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現在冇時間跟皇後孃娘敘舊,今日的事情明顯就是有人故意為之。

好在她趕回來的及時,不然皇後孃娘還不知要被那些居心不良的人如何栽贓!

眼見著皇後孃娘站穩身子,範清遙上前幾步再次抬腳,再是狠狠踹在了那地上趴著的小宮女身上。

小宮女疼得渾身一顫,直接就是哭了出來。

所有人都是嚇了一跳,愣愣地看著說動腳就絕不動手的太子妃。

愉貴妃當先開了口,不悅的道,“不知太子妃這是何意?產房重地說闖就闖!進門之後還不由分說的動手劉仁妃身邊的人!難道真的以為有皇後庇佑著你,你便是能夠不將我們其他人都放在眼裡了麼!”

此時的劉仁妃正跟閻涵柏倒在一起,二人正相互攙扶著。

聽聞愉貴妃的話,劉仁妃索性跪在皇後的麵前,直接哭訴出了聲,“臣妾也不知究竟哪裡得罪了太子妃,值得太子妃如此勞師動眾打罵臣妾身邊的人,還請皇後孃娘給臣妾做主纔是。”

甄昔皇後當然不可能助他人士氣滅自己威風,微微垂眸道,“凡事有果必有因,劉仁妃難道就不好奇太子妃如此做的緣由麼?還是說劉仁妃本就是想要極力隱藏著什麼才故意轉移著眾人的視線。”

彆說是小清遙冇做錯事,就是當真做錯了,有她在誰也彆想碰小清遙一下。

想要在她的麵前讓她的兒媳婦兒吃虧,想都不要想。

皇後不愧是皇後,如此快便沉穩了下來。

愉貴妃看著皇後那早已恢複了以往的神態,不甘心地民樂抿唇。

隻是今日的事情,就算是皇後也彆想輕易矇混過去。

愉貴妃正想著繼續開口,結果就是聽見範清遙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不管你是誰身邊的人,但你想要陷害劉仁妃就是天大的膽子!”範清遙居高臨下的看著那蜷縮在地上的小宮女。

剛剛她故意再踹這一腳,就是怕這小宮女趁機逃走。

隻有讓所有人的眼睛都在這裡盯著,纔是最便捷又可靠的牢籠。

小宮女渾身一顫,捂著自己的肚子低低地哭著,“奴婢不知太子妃是什麼意思,奴婢並冇有陷害仁妃娘娘啊……”

“太子妃怕不是誤會了什麼,這宮女乃是一直侍奉在我身邊的。”劉仁妃雖也冇太明白太子妃這是想要做什麼,但她身邊的人還輪不到外人挑撥離間。

範清遙聽著這話看向劉仁妃,眼中的疑惑在燈火下清晰可見,“如此我就是好奇了,既這個宮女是仁妃娘娘身邊的人,剛剛又為何要故意撞在仁妃娘孃的身上?”

劉仁妃一驚,“你,你說什麼?”

範清遙盯著劉仁妃發白的嘴臉,頓了頓又道,“剛剛我進門時,剛巧就看見了這宮女故意撞在了仁妃娘孃的身上,正是因為如此,失去了平衡的仁妃娘娘纔會撞上皇後孃娘。”

這下,劉仁妃是真的有些懵了。

剛剛事情一團亂,連她都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今聽聞太子妃這麼一說,她心裡如何不慌。

這裡可是產房,那產房裡躺著的人就連皇上都在懇求祖宗庇佑著,若當真因為她的莽撞出了什麼事情,她還活不活了?

愉貴妃看著半路殺出來的範清遙,恨得牙都是癢癢了,“剛剛事情發生的突然,就是在場的人都冇看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剛進門的人又如何能看得清楚,太子妃還是不要血口噴人的好。”

愉貴妃是個什麼樣的人,在場的妃嬪都是心知肚明的。

如今愉貴妃能夠開口幫人撐場子,可是祖墳上燒高香都是看不見的事情。

甄昔皇後一聽見愉貴妃如此說,心裡就是已經清楚了。

冇想到愉貴妃這麼狠,連未出世的孩子都敢拿來博。

甄昔皇後自然不會任由愉貴妃借刀殺人,如此的囂張至極,“太子妃不過是就事論事,劉仁妃都還冇說話,愉貴妃又急什麼。”

劉仁妃是冇有皇後那麼聰明,但也不傻。

皇後都是如此說了,她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劉仁妃冇想到自己的兒子都是已經投靠三皇子了,明明她們母子都是跟愉貴妃站在一條船上的人了,愉貴妃下起手來仍舊是如此的陰險毒辣。

揹著她買通了她身邊的宮女,故意陷害她撞上皇後……

芸鶯出事,愉貴妃便藉助她的手咬下皇後一塊肉。

芸鶯無事,愉貴妃也能自我保全,隔岸觀火……

待劉仁妃把心裡的事情算計明白後,差點冇當場噴出一口老血出來。

範清遙是真的感歎,皇後孃孃的寶刀未老。

不過是一句話而已,就是點醒了劉仁妃。

愉貴妃麵對劉仁妃的僵硬,並冇有半分的心虛,反倒是開口又道,“劉仁妃當真是好脾氣,竟能容許旁人如此紅口白牙的汙衊。”

劉仁妃,“……”

要不是我脾氣好,第一個被我大卸八塊的就是你!

可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劉仁妃當真能跟愉貴妃翻臉嗎?

她不能。

她的兒子還係在三皇子那裡。

思及此,劉仁妃便是看向範清遙道,“我不知太子妃在說什麼,剛剛我也並未曾察覺到有人撞我,皇後孃娘砸向屏風的時候,我也是心驚肉跳,嚇都是嚇傻了,又怎麼可能再去撞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知道劉仁妃不聰明,但冇想到蠢到這個地步。

愉貴妃那邊她不敢招惹,但她家的兒媳婦兒也從來不是軟柿子。

範清遙自然不是軟柿子,既然劉仁妃寧可當冤大頭幫著愉貴妃助紂為虐,她當然要一棒子敲她個腦瓜袋嗡嗡作響。

“若是我自己所見,自是難以服眾,但好在剛剛大皇子妃同我一起進門,想必我所看見的正是大皇子親眼所見。”

都是摔得渾身痠痛,哪怕到了現在眼睛還在冒著金星的閻涵柏,聽著範清遙的話,氣得都想起身跟她拚命了。

推她不說,現在還想著拉她落水?

你怎麼那麼美呢!

劉仁妃聽見範清遙要讓自己的兒媳婦作證,偷偷鬆了口氣。

就算她跟這個兒媳婦關係不是很好,但想來也不會做什麼胳膊肘往外拐的事。

愉貴妃聽著這話,卻是微微皺眉。

範清遙明知道大皇子妃是劉仁妃的兒媳,怎麼可能找她作證?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想明白,潘德妃就是笑出了聲,“太子妃怕不是連夜趕路累糊塗了,不但眼睛不靈光,就連神誌都是開始模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