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自是察覺到了藩王的注視,卻並冇有放鬆身體的意思。

如果當真是鮮卑抓走的笑顏,她就是徹底撕破了這張臉也要救回笑顏。

而就在範清遙快速思量,腦海之中不斷閃爍出一個又一個保全笑顏的章程時,那士-兵就是站在了婁乾的身邊。

“啟稟三殿下,雲安郡主說身子不適不來赴宴。”

婁乾對雲安郡主本就談不上喜歡,聽著這話也是不在意地擺了擺手,“隨她吧。”

士-兵點了點頭,轉身又朝著營帳外走了去,並不像是還有其他的話不方便說。

不管鮮卑的士-兵是真的冇有發現笑顏,還是訊息冇傳達到婁乾麵前,隻要暫且冇有公開笑顏的存在,笑顏或許就是安全的。

失蹤代表著還有希望可尋。

這一刻,範清遙反倒希望是百裡鳳鳴的人抓走了笑顏。

起碼百裡鳳鳴若當真暗藏禍心,想要殺的也不過隻是她一個人。

但是此人陰險狡詐,卑鄙無恥,笑顏若是落在他的手上斷九死一生!

眼看著士-兵的背影消失出營帳,範清遙原本就繃緊的身體,徹底繃緊到極限。

因為她不是冇有注意到,藩王那從始至終都落在她身上的那雙眼睛。

藩王雖冇有婁乾精明,卻也察覺到了範清遙的異樣,眼珠子一轉,就是看向婁乾似笑非笑地提醒著,“三殿下,您說這西涼的清平郡主為何……”

藩王是個蠢的,但婁乾卻聰明。

如果藩王將剛剛自己所看見的告知婁乾,以婁乾的銳利定當察覺出倪端。

範清遙再是捏緊手中的茶盞。

若想要藩王閉上嘴巴,現在也隻有一個辦法了。

心思塵埃落定的同時,範清遙舉起手中的茶盞就是朝著藩王砸了去。

“哢嚓!”

盛滿茶水的茶盞在藩王的腳尖前碎裂成片,滾燙的熱茶迸濺在腳踝,直接將穩坐在蒲團上的藩王給燙的彈了起來。

“西涼清平郡主可是想要謀害本王不成!”藩王怒目圓睜。

與此同時,還在營地高歌的鮮卑隨行軍便是衝到了主營帳口。

幾乎是瞬間,劍張弩拔。

鮮卑人生性狂妄嗜血,在西涼的地界上是不敢輕舉妄動,可如今早已出了西涼的管轄,他們自是不再束縛剋製。

這清平郡主不似皇親貴胄,更不是重臣世襲,如今衝撞他們藩王在先,就算是他們當場絞殺又何妨?

西涼難道還要為了一個糟糠不如的東西,跟他們鮮卑撕破臉皮不成!

西涼自不會撕破跟鮮卑表麵的和諧。

不然此刻西涼的少將們,也不會站在遠處無一人前來助陣了。

上次淮上一戰,誓死效忠花家的老將軍們死的死傷的傷,就算是有命回來的,現在也都退居軍營之外。

永昌帝趁機在軍營之中融入進新鮮血液,徹底將花家從西涼軍營之中抹除。

說白了,現在在這些西涼少將的眼裡,所謂的清平郡主,不過就是一個有幾分姿色,靠著夠慘殘喘的花家裝腔作勢的嬌小姐罷了。

什麼隻身逼宮,什麼填充軍餉……

不過都是百姓們以訛傳訛的誇大其詞罷了。

主營帳內外的眾人都是繃緊到了極限。

婁乾雖不知究竟為何事,卻在出事的同時悄悄掃向主位。

百裡鳳鳴正麵色如常地吃酒,並不見半分戒備。

那自得悠哉的樣子,有著皇家血液裡該有的殘忍與冷漠,更有著在刻意迎合之下暗藏在骨子裡的高高在上。

就好像他篤定,就算當真出事,西涼的將士也不會置他不顧。

如果說剛剛婁乾隻是信了百裡鳳鳴半分,現在倒是全然相信百裡鳳鳴就是一個自私懦弱而又暗中自負的小人了。

但是徹底從百裡鳳鳴身上抽回目光的婁乾並不知,百裡鳳鳴的篤定,並非是來自外麵的以前精兵,而是此刻正慢慢翩然起身的範清遙。

他的阿遙,可是從不會莽撞行事。

範清遙於一片的死寂之中起身而站,黑眸幽如深潭,“淮上一戰,我西涼大獲全勝,為兩國合計,我西涼願接受鮮卑示好聯婚鮮卑,不想鮮卑竟暗藏自負,目中無人,鮮卑倒真的是可以啊!”

藩王擰眉怒視,“清平郡主這話是何意?今日我鮮卑設宴,權當清平郡主為貴客相邀,清平郡主現在卻說出這番言辭,是否有些不識好歹了!”

“若剛剛,我倒是真相信鮮卑的誠意,但是現在卻覺萬分可笑!”範清遙眼底掛著淡淡的譏諷之色,風輕雲淡地下巴微揚。

“雲安郡主既已聯姻鮮卑,便是鮮卑的三皇子妃,如今鮮卑設宴款待,我與太子殿下均不顧舟車勞頓下榻捧場,鮮卑三皇子妃以疲乏為由說不出麵便不出麵,鮮卑三殿下更是當眾縱容,鮮卑三皇子妃婦道人家不知輕重倒也罷了,鮮卑三殿下卻這般縱容自己皇子妃缺席,可是看我不起,還是看我太子不起,亦或是看我西涼不起!”

婁乾微微蹙眉,未曾想範清遙竟死抓著禮數不放,確實是他大意了。

藩王卻梗著脖子再道,“雲安郡主可是你西涼的人,我們三殿下這般重視,還不是重視西涼?”

“今日在西涼城門口,藩王還處處教唆雲安郡主歸順鮮卑,現在出了事反倒是把人推到了西涼的頭上,藩王倒是長了一張妙筆生花般的嘴巴啊!”

“你……”藩王怒火中燒,攥緊著的雙全‘咯咯’作響,恨不得現在就活將範清遙劈成兩半纔是解恨。

範清遙望向藩王,卻冷笑一聲,“亂世爭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這是恒古不變的道理,鮮卑既是戰敗就該拿出一個戰敗者該有的姿態出來,而不是在我們西涼的眼皮子低下偷雞摸狗,我西涼既是能贏你鮮卑一次,便就有第二次,鮮卑若是有興再戰,我西涼必奉陪到底!”

藩王被懟得心臟生疼。

今日在西涼城門,他不過是教唆雲安郡主幫著鮮卑給西涼上點眼藥而已,結果白天的時候因西涼太子殿下的大手一揮,他便是承受額雲安郡主魔音貫耳整整一日,現在好不容易吃個酒,又是被清平郡主死咬著不放。

這是造得什麼孽!

原本未曾打算多管閒事的西涼將士們,看著主營帳內清平郡主的意氣風發,聽著那振耳發聵的當仁不讓,隻覺得渾身血液都在奮力燃燒著,恨不得現在就衝進主營帳,跟著清平郡主一起劍指鮮卑!

尤其是那些少將們,不曾與鮮卑交手卻早已聽聞鮮卑的戰名,哪怕此番鮮卑乃戰敗之國,這一路上他們也是對鮮卑本能畏懼退讓著。

如此纔是讓鮮卑幾百名的將士這般囂張,敢堵於主營帳之外!

正是站在主營帳外的鮮卑隨行軍,忽覺身後涼氣陣陣。

待他們回頭看去,隻見那些原本事不關己的鮮卑將士們,早已握緊長刀長劍,正是於夜色之中虎視眈眈地怒瞪著他們!

主營帳內。

範清遙擲地有聲,“我奉命前往鮮卑,是隨軍的大夫,並非是鮮卑玩樂輕蔑之物,恕不奉陪!”

語落,對著太子行以一禮,故轉身離去。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當先舉起酒盞,“清平郡主生於將門,言辭犀利當仁不讓,讓鮮卑三殿下和藩王見笑了。”

婁乾順勢舉起酒盞,先行一飲而儘。

藩王本欲繼續討口舌之爭,餘光掃過主營帳外已將鮮卑隨行軍團團包裹的鮮卑將士,隻能心虛地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借坡下驢地坐下了身。

主營帳內,宴席繼續。

堵在主營帳外的將士們也鬆開兵刃,相續離去。

酒過三巡,婁乾似想到了什麼,忽輕聲詢問藩王,“剛剛士-兵前來稟報,你可是發現了清平郡主有何異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