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駱濟看著倒地不起的範昭,一改剛剛的驚慌失措。

他抬腳踩在了範昭那被戳穿的血窟窿上,就是用力地一碾,“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是什麼人,膽敢有膽子來殺我。”

百裡駱濟說著,就是踩過範昭,朝著門口走去。

然而!

一雙血手忽然就是抓在了百裡駱濟的腳踝上!

百裡駱濟不敢置信地看著竟還有意識的範昭,“你還當真是跟蟑螂一般啊。”

範昭緊咬著不斷往外滲出鮮血的牙關,再是用力收緊了十指。

他是主子的人,若此事當真宣揚出去,定是要牽連了花家滿門。

他範昭行走江湖數十年,什麼樣的人不曾見過,又是什麼樣的爾虞我詐冇有經曆過,說白了他就是踩著旁人的屍體走到現在的。

如他們這種匪盜,無論因何種因由走上這條路,都會讓人不恥甚至是厭惡的。

但是他的主子卻願意相信他,願意留下他,甚至是願意給他和弟兄們一個家。

說句幼稚的,他活了大半輩子,主子是第一個給予他溫暖的人。

所以眼下他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讓主子的身份被追查到!

百裡駱濟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死了也非要表現出忠烈的人,就好像是花家的那些瘋狗一般,明明都是被他們皇家給遺棄了,卻還要裝出什麼高風亮節。

“既然你想死,我便是成全了你!”百裡駱濟說著,就是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匕首。

這一次,他瞄準的則是範昭的後心口。

練武之人,如何能對身後事物不敏感?

可哪怕範昭明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至,卻還是不肯鬆開那抓緊的手。

百裡駱濟攥著匕首的骨節因用力而‘咯咯’作響,殺意明顯。

徒然間!

緊握著匕首的百裡駱濟忽然就是停下了動作。

眼看著已經都是觸碰在了範昭肌膚上的匕首,他卻是無論如何都是落不下去了。

不是百裡駱濟不想,而是他的身體不知怎麼……

怎麼……

不容百裡駱濟多想,一股灼熱如火燒般的疼就是於他的肩膀所籠罩。

那種疼到鑽心蝕骨,讓百裡駱濟瞬間就是倒在了地上。

範昭看著張口想要大喊的百裡駱濟,咬牙忍痛地伸手點在了百裡駱濟的啞血上。

支撐著連呼吸都痛到不能自已的身體,範昭斜著身子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待再次朝著地麵上的百裡駱濟看去時,目光卻是狠狠一滯。

隻見百裡駱濟右側肩膀的衣衫,早已腐爛的看不出本來的模樣。

而那衣衫下的肌膚,真的就如同被大火灼燒了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點的紅腫起泡再到皮膚枯萎腐爛,一直到露出裡麵那還連著肉絲的白骨。

有口不能言的百裡駱濟瘋了似的在地上滾動著,似是想要阻止那燃燒在自己身上,卻誰也看不見的大火。

怎麼會這樣的?

明明屋子裡根本就冇有放火的痕跡,為什麼他會感覺到被火燒!

範昭看著百裡駱濟那痛苦萬分的模樣,心裡卻是清楚的。

在他離開花家的那晚,主子卻是拉住了他。

那時的主子悄悄塞在了他手裡一個兩個紙包,且告知了他一句話,‘紅色為毒,綠色為解,見信殺人,百裡駱濟,有去無回。’

所以在他剛剛站定在百裡駱濟身後的時候,便是將那綠色的藥粉統統灑在了百裡駱濟的肩膀上。

似是想到了什麼,範昭從袖子裡將那封信拿出來,攤開在了百裡駱濟的麵前,“這是我家主子讓我帶給七殿下的信,還請七殿下過目。”

百裡駱濟看著那封近在眼前的信,原本因痛苦而緊皺的眼睛赫然就是瞪大了!

七殿下,見信安。

淮上攻陷,鮮卑屠戮,西涼皇族卻藏著醃臢之心,想要滅我花家滿門男兒。

你們身為西涼的皇族,坐擁著西涼的天下,當敵人兵臨城下的時候,你們不曾迎敵為國而戰,而是妄圖殘殺忠烈滿門,這就是你們的作為!

倒是辛苦七殿下步步算計,處處為難,想方設法的置之花家男兒死地。

險虎道一戰,置花家男兒於危難不顧。

受不得鮮卑挑撥,縱而被當成人質降服。

隻以七殿下的養尊處優,怕是定受不得這些苦楚纔是。

所以七殿下必定會順水推舟暗中聯手鮮卑讓西涼割地進貢,更是會讓我的舅舅們為你的貪生怕死而買單。

而待到七皇子平安脫險,第一個便會以主動求和之罪殺我花家所有男兒!

七殿下好算計。

隻是七殿下卻是忘了,無論再好的計謀想要達成,前提條件都必須是你要活著。

百年花家,為國而戰,擁護的並非是可笑的皇權,而是西涼百萬的無辜子民!

此,遙感謝淮上一戰皇家當花家是車前卒,如此花家與皇家便可恩斷義絕。

範在這裡提前與七殿下道彆。

七殿下……

一路好走。

百裡駱濟看著那麵前的一字一句,明明身上如火在燒,冷汗卻是劃過了麵龐。

抵達淮上之後,他確實是屢屢算計著花家。

不單單是因為父皇下令必須要除之,更是因為他算準了花家的忠心,絕對不敢更不會對他不敬。

可是現在,一個區區的花家小女兒竟是對他下了殺心!

百裡駱濟冇想錯,範清遙一步步的設計到此,為的就是要百裡駱濟死。

隻有他死了,舅舅們纔是能夠跟鮮卑放手一搏。

隻有他死了,花家人一直擁護著的百年榮譽纔不會被抹黑。

隻有他死了,她纔是可以扭轉乾坤。

百裡駱濟隻知,從花家男兒離開邊疆的同時,便是註定了死亡。

但他做夢都冇想到,從他離開主城的那一刻,在範清遙眼裡他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百裡駱濟不願相信一個小丫頭能夠有如此的膽量,但現在擺在他眼前的一切,卻根本不容許他再去質疑!

肩膀的疼痛,已蔓延到了胸口,就是連呼吸都開始費勁。

從來冇是像現在這般驚恐害怕的百裡駱濟,甚至是驚悚的連牙齒都在打著顫。

若不是親身感受,誰能夠想得到一個小丫頭竟有如此狠絕的心思!

謀殺當今皇子,很多人怕想都是不敢去想的。

但是範清遙做起來卻是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更讓百裡駱濟驚恐到骨子裡的是,範清遙那深不可測,老謀深算的城府!

對於花家所有的逼迫,都是他抵達了淮上之後才設下的,而這一切就是連他都是一步步精打細算的算計,卻是讓遠在主城的範清遙早已摸清看透。

這……

究竟是一種怎樣的神機妙算!

蝕骨的烈火還在無聲無息地吞噬著百裡駱濟的肌膚,血液,骨頭……

百裡駱濟疼的陣陣乾嘔,嘴巴張到最大卻是明顯已經喘不過氣。

可饒是如此,他卻是仍舊死不了。

現在的他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的融化為血水,看著自己慢慢被焚燒到消失,甚至是連掙紮都是冇了力氣。

直到了現在,百裡駱濟纔是明白了一件事。

父皇為何要除掉花家。

但是父皇或許永遠都不會知道,範清遙是遠要比花家滿門還要可怕的存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