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是站在窗邊凝望的百裡鳳鳴已知範清遙的到來,微微轉身,墨色的髮梢隨之擺動,哪怕是再簡單的一個動作,卻都是能夠在他的身上品出另一番的清雅高貴。

四目相對,百裡鳳鳴微微而笑。

那總是深不見底的眸子裡,此刻卻像是不滿了星光,閃閃的,亮亮的。

範清遙看著那般熟悉的麵龐,忽然就是有一種錯覺,曾經的自己好像也遇見過如此的場景,那個少年對著他轉頭凝望著,隻是那個時候的她並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在笑。

她隻是記得,那扣在他臉上的麵具是那樣的冰冷冇有溫度。

百裡鳳鳴倒是難得見她發呆的樣子,輕輕地搖了搖頭,唇角勾起了些許淺淺無奈地笑容,邁步走向她,先行開口道,“纔是些許並不見,我就是變得如此陌生了?”

範清遙回神,看著他眼底籠罩著的淡淡烏青,“連夜回來的?”

百裡鳳鳴嗯了一聲,“一個時辰前剛進城。”

一個時辰前剛進城,便是直接秘密來到了和碩郡王府。

這份心思就算不說明,也已足夠了。

範清遙無奈從袖子裡翻了翻,找出了一個小瓷瓶打開,將裡麵一粒苦澀的丹藥塞進在了他的口中,“勞倦內傷,五臟虛衰,久疲羸弱難免會心慌氣短,這藥能暫時緩解疲勞,卻是治標不治本,等回去後定要好好休息纔是……”

範清遙的話音還在繼續著,忽然手臂一緊。

溫熱的胸膛撲麵而來,緊接著便是那沉穩有力讓人心安的心跳聲響在耳邊。

百裡鳳鳴微微俯身,白皙的麵龐貼著她的頸窩,輕聲呢喃著,“想你了。”

極低的聲音揉著完全寵溺的溫柔,在他特有腔調的加持下,如同暗藏在地下上百年的瓊漿玉液,幽雅細膩,一聞即醉。

範清遙握著瓷瓶的手如同她的心一般輕顫了顫。

無奈地歎了口氣,這男人,總是有各種辦法讓她破防沉淪。

百裡鳳鳴低低地笑著,熱熱的氣息吹進她的耳中,“為何這般老氣橫生?”

範清遙倒是實話實說,“你這般模樣若是給那些抱有幻想的官家小姐們瞧見了,也不知要傷碎了多少芳心。”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想到堂堂太子不正經起來,簡直跟市井無賴有過之而無不及。

百裡鳳鳴嗯了嗯,“那便是傷著吧。”

範清謠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疲憊之色,便是冇有再說話惹他分心。

漸漸地,屋子裡安靜的隻剩下了彼此的呼吸聲。

清晰地感受著從她身體滲透進自己體內的溫熱,百裡鳳鳴從來冇有如此貪戀過時間過的慢一些,再是慢一些。

隻是他心裡更加清楚,哪怕是他再如何的不捨,時間還是會悄然滑過。

既不可聞地歎了口起,百裡鳳鳴的聲音再次響起在了範清謠的耳邊,“你可是聽聞適齡皇子大婚的訊息?”

範清謠嗯了一聲。

正是如此,她纔不會驚訝範雪凝的迴歸。

上一世,範雪凝便是一直執著於百裡榮澤,是她自己太傻,看不透範雪凝每次撮合她跟百裡榮澤在一起時藏在眼底的嫉恨。

雖然這一世有太多的東西都是變了,但是她相信已經早早就投靠到愉貴妃陣營的範雪凝仍舊會沉淪在百裡榮澤的掌心之中。

“聽聞母後派人送來的秘信上說,父皇已是有心準備一場宴席,將每個宮裡遞上去帖子的女子邀請進宮。”

範清謠明白百裡鳳鳴的意思。

雖然看似皇子們的大婚都是由官家府邸將帖子遞進宮內,再是由後宮的娘娘們甄選,但實則決定皇子們最終會迎娶誰的那個人仍舊是皇上。

如此也算是情理之中。

皇子們大婚之後,對於皇權的爭鬥便是會更加的白熱化。

雖然皇上不願意承認,但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他卻不得不承認。

故而,皇上會仔細盯著此番合適成為親家的官邸之家,尤其是那些手握兵權的官邸,皇上更是要仔細衡量之後才能挑選出皇子與其成親。

一般坐在皇位上的人,為了自己身下的龍椅考慮,大多數都是會取長補短的指婚,如此不但能夠彌補了每個皇子之間的差距,更是能夠拖延住那些已是大權在握的官員的步伐。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見胸前的人兒睫毛輕顫著,雖她冇有說話,但他知道她定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聽聞母後在信中說,此番花家並不曾向宮裡麵遞你的名帖,但你的帖子還是出現在了後宮裡。”

範清謠心口一跳,半晌纔是冷冷地笑了,“可是在愉貴妃的手上?”

百裡鳳鳴就知道她定是能夠想到的,“冇錯。”

範清謠隻覺得唇齒髮寒。

她相信花家絕對不會揹著她,將她的帖子遞進宮裡麵。

尤其還是遞在了愉貴妃的手中。

所以能做出這般齷齪又噁心之事的便隻能是範家。

而放眼整個範府能夠跟愉貴妃說得上話的,就隻剩下了範自修一人。

“阿遙,你可知愉貴妃握著你的帖子為何意?”

範清謠點了點頭。

她知道。

她怎能不知道!

“陶家醫女每一代都是陶家秘典,上麵記錄著能夠讓人長生不老之藥,隻是此事一向都是陶家閉口不能提起的秘密,所以就是連曆任的皇上都不知道,更還有人說,握著醫典的陶家女便就是天定的鳳女,隻要與其攜手便可坐擁天下。”

這也是為何,當初百裡榮澤殺光了花家人,卻始終留著她的原因。

上一世本就是她自己愚蠢,在外祖母臨死前將此事告知給她的時候,她引以為豪的將此事告知給了百裡榮澤,本是想要換來百裡榮澤的更加珍惜,結果卻反倒是成了更加被人利用至深的蠢貨。

所以這一世,她一直都在強迫自己忘掉所謂的天定鳳女和陶家醫典。

隻是她不提,外祖母不提,反倒是被範家人給提了起來。

可範自修又是從何得知的?

範清遙隻顧想著心裡的事情,等她恍然抬頭時,才發現百裡鳳鳴正靜靜地看著她。

那雙漆黑的眸子裡充滿著無法觸碰的痛楚和心疼,明明是儘在咫尺的目光卻好似又透過她在看著另外一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