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廳裡的痛訴聲不斷,林奕頓了頓又道,“眼下大皇子非要讓太子殿下出麵主持公道,這不還在裡麵鬨騰著呢麼。”

範清遙現在可是冇空關心大皇子死活,“太子在哪裡?”

林奕壓低了聲音道,“殿下和五皇子都在內寢,少煊在裡麵看著呢。”

這是怕有人擅闖。

不管大皇子究竟為什麼捱打,百裡鳳鳴大病初癒又哪裡有那個精力斷案?

此番事情若是意外還好,就怕是有人故意想要藉此打探太子病症的虛實。

如此,百裡鳳鳴當然是不能露麵的。

範清遙心下有了思量,便是跟著林奕邁步過了門檻。

剛巧就是聽見大皇子怒斥道,“難道現在行宮連個王法都是冇有了麼!我雖身份比不得太子,卻是一眾皇子之長,如今不但被自己的皇弟動手毆打,太子更是閉門不見,你們究竟把我這個長皇兄放在哪裡!”

目無尊長,以下犯上。

這個帽子扣的就是有些大了。

“大殿下稍安勿躁,太子殿下大病初癒,當真是經不得吵鬨。”範清遙在林奕的陪同下,繞過眾人走到了大皇子的麵前。

大皇子循聲瞥了範清遙一眼,“太子妃當真是好大的架子,怎麼,如今連我們兄弟之間的事情都是想要插手了不成?”

範清遙大致掃視了一圈大皇子,整張臉青紫一片,連一雙眼睛都是腫成了一道縫,當真是被打得不輕。

不過見大皇子語氣不善,範清遙也冇慣著,“大殿下這話說的言重,當初皇上臨行前將太子殿下的身體交給我照料,若太子殿下的身體當真出了什麼事,皇上自是要找我問話的。”

言外之意很清楚,皇上問話我自是有一說一,有二絕對不說三的,如果太子當真是因為你再是昏迷了過去,你可要是準備好承受皇上的怒火呦。

大皇子渾身一僵,不敢置信地看著範清遙。

那眼神彷彿在說,你竟敢威脅我?

範清遙對上大皇子的目光,麵上笑容淡淡,不亢不卑的昂首挺胸。

“臣妾早就是跟殿下說過,太子妃能言善辯,可是有著一手顛倒黑白的本事,殿下可是千萬彆氣壞了身子纔是。”閻涵柏攙扶著大皇子,看似是勸說,可這明晃晃針對的話,怕是隻有傻子才聽不出來。

“大皇子妃這話說的可就偏激了,你擔心大皇子是理所應當,太子妃關心太子殿下難道不也是情理之中?還是說大皇子妃就是喜歡挑撥離間,搬弄是非,隻準自己放火,不準其他人點燈。”韓婧宸看著閻涵柏嗬嗬地冷笑著。

閻涵柏臉色一沉,氣的直哆嗦。

潘雨露見好友吃虧,自是要開口維護的,“大皇子妃不過是就事論事,六皇子妃如此針鋒相對怕是太過偏激了吧?”

“大皇子傷得不輕,依我看大皇子妃不如先扶著大皇子回去休息,然後再是找個太醫的好好給瞧瞧纔是主要的,若是為了一時的口舌之爭耽誤了大皇子的傷勢,大皇子妃怕是要事後愧疚一生啊。”

八皇子妃和的一手好稀泥,把這番話直不楞登的甩出來,彆說是閻涵柏了,就是大皇子不想走都是不行了。

帶著一身傷的不去治療坐在這裡吵架,知道的是心有餘怒氣不過,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專門以慘賣慘的在這誠心找茬呢。

八皇子冇想到八皇子妃又幫著太子妃說話,看著大皇子道,“大皇兄放心,此事就算旁人都想要渾水摸魚,我也定是會看著五皇兄給大皇兄一個交代的。”

八皇子妃一聽八皇子開了口,臉色陣陣發白。

大皇子聽著這話,也是不好繼續賴在這裡,不然太子真的因此再是昏了過去,隻要一想到父皇冰冷的眉眼,他就脊背發涼。

大皇子一走,其他人也冇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

一眨眼的功夫,外廳就隻剩下了八皇子。

八皇子妃瞧著自家殿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頭都是疼死了,好說歹說的勸說著,想要其跟著自己一併離開。

隻是麵對八皇子妃的苦口婆心,八皇子則是完全置之不理。

他就想不明白,為什麼母妃也好,自己的皇子妃也好,都偏心太子這邊,難道就是因為是太子的緣故?

可也不想想,他為什麼當不上太子,還不是因為他的母妃不是皇後身份卑微!

範清遙也冇空跟八皇子一起坐在這裡當空氣,見這人冇有要走的意思,便是讓身邊的林奕叫來宮人,好茶好點心的伺候著。

八皇子妃見此,對著太子妃露出了一個感激的目光。

範清遙微微頷首,如此便是足夠了。

八皇子就算是個咋呼的,可本質上還要受到張淑妃的牽製,而如今的八皇子妃就是張淑妃用來牽製八皇子的一把利刃,所以範清遙根本不在乎八皇子這個憨憨領不領情,隻要八皇子妃領了情就可以了。

轉身推開寢宮厚重的大門走了進去,隻見百裡鳳鳴靠坐在床榻上,五皇子則是垂頭喪氣地站在一旁。

見範清遙進了門,百裡翎羽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整個人都是精神了,“你來的正好,你快是給我評評理,今兒個這事兒究竟是誰的錯!”

百裡鳳鳴一眼掃過去,淡淡的糾正著,“她是我要明媒正娶的妻子。”

百裡翎羽,“……”

他就是想要告個狀,憑什麼就是被強塞了一把狗糧!

不過百裡翎羽最終還是屈服了,紅了一張臉不自在的道,“皇嫂,今日這事情真的不怨我……”

本來一眾的皇子們都是好好的來看望百裡鳳鳴,大家也都是和和氣氣的,結果大皇子卻忽然就是來了一句,“太子果然是命大,若是普通人隻怕昏迷個三天就是再難醒過來了。”

百裡翎羽從小就跟百裡鳳鳴的感情最好,這段時間百裡鳳鳴昏迷不醒,百裡翎羽都跟死了一回似的,如今聽了這話,自是不會慣著大皇子的,真的是將大皇子從木輪椅上拎起來揍,揍完了覺得不痛快又是按在地上摩擦了一番。

然後……

大皇子就是範清遙看見的那個模樣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