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站在門口的百合渾身一顫,臉都是跟著白了。

芸鶯答應如此明顯說出這麼一番模淩兩可的話,根本就是想要汙衊太子妃啊!

對皇家子嗣不敬可是砍頭的大罪,更何況還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孩了?

這要是傳出去還怎麼得了!!

隨著芸鶯的尖叫聲,產房裡的宮女都是給嚇了一跳。

正是坐在外麵等著看孩子一眼好結束任務離開的一眾妃嬪們,也是驚得起了身。

產婆聽著屏風外麵雜亂的腳步聲,忽然轉頭看向範清遙矢口喊著,“太子妃不管您有什麼怨言!萬萬不能對剛出生的孩子下毒手啊!”

範清遙的目光從芸鶯的身上轉移在了產婆的身上,雙眸黑黑的,沉沉著。

看著那產婆毫無驚慌的栽贓陷害,範清遙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就知道以芸鶯的性子,絕不可能束手就擒。

原來竟是在這裡等著她呢。

想要借用產婆的手殺死自己的孩子……

不愧是芸鶯,果然是狠起來連自己的骨肉都能捨得出來。

也不知芸鶯究竟給那產婆許了什麼樣的好處,能夠讓產婆不但能對皇上的孩子下得去狠手,現在又是想要幫著芸鶯栽贓陷害她。

被範清遙抱在懷裡的小東西,似是察覺到了安全,從原本的聲嘶力竭,慢慢地變成了啜泣。

小小的一團,軟軟的,暖暖的,卻是哭得眼睛都是腫成了核桃。

百合當然不能任由旁人如此汙衊太子妃,當即就是站了出來,“你這個滿口胡言亂語的東西!竟敢汙衊當今太子妃!你可知若嚴查下去,你有幾個腦袋可以擔著?”

那產婆渾身一顫,明顯是害怕的,但很快就是梗著脖子喊道,“老奴親眼所見太子妃想要對芸鶯答應的孩子不利!老奴隻是想要檢查一下孩子的身體而已,太子妃便瘋了似的跟老奴爭搶!”

這番義正言辭的栽贓陷害,把百合都是給震驚了。

這老虔婆是中了什麼邪,連謀害當今太子妃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範清遙又是看了看已經昏過去的芸鶯,既是能夠收買這產婆謀害皇上的子嗣,便一定是下了血本的,如今東窗事發,產婆就算為了自保,自也是要賣命將屎盆子往她的頭上的。

不得不說,芸鶯的手段還是如上一世一般,狠辣陰損。

但是很可惜……

芸鶯錯在不該將自己的命運壓在其他人的身上。

如今禦書房那邊定也是水深火熱一片,無論是百裡榮澤還是愉貴妃,自是都想讓出事的大皇子成為替死鬼。

範清遙知道,要想幫著皇後孃娘,見到皇上是其一。

其二是必須要讓皇上知道疼更知道怒。

心思念轉之中,範清遙摟緊懷中的嬰孩在胸口。

既然芸鶯要鬨,她就索性將事情往大了鬨!

隨後衝進來的妃嬪們,看著抱著孩子跟產婆對峙的範清遙,也是心裡亂跳。

潘德妃本是想要開口詢問的,奈何被張淑妃死盯著不方便先行開口。

站在後麵的妃嬪,一個個看得是心驚膽戰的,不禁有人開口詢問著,“好端端的,這,這是怎麼了啊?”

產婆聽著這話,直接抬手就朝著範清遙怒指而來,“各位娘娘們可要給奴才和芸鶯答應做主啊,老奴正好端端的哄著小主子睡覺呢,不想太子妃二話不說就把小主子給搶走了,更是還揚言要用小主子的性命威脅芸鶯答應,可憐的芸鶯答應驚嚇過度直接昏死了過去啊……”

產婆紅著一雙眼睛,臉上的贅肉隨著叫喊聲一顫一顫的。

就這模樣,真的像是範清遙做了十惡不赦的事情似的。

百合聽著這話還得了,當即就要幫範清遙說話。

隻是範清遙的聲音,卻是趕在之前響起了起來,“要孩子可以,你跟我一起麵見皇上,現在。”

此言一出,饒是見多識廣的百合都是給嚇得雙腿發軟。

再是看看其他的妃嬪,臉色那是一個比一個的白。

都是給嚇的。

麵對範清遙的不予解釋,眾人更是相信產婆所說的話。

雖然她們不知太子妃究竟是怎麼了,但這話根本就是充滿著威脅的味道啊。

什麼人會威脅人?

自然是惡人!

百合聽得頭髮都是快要豎起來了,太子妃您怎麼能不解釋光威脅呢?

潘德妃這下子可算是抓到了機會,當即就是朝著門口喊著,“來人!快來人啊!太子妃要對龍子不利!趕緊來人將太子妃拿下!”

幾乎是瞬間,院子裡的侍衛便是拎著長劍寬刀的衝了進來。

幾十名的提刀侍衛將範清遙團團圍繞,屋內的氣氛都是繃緊成了一條線。

張淑妃是一邊在心裡告訴自己,太子妃一定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的,一邊又是被眼前範清遙的舉動給刺激的心臟橫蹦。

潘德妃自然是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對範清遙下手的機會。

如今看著範清遙就跟看著砧板上的肉的她,當即再是下令道,“將太子妃給我拿下!壓入天牢等待皇上發落!”

侍衛隨之朝著範清遙靠近了一步。

張淑妃趕緊上前幾步,轉身看向那些侍衛道,“小主子還小,芸鶯答應也是纔剛生產完經不得騷動,若當真出了什麼意外,皇上動怒你們拿什麼擔待!”

侍衛聽著這話,又沉默地後退了一步。

潘德妃擰眉看向張淑妃,“張淑妃這是在做什麼,難道就任由太子妃撒潑不成?”

張淑妃雖然現在很想幫著範清遙否認,但範清遙的所作所為真的是……

讓她百口莫辯啊。

可謂是絞儘了腦汁,張淑妃纔是道,“不管太子妃想要做什麼,小主子的安危纔是最主要的,潘德妃若是逞一時威風而將小主子至於險境,太子妃此番做法的原因我不得而知,但潘德妃的下場我還是清楚一二的。”

潘德妃氣的都是喘氣了粗氣。

她真是恨不得親自拿針線把張淑妃的嘴巴給縫起來!

其他的妃嬪在張淑妃的恐嚇下,自也是不敢再輕易出謀劃策。

產婆見侍衛站在原地不動,不禁哭喊著道,“你們還在等什麼?若是小主子當真死在了太子妃的手裡,你們誰也彆想好過!”

範清遙抱緊了懷中的嬰孩,更是抬起一隻手將嬰孩的頭輕輕護在了自己的心口,彷彿要跟嬰孩融為一體。

麵對產婆的窮追不捨,範清遙不但冇有半分的解釋,反倒是看向那些侍衛們道,“若你們想要撇清關係,便陪著我帶著那產婆一起去見皇上,不然今日若小主子出事,你們確實誰也摘不出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