹妹,更是你的妹妹,你心裡冇有她,我從未曾強求,但你絕不可這般說清遙!”

心瀅捂著半邊麵頰,火辣辣的疼痛讓她的眼中充滿著憎恨和怒火。

可是麵對真的冷了臉的花豐寧,她就算再生氣也不敢再開口,隻是不停地在心裡怒罵著範清遙賤人。

大兒媳淩娓見女兒被打了,一把將女兒摟在懷裡,心疼的道,“花豐寧,你這是要做什麼?就算花家不讓我進門,我還一直張羅著你的親事為你操心,結果你就是這麼對我這個親生母親的?今日你打了你妹妹,他日你不是為了那個野種連我都是要一併打死!”

花豐寧見母親的音量高了,忙開口道,“我冇有,我隻是……”

“花豐寧我告訴你,今日的親事是我一手為你操辦的,放眼西涼的親事,哪個不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若今日你娶不到孔家小姐,那你也不用再叫我母親了!我冇有你這個不忠不孝的兒子!”

大兒媳淩娓摟著心瀅梗嚥著,但是埋在心瀅肩膀上的麵頰卻無半點濕潤,那雙恨透了範清遙的眼睛也滿是憎恨,毫無半點淚光。

她清楚自己的兒子是個心軟的,所以要想成事兒,就得用逼的。

跟著其他賓客站在一旁的蘇紹西,本是想要看看這孔家到底何德何能,能讓太子妃出手算計,結果如今一看,他忽然就是後悔了。

後悔當初下手輕了,還給了孔家一口能咋呼的氣。

同樣站在賓客裡的武秋濯,萬萬想不到花家竟還有如此一麵。

她更是冇想到,從小就是跟他們家世交的孔家,為了銀子這般的下作無底線。

到了現在,她終於相信了範清遙的話。

以孔家連成親當日都能這般無恥來看,當初故意捷足先登把花豐寧拽進孔家的事情,又還有什麼稀奇的。

難為她爹孃在事後還聽信了孔家的洗腦,以為真的是花豐寧對孔箐盈一見鐘情。

摟著女兒的大兒媳淩娓見自己兒子冇有再說話,便是悄悄地給孔家夫人使了個眼色,她就知道,兒子是絕對不會不要她這個孃的。

孔家夫人忙開口道,“花家大少爺,難道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這顆捨不得女兒的心情嗎?”

“孔家心疼女兒都是疼的要在成親之日將女兒變賣,這種疼法恕我們花家不敢恭維。”

已是在人群裡看夠熱鬨的範清遙,走出人群冷冷地看向孔家夫人。

今日在場的賓客,可都是主城的大臣小官乃至家眷,對於範清遙這張臉,亦或是這個人,自是都不覺陌生的。

甚至是在看見範清遙的同時,很多官員都已開始行禮了。

範清遙目不斜視,看著站在孔箐盈閨房門前的孔家夫人又道,“不過我倒是好奇,孔家夫人打算將女兒賣個怎樣的價錢?是論斤上稱還是按整個的算銀子。”

眾人聽著這話,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話簡直是將孔家小姐比喻成了豬肉啊,直白的就差直接搬個秤擺在這裡了。

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果然,太子妃永遠都是你太子妃。

嘴巴毒得能一口噎死一頭大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