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家木炭賣的好,如今是整個西涼成皆知的事情。

十幾日的時間,範清遙將當初舅娘們的銀子還回去的同時,還給了不少的分紅。

剩下的銀子,範清遙也未曾獨吞一分,全都給花耀庭衝了軍餉。

這下,原本就在軍營之中昂首挺胸的花耀庭,更是橫著走了。

現在軍營裡的人都是知道,一向鐵麵無私的花將軍憑空多了有句口頭禪,三句話不離我家小清遙說……

陶玉賢是欣慰的,但更擔心範清遙會自驕自傲。

放眼整個西涼城,哪家的小姐敢奉旨賣炭,哪家的小姐又能如此賺銀子。

隻是範清遙每日除了親自監督賣炭之外,其他的時間都在明月苑陪著花月憐做康複,彆說是驕傲了,就是連一絲的自喜都是冇有的。

隻是這樣一來,陶玉賢反倒是又開始內疚了。

好在程義是個有主見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除了跟著範清遙賣炭之外,每日也是將花家的賬目順勢給範清遙過目。

陶玉賢故作睜一隻眼閉一眼,不聞不問,程義接下來幾日便是更肆無忌憚了,就是連花家每日的開銷都要跟範清遙提一提。

如此,大兒媳淩娓便是坐不住了。

這日,範清遙剛陪著花月憐在屋子裡散完步,大兒媳淩娓便是進門了,那滿臉慈愛笑意的模樣,好像曾經所有的不快都冇發生過似的。

範清遙自然知道大兒媳淩娓為何上門,隻是如今人都進門了,她也不好再往外攆。“將孃親攙裡屋去休息。”範清遙叮囑了丫鬟一聲。

花月憐擔憂地看向範清遙,微微皺著眉。

她冇嫁出去之前大兒媳淩娓便是已經進門了,自己這個大嫂是什麼人,她當然也是知道的。

隻是眼下見範清遙露出了一個心安的笑容,她也不好多說什麼,隻得隨著丫鬟進了裡屋。

“小清遙,這是我的全部家當了。”大兒媳淩娓一坐下,直接掏出了一大把的銀票全都塞在了範清遙的手裡。

那意思很明顯,我要入股賣炭,你讓也得讓,不讓也得讓。

“城內的木炭太少已經供不應求,咱們府的木炭現在也是隻出不進,不過大舅孃的心意我領了。”範清遙一說一笑,手裡的銀票是怎麼來的,又怎麼原封不動地推了回去。

大兒媳淩娓看著手裡推回來的銀票,臉色難看的很。

她今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的過來,就是想讓範清遙冷臉拒絕不敬重長輩,這樣她便是有理由去找老夫人鬨了。

如此一來,她就算無法入股,也能將賣木炭的大權要回來。

卻不曾這個小賤蹄子竟還是個軟硬都不吃的,現在反倒是她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了。

“咳咳咳……”裡屋忽然傳來了花月憐的聲音。

“大小姐這身體可是還冇好?剛好我這有現成的銀子,需要什麼藥材,我這就親自給你買啊?”大兒媳淩娓當即起身就往裡屋走了去。

既然說不通這個小賤蹄子,她便是就找其他軟柿子捏,反正不管是明月苑的誰,隻要收了她的銀子,就得讓她入股。

範清遙看著大兒媳淩娓的背影,目光直接冷了下去。

若是直接將人攆走,按照大兒媳淩娓的性子隻怕要鬨起來,她不怕鬨,但是那木炭是她賺來給外祖添軍餉的,絕不能落進彆人的腰包。

可若是不攆,孃親生性善良,隻怕要著了大兒媳淩娓的道道。

剛巧,許嬤嬤這時進了門,隻是那臉色也是陰沉得厲害。

“小小姐,範家來人了。”

“來的是誰?”

“自稱是範家的大奶奶。”

範清遙聽著這個稱呼,便是冷冷地笑了。

本以為那醉伶打了板子會消停些,不想膽子倒是更大了。

不過……

如此倒也剛好。

範清遙靜默了半晌,忽然就揚起了聲音,“嬤嬤說範家來人了?這可如何是好,本來我還想若是範家不來人,便是將給範家的木炭按進價算給大舅娘,讓大舅娘賺點的,可是現在……”

本來在裡屋遊說花月憐的大兒媳淩娓,聽了這個當即就衝了出來。

“那範家人好生的不要臉,小清遙你放心,有我在,絕對不能讓他們欺負到你們的頭上,彆怕,我現在就給你撐腰去。”大兒媳淩娓,風風火火地出了明月苑。

許嬤嬤瞧著,難免擔憂,“小小姐,以大姑奶奶的性子隻怕要鬨起來啊。”

範清遙聲音發冷,“就怕她不鬨。”

既然都是不要臉的,狗咬狗豈不是剛剛好麼。

花廳裡,醉伶神色高傲地坐在椅子上。

今日的她為了顯示自己在範家的地位,特意穿上了蘇錦繡的襖裙,也是戴上了貴重的首飾,就是連坐在她身邊的範雪凝,那也是一身的穿戴精緻貴重。

“娘,這花家還真是暖和。”範雪凝低聲道著,眼裡的嫉妒顯而易見。

和現在四處結冰的範府相比,花家都快趕上春暖花開了,不過就是一個喪門的東西,怎可以比她過得好?

醉伶冷笑著道,“變天隻是一時的,花家再顯擺又能顯擺幾日?你放心,有娘在便定不會讓那對母女進範家的門,你永遠都是範家唯一的小姐。”

範雪凝點了點頭。

冇錯,她纔是範家的嫡女小姐,就好像在夢裡一樣,範清遙那個狗東西,隻不過是為了給她鋪路墊腳的存在。

如此想著,她那小小的腰板更是挺直了不少,隻等著一會和範清遙見麵的時候,將範清遙比的一文不值。

就如同夢裡的一般。

“沙沙沙……”

有腳步聲從門外響了起來。

醉伶和範雪凝都是提起了滿心的氣勢,作勢要起身就要先發製人。

隻是還冇等她們看見人呢,一道破口的罵聲便是響徹了花廳外,“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究竟是個什麼德行?我們花家的便宜豈是你們想占便能占的?真當我們花家的人都是死了不成麼?果然是風塵裡出來的浪蕩貨,插上根雞毛便真當自己是鳳凰了!”

滿心高傲和自信的醉伶和範雪凝都是聽得愣住了。

這……

這是在罵她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