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婁乾的狂妄,從來都是有理由和實力的。

但他做夢都是冇想到,有朝一日他竟是接連看錯了兩個人。

死一般寂靜的營帳內,忽然有腳步聲響起。

範清遙起身朝著百裡鳳鳴走去,從始至終淡然沉穩,彷彿剛剛經曆過生死一線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一般。

婁乾自知自己在這裡已再無任何意義,轉身欲行,卻聽範清遙的聲音再次響起,“鮮卑三殿下留步。”

婁乾隱忍回頭。

已攙扶住百裡鳳鳴手臂的範清遙,低眼朝著地上的黑布掃了去,“禮物忘記帶了。”

婁乾惱怒擰眉,卻因畏忌著百裡鳳鳴那高深莫測的武功,最終沉默地裹住藩王,扛著屍體怒氣沖沖走出營帳。

範清遙目送著婁乾頗為氣急敗壞的身影,聲音幽幽,“隻怕婁乾自己都想不到,他不但輸的徹底,更是還要自己給自己擦屁股。”

藩王的屍體若不焚燒乾淨,一旦此事宣揚出去,婁乾如何跟鮮卑帝王交代?

鮮卑帝王可是從來冇給過他權利,讓他目無帝王,勾結藩王做這些噁心的事情。

百裡鳳鳴側眸挑眉,“你費儘心思的讓少煊將藩王的屍體帶回來,怕不止是為了膈應婁乾吧?”

範清遙但笑不語,她就知道無論自己做什麼,都是瞞不過他的眼睛。

“何必將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百裡鳳鳴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眼中滿是夾雜著寵溺的無奈。

就算是婁乾恨上了他又如何?

一個婁乾而已,還不值得他在乎。

範清遙雖仍舊沉默著,目光卻出奇的堅定。

他不在乎,但是她卻不能不在乎。

婁乾惱羞成怒的回到鮮卑營地,想都冇想的直接把藩王的屍體扔進了篝火之中。

隻要藩王還出現在他的眼前一日,他便是就能夠想起範清遙那譏諷的嘴臉。

這讓他如何能忍?!

看著藩王的屍體在大火的焚燒之中‘劈啪’作響,怒火攻心的婁乾反倒是冷靜了下來,範清遙如此撕破嘴臉挑破一切,怕是根本不知道他已暗中跟西涼三皇字聯手串通。

既然如此!

婁乾忽勾起了一絲猙獰的笑意。

忽然,主營地的入口處傳來陣陣嘈雜的聲音。

不多時,有隨行軍前來稟報,“啟稟三殿下,西涼三皇子帶著援兵抵達營地。”

婁乾聽此,本就是勾起的唇角揚起的就是更高了。

來的正是時候,剛好他可是有很多新鮮事要跟西涼三皇子詳談。

西涼主營帳內。

少煊也是將百裡榮澤抵達的訊息,第一時間告知給了自家太子殿下。

範清遙光是想,都是能想象得到百裡榮澤一會進來,那張臉將會表現的有多虛偽。她不願讓大病初癒的百裡鳳鳴做這些虛與委蛇的事情,正是想要讓少煊以太子睡下為理由拒見的,結果就是聽正躺在木床上的百裡鳳鳴先行開了口,“三皇兄千裡迢迢而來,總是要見一見的,無需多說,直接將三皇兄請過來即可。”

少煊點了點頭,轉身出了營帳。

範清遙並不曾阻撓,隻是在將他扶起靠坐在床榻上的時候,輕聲道,“不必為了不值得的人勞神費力。”

百裡榮澤的仇恨,她並不想加諸在百裡鳳鳴的身上。

百裡鳳鳴勾唇淺笑,黑眸柔和,“剛剛的氣氛委實沉重了一些,調節下氣氛總是好的,宮裡的太醫常說心情愉悅利於康複。”

範清遙無奈點頭。

事情確實是這麼個事情。

百裡鳳鳴似想到了什麼,再次開口詢問,“阿遙,你可是隨身帶醫書了?”

範清遙,“……”

太子殿下您這麼皮的事兒,皇後孃娘可是知道?

吃屎都是趕不上熱乎的百裡榮澤,陰沉著一張臉帶著一千援兵走入營地,趁著營地內的少將安置援兵的時候,他不動聲色地朝著鮮卑營地的方向眺望而去。

剛巧,婁乾也是正看著他。

四目相對,婁乾朝著自己的營帳伸出手臂,坐了一個請的動作。

少煊疾步而來,單膝跪在地上,“微臣給三殿下請安。”

百裡榮澤壓下攻心的怒火,趕緊將少煊攙扶起來,“太子怎麼樣?”

少煊沉默著冇有說話,隻是轉身示意百裡榮澤跟自己一同去主營帳。

看著少煊那低沉的模樣,百裡榮澤的心忽然就是湧上了陣陣的僥倖,莫非太子已是不行了?亦或是傷勢太重成了殘疾?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當即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主營帳裡,百裡鳳鳴正握了本醫書,靠坐在木床邊專心閱讀著。

燭光下,他美好的麵龐優雅而溫潤。

滿心希望而來的百裡榮澤,看著從容閒然的百裡鳳鳴如遭雷擊地愣在當場。

身體有多僵硬,就說明被雷劈的有多狠。

纔剛滿心期待以為百裡鳳鳴不行了的百裡榮澤,看著那隻麵龐和唇畔白了一些,氣色卻比他還好的百裡鳳鳴,猶如被人徹頭徹尾地潑了一盆冷水。

百裡鳳鳴聽聞見腳步聲,淡淡一撇,“三皇兄來了?”

百裡榮澤蹙緊眉頭,佯裝關心地道,“在來的路上便是聽聞太子身負重傷,命懸一線,若是難受可千萬彆硬撐著。”

百裡鳳鳴意料之中百裡榮澤的虛情假意,微微淺笑,“讓三皇兄擔心了,前些時日確實奄奄一息,好在清平郡主妙手回春,如今已無大礙了。”

百裡榮澤心口又是一陣鈍痛。

百裡鳳鳴當真是用生命在演繹著,什麼叫做被老天爺眷顧!

轉眼朝著身旁的範清遙望去,百裡榮澤強扯著唇角露出了一個萬分感激的笑容,“陶家醫術果然名不虛傳,此番真的是多虧了清平郡主。”

燭光下,百裡榮澤俊臉溫潤,風度翩翩,一臉的誠懇致謝。

哪怕是心裡恨不得親手將百裡鳳鳴碎屍萬段,麵上仍舊能夠佯裝出一個心疼弟弟的溫潤皇兄。

上一世,範清遙便是沉浸在這種完美無暇的欺騙之中,無法自拔。

而如今,範清遙隻要看著百裡榮澤的惺惺作態,就陣陣反胃的噁心著,“三殿下嚴重了,我不過是曆儘其職,是太子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得皇上器重,自受天地庇佑。”

百裡榮澤,“……”

所以百裡鳳鳴得天獨厚,福大命大,他卻是連吃屎狗趕不上熱乎的?

本來就是憋了一肚子氣的百裡榮澤,如今更是氣上加氣,隻恨不能原地爆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