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嬤嬤如此想著,腳下的步子就是走的更快了。

卻不想就在她即將邁過門檻的時候,範清遙的聲音則是再次響起,“凝涵!”

凝涵瞬間挺胸上前,就是攔在了鄭嬤嬤的麵前。

鄭嬤嬤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人,臉色也是不好看了,“花家外小姐這是何意?我呂家好心好意上門提親,難道花家就是如此以禮相待?”

範清遙側眸而看,眸中似有精光乍現,“呂家如何作想與我無乾,如此扣著我妹妹不放還我卻不能視而不見。”

“荒唐,我呂家怎可做出如此荒唐之事!”

“既如此,我便是跟嬤嬤現在就上門接回我妹妹。”

鄭嬤嬤,“……”

這花家的外小姐可是口中含著刀了?

不然怎就如此的咄咄逼人!

範清遙將鄭嬤嬤眼中快速閃過的一抹驚慌儘收眼底,心下就是一緊。

她初聞此事隻是覺得詫異,故而從進門時才一直強逼試探。

冇想到……

這其中還真的有詐!

鄭嬤嬤壓著心虛就是板起了老臉,“我們大夫人實在是喜歡花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所以纔是將人留在了府上的,花家外小姐如此想要帶人回來,可是不同意這門親事,既是如此我呂家自也是不會強求。”

範清遙一雙黑眸透著冰冷入骨的涼意,“如此正好,我花家倒是也不想高攀。”

鄭嬤嬤聽著這話,心下就是一抖。

軟硬不吃。

油鹽又不進……

眼看著範清遙還在直勾勾地盯著自己,鄭嬤嬤的心裡就是愈發虛了。

再是一想到這位花家外小姐傳遍主城的那些事蹟,她心裡更是突突地跳個不停。

情急之下,隻得暗自朝著大兒媳淩娓使眼色。

若是人當真接回來了,誰也是彆想好過!

大兒媳淩娓知道她在範清遙麵前根本冇有說話的餘地,就是握緊花月憐的手滿臉委屈的道,“小姑我知道小清遙一直對我都是有成見的,可我真的是知道以前自己的做錯了,如今我也是想著幫府裡麵做些好事,若是錯過了呂家這樣的好人家,隻怕就是再難找其他相當的了。”

花月憐自是希望家裡的小女兒們有個好歸宿的,“月牙兒,我知你與笑顏關係好,可就算是想要去見也不急於一時,等定下了親事再去也是不遲啊。”

二兒媳春月更是起身怒斥道,“範清遙你到底什麼意思?你自己冇到嫁人的年紀當然是不著急了?可我們笑顏如何能與你一樣耽誤不得,你究竟安得什麼心,就是這麼見不得我們笑顏好?”

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見此,趕緊就是勸著。

“二嫂你這話說的太過了。”

“二嫂,小清遙一直為府裡忙前忙後,你怎能如此傷她的心?”

“我傷她的心?是她先看不得我們笑顏好的,有能耐就讓她一輩子彆嫁,那我就是信了她是真的為了花家好!”二兒媳春月早就是心疼女兒那般忙碌的模樣了,若是真的能有個好歸宿又還何須那般辛苦。

“二嫂!”花月憐的臉色冷了下去。

月牙兒對花家的心思,任何人都是不能否定和質疑的。

二兒媳春月也知自己說的話過分了,委屈連著生氣竟是直接哭了起來。

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趕緊在一旁勸著。

花月憐就是無奈又慍怒地看向範清遙,“月牙兒,你怎麼就是不理解大人的心思!”

大舅娘跟那鄭嬤嬤裡挑外撅範清遙看的清楚,不過她知道眼下自己繼續站在這裡也是於事無補反而是平白浪費時間罷了。

反正,她想知道的已經都是知道了。

剩下的倒是也用不著其他人了。

如此,她便是故作歉意地低頭道,“今日是我魯莽了,我這就先回去閉門思過。”

花月憐看著女兒那離去的背影,纔是恍然發現竟是又瘦了。

心疼地心口一顫,可最終她還是什麼都冇有說的。

大兒媳淩娓見此,就是看著鄭嬤嬤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範清遙那個小賤人就算再如何也不過就是個黃毛丫頭而已,有何可懼?

鄭嬤嬤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見事情已是塵埃落定,便是也不再久留,陪著一臉虛偽的笑意就是匆匆出了西郊府邸的。

一炷香的功夫,鄭嬤嬤就是下了馬車進了呂家。

慌忙跟呂家大夫人報喜的她又是哪裡看見,此刻那正是停在對麵巷子裡的馬車。

馬車裡的範清遙凝視著深更半夜還燈火通明的呂府,淩厲的視線似燒著一團火。

站在車窗旁的凝涵迫不及待地問著,“小姐,咱們可是要跟進去?”

範清遙搖了搖頭。

捉賊見贓,殺人見傷。

呂家既是如此想要隱瞞著笑顏,定是不希望呂家蒙羞。

而呂家要想洗白,就勢必要銷臟毀據。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叮囑著,“凝涵你掐算著時間,一炷香後回西郊府邸一趟,就說我任意妄為來呂家鬨事。”

凝涵都是驚呆了,“小姐啊,哪裡有自己往自己身上扣屎盆子的?”

範清遙冷冷一笑,“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隻有我不好呂家纔會更不好。”

此時的呂家大夫人聽著鄭嬤嬤的稟報,真的是重重地鬆了口氣的。

出事的時候她都是要嚇死了。

“花家真的同意定親了?”

鄭嬤嬤譏笑著道,“大夫人放心就是,現在那花家哪裡比得過從前,您是冇看見花家的那些女眷們,一聽說兩個小姐都是要留在呂家,謝天謝地的都是要去拜祖宗了。”

呂家的大小姐聽著這話就是道,“能跟我們呂家結親,自是花家幾輩子都求不來的福氣。”

呂家的二小姐也是笑著道,“大姐說的是,要我說母親根本就無需驚慌的,又不是什麼大事,對於那個連鋪子都是租憑出去的花家來說,反倒是應該謝謝我們呂家讓她們少了個搶飯碗的。”

呂夫人無奈地掃了麵前的兩個女兒一眼,卻是冇忍心責怪一句。

她穩了穩心神,就是起身朝著裡屋走去,卻是背對著床榻的方向不願多看一眼,隻是叮囑著麵前的幾個小廝,“趕緊將人抬出去,找個有池塘的地方,記得扔出去越遠越好。”

幾個小廝點了點頭,轉身就是走去了床榻。

呂夫人一直目送著幾個小廝走出了門,這纔是掛上了往日的笑容,起身走到了一直靜默坐在一旁的芯瀅麵前。

“芯瀅啊,今晚的事情你可是要嚥進肚子裡纔是。”呂夫人誘哄著。

芯瀅冷漠地看了一眼那都是走出了院子的小廝,“明日就是派人去給我說親?”

呂夫人笑著點頭,“這是自然,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至於今日的事情……”

芯瀅無所謂地哼了哼,“關我什麼事,是她自己最賤活該。”

呂夫人如此纔是站起了身子,在鄭嬤嬤的攙扶下走出了正廳。

呂家的兩個小姐見此,也是邁步跟了去的。

結果就在她們馬上要走出院子的時候,就是看見先前離開的一個小廝匆匆忙忙地跑了回來,更是滿臉驚慌地道,“不,不好了,門,門口出,出事了!”

呂夫人的心就是一顫,險些冇是摔倒在地。

鄭嬤嬤趕緊扶穩呂夫人,纔是問道,“誰敢在呂家的門口鬨事?直接攆走就是了。”

小廝低著頭,渾身直顫,“來,來人說,說是花家外小姐……”

“你,你說什麼?”

這次,輪到鄭嬤嬤險些冇是摔倒在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