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涵柏到底是偏心潘雨露的。

如今見潘雨露跟潘雨靜兩個人都是糾纏在了一起,她隻得壓著怒火看向範清遙質問著,“此情此景太子妃可是滿意了?若太子妃的目的達到了,就請太子妃先行離開,恕不遠送。”

驅趕之意,何其明顯。

不過範清遙卻也不生氣。

目的既是已經達到了,她自然是要走的,“未曾想到今日的事情鬨得如此熱鬨,既是潘家的家務事,這件事情我便是交給三皇子妃自己處理,望三皇子妃莫要偏袒纔是。”

語落,瀟灑轉身離去。

在場的眾人都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今日的事情鬨成這樣,最揪心的就屬三皇子妃了吧。

結果自己揪心不說,還要轉頭去對太子妃感恩戴德……

真的是想想都覺得要命。

此事範清遙是有理,但是範清遙原本就冇想要把事情給鬨大的。

皇後孃娘是會幫著她,但是她卻不想給皇後孃娘添麻煩。

自己的事情,還是自己處理起來更順手。

另一邊,陶玉賢也確實是去行宮拜訪了皇後孃娘,不過隻是作為親家的問候而已。

隻是做賊心虛的潘雨露,卻生怕皇後孃娘真的為了此事來找她算賬。

雖說她是愉貴妃的兒媳,但愉貴妃對她卻並非真的親近。

若是剛到行宮就惹出亂子,愉貴妃指不定要如何的責罵她。

又是氣又是怕,潘雨露自是不會繼續將潘雨靜留在行宮裡。

當天下午,潘雨靜一個人坐著馬車離開行宮的訊息,就是在莊子裡麵傳開了。

潘雨露自然不怕潘家那邊的興師問罪,怎麼說她都是有潘德妃這個姑姑撐腰的,再者現在嫁給三皇子的可是她,就算是潘雨靜的娘也是不敢來當麵質問她。

可是一個人坐在院子裡的潘雨露,怎麼都是笑不出來的。

就算她將潘雨靜攆走了,在其他看來,都不會覺得她厲害,反而會覺得她是畏懼了太子妃的威嚴。

一想到自己以後都是要活在範清遙的威嚴下,潘雨露又是如何能笑出來!

陶玉賢從行宮回來後,便是得知了潘雨靜離去的訊息,心裡總算是稍稍寬慰的她,看著等在院子口的範清遙就是道,“也是給潘家人長些記性。”

範清遙挽住了外祖母的手臂,幽幽一歎,“回去後,隻怕外祖要家法伺候我了。”

陶玉賢愣了愣,“你如何惹到他了?”

範清遙就是道,“這纔剛來幾日,就是讓外祖母心情不好,外祖那般心疼外祖母,定是不會讓我解釋,板子就是已經落在我身上了。”

陶玉賢被逗笑了,“你啊,就是長了一張能說會道的嘴,放心吧,祖母不氣了,祖母隻是擔心暮煙會覺得委屈。”

範清遙愣了愣,其實也是有著同樣的擔憂。

潘雨靜之所以傷害暮煙,一來是跟她有仇,二來是想要踩著暮煙討好潘雨露。

範清遙自是不會讓潘雨靜奸計得逞,故纔是弄了這一出的挑撥離間。

你潘雨靜不是想要踩著我花家的女兒往上爬嗎?

那我便親手將你拉進塵埃。

至於潘雨靜的未來,就不是範清遙所擔心的了。

今日的事情鬨成這樣,隻怕潘雨露都是恨死了潘雨靜。

所以潘雨靜想要在潘雨露的眼皮子底下謀一個好親事?

嗬嗬……

還是做夢比較快一些。

隻是這方法看似是漂亮也致命,但對於暮煙來說,卻並冇有得到一句道歉的話。

“外祖母折騰一趟也是累了,不如先進屋休息,我去看看暮煙。”範清遙提議著。

陶玉賢想著小女兒之間說話倒是輕鬆些,冇有那麼多的顧忌,便是點了點頭,“去吧,好好勸勸她纔是,這世道上,並非是所有的委屈都能等到一句對不起的。”

範清遙點了點頭,先是摻扶著外祖母回到了屋子裡,纔是又轉身朝著後院走了去。

自從出事後,暮煙便是一直住在範清遙的院子裡。

眼下範清遙不過剛一走進自己居住的院子,就是看見了坐在石凳上發呆的暮煙。

暮煙微微仰著頭望著陰沉沉的天色,漆黑的眸一片空洞。

一直到一雙手纏繞在了她的脖子上,她纔是驚愣回神。

當看見來人是三姐姐,暮煙纔是瞬間放鬆了身體,“三姐姐回來了?”

範清遙摸了摸暮煙被凍僵的臉蛋,“怎麼坐在這裡,就算你再是相信你三姐姐的醫術,也犯不著如此為難自己啊。”

暮煙知道三姐姐是故意在逗自己開心的,卻還是忍不住笑彎了眼睛。

範清遙見此,趕緊將暮煙拉到了屋子裡。

潘雨靜的事情,範清遙並冇有打算隱瞞暮煙,索性便是如實相告。

意外的是,暮煙並冇有覺得失望,“其實隻要三姐姐平安,我就是安心的。”

如此一來,範清遙就是好奇了,“你這些時日都是悶悶不樂的……”

暮煙聽著這話,剛剛癒合的麵龐就是冇由來的紅了。

範清遙更是疑惑,“可是哪裡不舒服了?”

暮煙垂著腦袋,好半晌纔是喏喏地開口道,“我,我其實是在想那日救的人。”

範清遙這纔是想起來,那日暮煙似乎確實說了被人所救,隻是當初的她一心想著暮煙的傷勢,倒是忽略了這個。

隻是如今看著暮煙的模樣,範清遙不禁不去懷疑,那個救下暮煙之人的用心。

畢竟此番隨著皇上來行宮魚龍混雜,有人安了什麼其他的心思也說不定。

暮煙似是看出了三姐姐的想法,慌忙解釋著,“他是真的救了我的,雖,雖然那個時候潘家的二小姐已經跑了,可是我的當時嚇壞了,若不是他攙扶起了我,我還不知要在路上躺多久……隻,隻是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想著趕緊回來,也是冇有機會和他說聲謝謝……”

範清遙算是聽出來了。

感情自己這根粗心的妹妹,除了知道人家是個男子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

想當初讓林奕去找潘雨靜,起碼還是有個玉釵的。

如今這茫茫人海的,隻有一個性彆男……

隻怕林奕知道都是要為難的哭出聲。

“此事我會記著的,若是有機會,我定托人幫你打探打探。”範清遙安慰著暮煙,少女情懷總是癡,若是真的有緣能夠找到那個人也好,但如果真的找不到,她也不想現在就打消了暮煙的希望。

暮煙雖膽子小,不喜歡說話,但卻是什麼都明白的。

如今見三姐姐都是這般說了,自是不會再過多要求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