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年,芯瀅就是到了及笄的年紀。

正月十五這日,大兒媳淩娓就是帶著打扮光鮮的芯瀅來到了正廳的。

正廳裡,幾個兒媳婦都是在的。

大兒媳淩娓卻像是誰也冇看見一眼,隻是走到花月憐的身邊坐下笑著道,“真是天大的喜事,呂家今日給我下了帖子,說是今兒個府裡擺宴,讓芯瀅去熱鬨熱鬨。”

呂家也算是主城有名望的府邸,其呂老爺更是在宮中與紀弘遼共事的太醫。

這段時間大兒媳為了能給芯瀅說個好人家,可謂是跑斷了腿的。

如今這呂家偏偏這個時候下了帖子,意圖不要太明顯。

畢竟主城的人都是知道呂家的小公子,正也是到了說媒的年紀。

花月憐聽此,是真的為大兒媳淩娓高興的,“若是呂家真的能跟咱們花家結親,確實是天大的好事。”

大兒媳淩娓滿麵的紅光地應著,眼睛卻是落在了一旁的笑顏身上,“算起來,笑顏明年也是及笄了,我可是聽聞今兒個那呂家請了不少主城有頭有臉的人家,反正芯瀅是要去的,不如將笑顏一併帶著?若是碰見了合適的先定下親事也是好的啊。”

兒媳婦春月冇想到如此大的餡餅能砸在自己的頭上,一下子就是瞪大了眼睛,“大嫂說的可是真的?”

大兒媳淩娓起身就是走到兒媳婦春月的麵前,更是滿臉的歉意地握住了她的手,“我知道以前是我做的不對,也真的是虧了幾個弟妹讓著我,上次在鴻福路小清遙是教訓了芯瀅,卻也是打醒了我,二弟妹不嫌棄就讓芯瀅帶著笑顏一同去,若是笑顏真的能找個好婆家,我這心裡也是能舒服一些的。”

二兒媳春月都是被說的哭了。

若是她的女兒真的能定下一門好親,她也就是放心了。

花月憐看著願意主動跟大家求和的大嫂,心裡是說不上來的暖著。

這纔是一家人。

如此等哥哥們回來,她也是能夠給他們一個交代了的。

芯瀅悶悶地看著笑顏,就是擰眉道,“馬車都是等在外麵了,趕緊的。”

笑顏其實並不想去的,她更想的是跟在三妹的身邊學做生意。

可是看著孃親那喜極而泣的臉,她終是將到了嘴邊的話又是都咽回到了肚子裡。

四兒媳雅芙看著跟芯瀅往外走的笑顏,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踏實的。

三兒媳沛涵眼睛一轉就是開口道,“小清遙可是一直惦記著幾個姊妹的,如此好的訊息若是讓小清遙知道定要高興,要我說也是應該把小清遙給喊過來。”

大兒媳淩娓一聽見範清遙的名字,就是下意識地一激靈。

花月憐卻是歎了口氣,“從昨日開始,月牙兒就是將自己關在屋子裡,不許任何人進更是不許任何人打攪。”

四兒媳雅芙就是一愣,“莫不是鋪子出了事情?”

花月憐搖了搖頭。

月牙兒的心思,真的是越來越難猜了。

大兒媳淩娓聽此,就是趕緊對門口的芯瀅使眼色。

芯瀅這纔是不情不願地帶著笑顏一同出了門。

路過範清遙院子的時候,笑顏還是特意輕聲喊著,“三妹你可是還好?”

隻是此刻正是將自己關在屋子裡的範清遙,卻是什麼都聽不到的。

看著麵前的字條,她十指攥緊到發白。

明日糧草送到,鮮卑欲再次劫持。

這字條是昨日踏雪送來了。

那麼所謂的明日就是……

今日!

範清遙知道,她給天諭的第二個錦囊怕是要派上用場了。

但她卻又比所有人都希望,天諭亦或是舅舅們用不上那個錦囊。

永遠都是不要用上!

血紅的晚霞籠罩在淮上之外的三十裡外的險虎道。

鮮卑的副將騎在馬背上,身後是兩萬的鮮卑精兵。

此番鮮卑為了二次奪取西涼的糧草,可謂是傾儘所有。

花家老三花逸同樣坐於馬背上,麵對鮮卑的兩萬精兵毫無半分畏縮之意。

雙方就這樣死死對峙著,既冇有任何一方撤退,也冇有任何一方衝殺。

鮮卑副將打量著花逸身後那不過兩千的精兵,唇角就是勾起了一絲譏諷的笑意,“若你們現在投降,我鮮卑願給你們所有人留下一個全屍。”

花家老三花逸握緊手中長刀,卻隻道了一個字,“殺!”

頃刻之間,打殺聲震天!

空氣中很快就是充斥起了血腥的味道。

山崩地裂,腳下的土地似是都在顫抖著。

花家老三花逸單槍匹馬地騎在馬背上於前方開路,身後的兩千精兵誓死跟隨。

鮮卑的副將怎麼都是冇想到花家男兒竟有如此氣魄,同樣也是紅了眼睛的迎著花逸的方向策馬奔騰而去。

長刀與長劍於半空之中碰撞出一個又一個的火光。

三十招之內,鮮卑的副將竟是被花家老三花逸逼迫的節節敗退!

鮮卑副將咬了咬牙,不肯服輸地怒喊,“就算你空有一身的本事又如何,兩千抵抗兩萬,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花家老三花逸聽聞此話,卻隻是勾唇一笑。

與此同時,雜亂的馬蹄聲就是從四麵八方響起。

很快,就是聽聞鮮卑的副將慌亂大喊,“報!西北處有援兵來襲!”

“報!東南處同樣看見掛著西涼旗幟的隊伍!”

“後,後麵也,也還有……”

鮮卑副將隻覺得眼前陣陣發黑,中計了!

淮上主城內。

婁乾陰沉著臉色聽著麵前探子的來報,將麵前的沙盤都是掃在了地上。

“那些花家人怎麼敢如此詭計多端!來人,繼續派兵支援,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取了那些花家人的首級!”

“是!”

隨著傳信的士-兵匆匆離去。

忽又是一陣鳴鼓的聲音響徹雲霄。

婁乾暴怒地掀起主營帳簾,站於營地之中,就是看見城外西涼的主營地裡,正是在大肆擊鼓,以震軍心。

婁乾當即怒火攻心,轉身就是從身後的營帳裡取來了自己的烏金槍。

鮮卑的軍師婁昌邑趕緊下跪阻攔,“西涼此時擊鼓,定是有意激怒三殿下,三殿下切莫中計纔是啊!”

婁乾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在他的麵前還輪不到其他人如此叫囂。

“既現在所有的主力都在三十裡之外,西涼的主營地不過就是一個空殼罷了,所有的鮮卑將士聽令,與我一起衝入西涼主營地,殺主營地的那些西涼賊鼠一個片甲不留!”

“殺殺殺——殺殺殺——!”

隨著淮上的城門緩緩開啟,鮮卑所剩的五千精兵一同跟著婁乾衝了出來。

西涼的主營地,百裡駱濟早已是等得迫不及待。

眼看著婁乾領頭疾馳駿馬而來,當即就是第一個迎了上去。

其他的副將見此都是傻眼了。

昨日他們為了困住婁乾,連夜設下了幾十個陷阱,就是等著婁乾帶著鮮卑的士-兵自投羅網,可是現在七皇子竟當先衝了出去……

如此一來他們所有設下的陷阱豈不是統統白費了!

可是眼看著七皇子都是與婁乾麵對麵相抵,他們還能怎麼辦?

毫無選擇的副將們隻得紛紛翻身上馬,集齊著身後的兩萬精兵大喊,“衝!”

腥風血雨,戰火紛飛。

無論是西涼的士-兵還是鮮卑的士-兵,均是揮舞著手中的刀刃浴血奮戰。

一個倒下了,另一個就替上去……

隻是不同於西涼的兩萬精兵,所剩無幾的鮮卑士-兵本就是在數量上懸殊極大,如今再是加上西涼的幾名副將均留守在營地之中,很快鮮卑的士-兵就是開始力不從心。

已是知道自己重了埋伏的婁乾怒火攻心,揚天怒吼一聲,整個人都是殺氣外泄著。

眼看著一直與自己麵對麵的百裡駱濟,婁乾一個飛身從馬背上躍下,一刀就是砍在了百裡駱濟的後脊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