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書房裡。

永昌帝正是看著那呈在麵前的金釵緊緊擰著眉頭。

若非不是和碩郡王進宮,他都是不知道和碩郡王妃為何早產。

或者說,和碩郡王妃為何早產不重要。

重要的是,愉貴妃竟是參與了其中!

不然為何那前去和碩郡王妃麵前嚼舌根的人,竟是會戴著愉貴妃的金釵?

永昌帝當然不會看錯的,這金釵是他當年賞賜給愉貴妃的。

和碩郡王看著皇上陰晴不定的臉色,便是知道皇上是明白了,他索性裝迷糊地道,“微臣記得曾在年夜宴上見愉貴妃戴過這根金釵,未曾想到今日這金釵又是出現在了微臣大嫂的頭上,微臣擔心惶恐是大嫂偷取了愉貴妃的金釵,故纔是想著來跟皇上自首,懇請皇上從輕發落。”

永昌帝,“……”

誰家的大嫂那麼有本事,竟是偷到了皇宮來?

“此事朕已經知曉,和碩郡王放心,朕定會嚴查纔是。”

和碩郡王不再說話,又是磕了個頭纔是退出了禦書房。

永昌帝的臉色卻在和碩郡王離去後徹底冷了下去。

當侍衛從鳳儀宮搜出範清遙的衣衫是青色的,他便是知道這其中必定有貓膩。

隻是他全當是範清遙做了什麼手腳。

卻冇想到真正在他身邊動手動腳的那個人是愉貴妃!

先是找人去刺激了和碩郡王妃,後又是鬨出了翻船一事,可謂是一石二鳥啊!

當然了,永昌帝不會以為愉貴妃是真的想要殺了範清遙,更不會想到愉貴妃除掉和碩郡王妃的孩子,是為了讓和碩郡王跟太子反目。

永昌帝隻會認為愉貴妃是想要以此調撥範清遙與和碩郡王府的關係,如此等範清遙真的因為今日的事情被栽贓陷害,愉貴妃便是可以再假裝伸出援手。

皇家之人,最為擅長的便是馭人之術。

一個人在最為危難的時候,自是會對伸出援手的人感激涕零的。

所以,範清遙最後會死心塌地的坐上愉貴妃的那條船。

以為自己什麼都是想明白了永昌帝自然冇有發現,其實他所有的想法早就是在皇後的潛移默化下給帶跑偏了。

剛巧此時,白荼推門走了進來,“啟稟皇上,剛剛宮門前侍衛傳話,說是花老將軍的夫人進宮了,這會兒正是在鳳儀宮求見皇後孃娘呢。”

永昌帝心口一跳,“可查到是為了何事?”

白荼模淩兩可地道,“好像是因為肖家。”

那個肖家……

不正是和碩郡王妃的兄長家?

也正是剛剛和碩郡王口中說的那個大嫂家!

永昌帝示意白荼不要出聲,起身便是從後門出了禦書房。

白荼提心吊膽地跟在皇上的身後,結果走著走著就是來到了鳳儀宮。

院子裡的宮人瞧見皇上駕到,無不是驚慌失措地跪在了地上。

永昌帝對著她們擺了擺手,便是輕手輕腳地進了寢宮。

寢宮裡,甄昔皇後正是坐在軟榻上,花家老夫人也是安安分分地坐在凳子上。

裡麵的人正聊得歡,根本就冇有察覺到進門的皇上。

隻聽甄昔皇後的聲音當先響起,“本宮聽聞,那個肖侍讀想要跟清平郡主求親?”

陶玉賢如實道,“確實是有這個用意,奈何肖侍讀的母親看不上花家的家勢,更是還妄圖以汙衊花家小女兒們的清白,讓肖侍讀放棄對小清遙的執著,好在此事已是查明,不然,哎……”

甄昔皇後皺著眉,“那個肖家夫人竟如此歹毒?”

“肖家夫人是和碩郡王妃兄長的夫人,本來我花家都是要點頭同意了這門親事的……若非此事真相大白,臣婦也是未曾想到肖家夫人竟能做出如此事情。”

永昌帝倒是並不意外甄昔皇後叫花家老夫人進宮。

甄昔皇後看不上範清遙是宮裡人都知道的,如今範清遙在宮裡麵險些遭人陷害,皇後這個時候出麵請花家人進宮,說明自己並非是謀害範清遙的人也是情理之中。

寢宮裡,甄昔皇後的聲音再次響起,“如此說來,花家已是有意給清平郡主許配人家了?”

陶玉賢點了點頭,“女子總是要圓滿的。”

甄昔皇後似漫不經心地詢問了一嘴,“以清平郡主現在的頭銜,花家就是冇想過讓她嫁給皇家?”

陶玉賢卻是毫無猶豫地搖了搖頭,“花家女子福薄,哪裡有嫁給皇家當兒媳的命,況且小清遙自己也不喜皇家的束縛,尤其是從鮮卑之行回到主城後,更是堅定了此番的想法。”

甄昔皇後冇有再說話。

寢殿內漸漸陷入了安靜。

永昌帝又是站了半晌,見皇後當真冇有再開口的意思,這纔是帶著白荼悄無聲息地轉身走了。

一直等到永昌帝出了鳳儀宮,早早就是躲在暗處的百合纔是匆匆進了門,“啟稟皇後孃娘,皇上離開了。”

甄昔皇後襬了擺手,一切都在預料之中,冇什麼好驚訝的。

就算她對皇上已是冇了感情,但是該有的瞭解還是有的。

再次看向對麵的花家老夫人,甄昔皇後笑著道,“以皇上的心性,怕很快就是要下旨賜婚了,雖小清遙還在守孝,年紀也是不夠的,不過想來等皇家這邊走完流程,也是差不多了。”

陶玉賢微微頷首,“讓皇後孃娘費心了。”

甄昔皇後又是淡淡一笑,“本宮隻是希望太子好,小清遙也好。”

無論是皇上所忌憚的,還是皇上所不願割捨的,都是範清遙的一身本事。

這段時間範清遙示好的已經不要太明顯,皇上卻還糾結著。

既是如此的話,甄昔皇後便是給皇上來一劑猛藥。

她必須要讓皇上知道,就在皇上糾結的時候,已是有人盯上了範清遙,等他再是糾結下去,說不定範清遙就是要嫁給旁人了。

最主要的是!

無論是範清遙還是花家,都對皇家冇興趣。

人呐,冇有逼迫就不知前行。

陶玉賢其實早在聽聞見進宮的訊息時,便是已察覺到了皇後孃孃的用意。

所以在進宮之前,她便是跟自家的老爺商量好了的。

雖然花家不願跟皇家扯上關係,但這條路既是小清遙選的,她們就是該支援的啊,冇道理一直讓小清遙默默地為花家付出,花家卻坐享其成。

那是她們的外孫女,既是想要走這條路,她們就會無條件支援著的。

再者,陶玉賢看得出來皇後是真心喜歡小清遙的,剛剛又是聽聞皇後說了太子對小清遙的心意,如此她便也是放心了的。

又是跟皇後孃娘閒聊了片刻,陶玉賢纔是起身出了鳳儀宮。

結果剛是走到宮門的時候,就是看見禮部尚書風風火火地進了宮。

周淳早就是聽聞了宮裡麵出了事情,隻是他想不通的是皇宮出事,皇上將他一個禮部尚書叫來做什麼?

結果還冇等站在禦書房的周淳想明白呢,就是被皇上要賜婚的聖旨給驚呆了。

誰?

太子殿下要迎娶誰?

隻是不管周淳能不能想明白,皇上的聖旨已經是下了。

周淳除了馬上安排禮部開始著手準備著,還能怎辦?

而隨著周淳一臉懵逼得走出了禦書房,皇上賜婚的訊息也是很快在宮內傳開了。

龍延殿的偏殿內。

愉貴妃纔剛幽幽地睜開眼睛,結果就是聽見了太子被賜婚的訊息。

愉貴妃驚愣地瞪大著眼睛,“皇上給,給太子賜婚了誰?”

正是陪在愉貴妃身邊的百裡榮澤幾乎是咬著牙道,“清平郡主,範清遙!”

愉貴妃,“……”

眼前就又是開始發黑了。

百裡榮澤看著母妃那虛弱和震驚的樣子,連安慰都是懶得再說出口了。

如今同樣被雷劈了的他,又是疼又是怒,都是自顧不暇了,又哪裡還有心情說著那些個冇有滋味的安慰話?

本以為迎娶不了範清謠已是最糟糕的事情,結果事實證明不但他跟範清謠再無可能,範清謠還一舉成為了太子妃!

雪上加霜怕也不過如此了。

一想到在大婚之後,自己便是經常能夠在宮宴上看見範清謠跟太子成雙入對,百裡榮澤就是嫉恨的胸口生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