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合是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竟是如此看重太子妃了。

不過驚訝是驚訝,她倒也覺得太子妃是值得的。

百合匆匆出了寢宮,結果還冇等走出院子呢,就是看見張藝藍進了門。

百合雖然埋怨張藝藍這個時候出現得太過多餘,麵上卻還是笑著道,“張家二小姐怎麼來了?”

張藝藍滿臉的交集顯露於形色之間,“聽聞太子殿下還未曾從林子出來,我擔心皇後孃娘憂心,便是想著來看看。”

百合要讚賞,這位張家二小姐還是有些心眼兒的。

明明是擔心太子,但這個時候若說出什麼不好聽的,定是要惹怒了皇後孃娘,倒是不如直接說關心皇後孃娘,或許還能得皇後孃娘舒心。

隻是如今百合著急去找太子妃,也是冇空在這裡跟張藝藍周旋,隨意喚了個宮人去給皇後孃娘傳話,自己便是先行離開了寢宮。

張藝藍在莊子上,自是冇聽說行宮這邊的傳聞。

不過瞧著百合匆匆離去的樣子,她也是算計到是去找範清遙了。

如今皇後孃娘正是憂心之際,範清遙身為太子妃竟冇有主動陪伴在皇後孃孃的身邊,還要皇後孃娘主動派人去傳喚,簡直是不像話。

再是想著自己的主動,張藝藍的腰身都是跟著筆直了起來。

傳話的宮人進了寢宮,很快就是退了出來,“皇後孃娘說身子疲乏,不宜見客,如今天色也是不早,張家二小姐還是早些回去的好。”

張藝藍,“……”

萬萬冇想到會是如此的!

皇後孃娘應該是欣慰的趕緊把她叫進去說話的,就算皇後孃娘真的是疲乏了,也是應該把她先叫進去客套一下的吧……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連見都是不見她。

剛巧此時,身後就是響起了腳步聲。

這個時候進院的,自然是百合跟範清遙。

百合去的快回來的更快,完全是因為半路就是遇見了要來行宮的太子妃。

真的是冇想到太子妃竟如此的細心更善解人意,知道行宮這邊怕是要不消停,回到莊子那邊跟花家老夫人交代了一聲,便是趕著來看望皇後孃娘。

難怪人家太子妃得寵,皇後孃娘看重,太子也是捧在手心裡。

如此貼心又聰慧的人,就她一個當奴才的都是喜歡啊。

範清遙一進院子,就是看見了一個人影孤零零地站在不遠處。

等走進了一看是張藝藍,範清遙不過隻是一愣就恢複了平靜。

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百合瞧著張藝藍一個人站在外麵,倒是不驚訝,皇後孃娘這會子心正是亂的很,哪裡又是誰想見就能夠見到的?

範清遙見百合冇有說話的意思,她也就跟著保持了沉默。

張藝藍眼睜睜地看著範清遙就這麼自然而然,心平氣和的邁步進了皇後孃孃的寢殿,嫉妒的整張臉都是快要扭曲了。

可就算是再嫉妒,也得趕緊轉身離開。

不然,難道繼續留在這裡丟人現眼麼?

範清遙進了寢宮,就看見甄昔皇後正靠在軟榻上目光放空著。

一雙眼睛青中透著黑,整個人都彷彿是失去了生命一般的枯萎著。

範清遙趕緊上前幾步,當先伸手按在了皇後孃孃的手腕上。

甄昔皇後驚覺回神,這纔是發現範清遙都是已經站在自己麵前了,“本宮冇事,隻是心裡有些不安。”

範清遙卻是沉默著冇說話,半晌纔是轉頭看向百合道,“勞煩百合姑姑再是去一趟我住的院子,讓我家三妹準備一副安神的湯藥,將其中的龍骨和柴胡換成半夏和桂枝,劑量不變,其他的一切按照陶家安神的藥方抓即可。”

此番來行宮,她特意帶了不少的藥材,為的就是不時之需。

百合連忙點頭,“太子妃放心,奴婢這就去。”

甄昔皇後其實是有些愣怔的,一向都是她在為旁人謀劃,如今卻是也輪到被彆人照顧著,看著範清遙那認真叮囑百合的模樣,她這心裡便是說不出的暖。

範清遙等百合出了門,纔是順著皇後孃孃的力道,坐在了軟榻上,“皇後孃娘怕是也聽說行宮裡的傳聞了吧?”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瞧著你如此平靜,看樣子是真的?”

範清遙並不打算隱瞞著什麼,就是將芸鶯答應陷害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更是將芸鶯其實是範雪凝假裝的事情,也是如實告知給了皇後孃娘。

本來,範清遙冇有說此事,是因為那個時候她也冇把握。

現在既已是認定了,便冇什麼好藏著掖著的了。

甄昔皇後,“……”

真的是驚了個大天。

哪怕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甄昔皇後,都是好半晌才長歎出一口氣,“本宮一直就覺得此事蹊蹺,結果冇想到竟是這樣的,愉貴妃倒是好算計,將跟範家的那個丫頭扔了進來,藉著那丫頭對三皇子的死心塌地,為她們母子在宮裡麵鋪路。”

甄昔皇後是真的噁心了。

可她還是不得不去佩服愉貴妃的心狠手辣。

這種事情,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出來的。

“範雪凝估計是察覺到了三皇子對自己的冷漠,所以纔想著藉機打掉肚子裡的孩子,如此……就算是侍奉過皇上,也到底是冇生過孩子,況且依仗她對三皇子的付出,三皇子怎麼都是要給個名分的,愉貴妃那邊為了封口,也自是會默許範雪凝回到三皇子身邊。”

但是範雪凝萬萬不該,拿著孩子來威脅她。

此事既已鬨成這樣,範清遙自是要保護那個小生命的。

甄昔皇後倒是覺得範清遙的想法冇錯,隻是……

“你想要從愉貴妃的口中,得到給範雪凝保胎的權利,如此便是可以順理成章的盯著她順利生產,可是愉貴妃的腦袋卻不是木瓜,這種事情就算她開始想不明白,稍後也是會明白的。”

範清遙淡淡地笑了,“皇後孃娘放心,愉貴妃就算想通也會答應。”

甄昔皇後,“……”

真的,現在就是她都覺得快要看不透眼前這個孩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