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伶坐到範俞嶸的身邊,將燙好的酒地在了範俞嶸的手裡,“這段時間妾身也是想了很久,少爺若是想要將人接回來就接回來吧,我既已經是少爺的人了,自始終是要站在少爺這邊的。”

範俞嶸並不是很相信醉伶的話。

自從將她接近門,她是如何對花月憐母女的,他還是清楚的。

可是他太冷了,再一想起自己一天冇吃東西,就算是他懷疑醉伶的話,卻抵擋不住麵前那些美食的誘惑。

一番的狼吞虎嚥,酒也是跟著喝進了一壺。

範俞嶸凍僵的身體慢慢開始發暖,就連頭都是昏昏沉沉的。

在看那坐在自己身邊,從始至終都溫柔順從的醉伶,他倒是也漸漸放下了狐疑。

“你放心,就算她們母女回來了,這個範府也會有你和凝兒的一席之地。”範俞嶸拍著自己的胸膛保證著。

這話,醉伶自然是不信的,但她卻也不會表現出來,“妾身自然是相信老爺的……”

她說著,那手便是不安分地撫摸上了範俞嶸的腿。

這段時間,範俞嶸一直都是在跟醉伶分院子睡,本就空虛了許久的身體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他哪裡還能忍得住?

不過是一個翻身,便是將醉伶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這一夜,範俞嶸難的的睡了一個舒服覺,隻是他還冇睡夠呢,就聽見有人來報,“少爺,孫巡撫來了,老爺讓您速速前往正廳。”

範俞嶸擰眉睜開眼睛,百般不情願地起了身,腦袋是冇那麼沉了,可是腳下的步子卻還是有些發虛。

正廳裡,本來就黑著一張臉的範自修,看著範俞嶸那頭重腳輕的德行,氣得揚起手中的茶杯就是砸了過去。

範俞嶸被砸的懵了,腦袋直接腫起了個大包,“父親您這是做什麼?”

“你還有臉問我?你看看你自己究竟乾了什麼好事!”範自修就想不明白了,自己聰明瞭一世,怎麼到頭來就生了這麼個糊塗的兒子。

範俞嶸捂著頭望去,這才發現孫澈正穿著官服坐在範自修的下首,而在他前麵的不遠處,醉伶正跪在地上捂著臉嚶嚶地哭著呢。

就在範俞嶸想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就見孫澈從身旁的衙役手中接過了一封信,輕輕一抖,就將有字的那麵轉到了範俞嶸的麵前。

“這是今日早上範家大奶奶送到本官麵前的和離信,既範侍郎已畫押,那麼一個月之內,若女方不予來找本官作銷,和離一事就此生效,屆時本官將會將這份和離公之於眾。”孫澈儘量保持著聲音沉穩,可是他那一直緊緊攥在袖子裡的手卻還是將他給出賣了。

或者說,他不知自己是該喜還是該憂。

如月憐那樣清冷孤傲的女子,一旦和離如何還能堂堂正正的做人?

可若是繼續與範府糾纏下去,她又何來的以後……

說到底,都是麵前的這個男人耽誤了月憐的一生!

範俞嶸徹底傻了。

傻到連孫澈的殺氣都是感受不到了。

“孫,孫巡撫說,說……誰,誰和誰和離?”

“範家範俞嶸範侍郎與花家長女小姐花月憐。”

“轟!”

有什麼東西在範俞嶸的腦袋裡麵炸開,炸的他腦袋都開始嗡嗡作響。

“不可能的,就在昨日我還想著要將花月憐母女找回來的,我怎麼可能在和離書上畫押?不對,不對……我不能跟花月憐和離,她是我的人,就算我不要她了,她死也得是我的鬼。”

孫澈袖子下的手攥得咯咯作響。

若非不是身上還披著這一身的官服,他真是恨不能親手為月憐討一個公道回來!

驀地,範俞嶸就是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醉伶。

他瘋了似的,一把衝過去就抓住了醉伶的頭髮,“是你,是你故意灌醉我,讓我在和離書上畫押的是不是?你這個賤人,你究竟安的什麼心?你說話,你給我說話!”

醉伶疼的呲牙,卻還是哭訴著道,“是少爺您昨兒個喝多之後,非要說什麼既然那個花月憐不知好歹,那就讓她有多遠滾多遠,妾身也隻是按照少爺的意思辦事啊……”

範俞嶸自然不相信醉伶的話,但是他又冇有證據。

範自修渾身哆嗦個不停,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被凍的。

孫澈懶得看這種是非糾纏,直接起身對範自修道,“下官還有公務在身,就不再多作叨擾了。”

語落,帶著衙役直接邁步離去。

範俞嶸一想到以後範清遙的所有榮耀都跟自己無關了,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醉伶仍舊在捂著臉哭著,隻是那五指之下隱藏著的卻是一張上揚的唇。

範自修趕緊起身朝著孫澈追了去,路過範俞嶸的時候,還不忘狠狠地蹬過去一腳。

就算大雪已停,已再無需花家的木炭,可現在的範清遙卻是西涼主城內人人稱讚的存在,這樣的榮耀自是要屬於範家而不是花家的。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得壓著範清遙回來認祖歸宗!

站在一旁的範雪凝,看著祖父急匆匆跑出門的身影,一雙拳頭攥得都是泛了白。

正午的街道上,當朝正一品丞相就這麼拉著一個從二品的巡撫賠儘了笑臉,簡直是讓路過的百姓看掉了眼珠子。

當然,這樣的盛況範清遙是無緣看見了。

此時的她正在許嬤嬤的陪伴下,走進了西涼主城最大的牙子市場。

牙子市場裡充斥著叫賣聲,隻是他們賣的不是東西,而是人。

這些人有的是窮苦人家自願為了一碗米賣掉的孩子,也有被野牙子坑蒙拐騙來的奴隸,他們一個個站在每個攤位最為顯眼的地方,供來往的達官貴族們挑選著。

“小小姐,您看那個如何?”許嬤嬤儘職儘責地挑選著跟自家小小姐年齡相當,長的又算是比較順眼的小姑娘。

今兒個她出門,老夫人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她仔細給小小姐挑選幾個可靠得力的人兒,小小姐現在也大了,總是要養自己的下人。

本來,應該是老夫人親自來的,是小小姐孝順不願看著老夫人奔波,老夫人這纔將這個重任交到了她的手上。

養下人是一輩子的事情,自是要精挑細選的。

許嬤嬤正想著,就見範清遙停下了腳步,伸手一指,“嬤嬤,我要他。”

許嬤嬤順著那手指一抬手,臉色簡直是如同開花了一般的好看。

這……

這是個什麼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