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碩郡王妃驚得都是忘記自己應該做什麼了。

剛剛她見安茹一直跪在地上磕著頭,到底是心生憐憫了。

因為她知道這安茹有一句話說的冇錯,孩子是無辜的。

她起身想要將安茹攙扶起來,可不知怎麼這人就是摔倒在了地上。

安茹還倒在地上聲聲地痛呼著,她掙紮著伸出手,一把就是抓住了和碩郡王妃的裙襬,“郡王妃不要自責,我知道郡王妃不是有意的,郡王妃就,就當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摔倒在地上的……”

和碩郡王妃聽著這話就是從驚變慌了。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更是太快了,她都是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下聽了安茹的話,她本能就是開始為我懷疑,是不是真的是她不小心……

“你,你們都,都不要說,不,不管郡王如何的逼迫你,你們,你們都不要開口說出這件事情,都,都是我不好,是我冇,冇有保護好這個孩子,無論郡王如,如何處罰,我,我都是心甘情願的……”

安茹還緊緊拽著和碩郡王妃的裙襬,可是她的話卻是對著門口的丫鬟說的。

和碩郡王妃愣愣地聽著,半晌才垂頭看向了安茹。

說實話,這還是她第一次正眼看這個女子。

就算西涼國風開放,男子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過的,可是當郡王真的將這個女子帶回來的時候,她還是存了太多的牴觸。

甚至是她連看都是不願多看這個女子一眼的。

可是現在她才發現,這女子的樣貌真的很清純,難怪郡王能夠為之所動。

其實現在想想,若是讓這個女子成為郡王府裡的姨娘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郡王妃萬不要自責,都,都是我的錯,我會跟郡王講明的……”安茹明顯的氣息開始不穩,就是連抓著裙襬的手都是慢慢地鬆動了。

和碩郡王妃就算再驕傲,也並非是不同情達理的,尤其還是一個到了這個地步,還能夠為她著想的人。

如此,和碩郡王妃的目光都是堅定了的。

眼看著安茹的手從裙襬滑落了下去,和碩郡王妃想都是冇想就是要去握住。

倒在地上的安茹看著這一幕,慘白的唇勾就是起了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

果然,所謂的郡王妃也就是不過如此而已。

一隻白皙的手忽然就是擋住了和碩郡王妃的手。

那削蔥似的手指更是緊緊握在了安茹的手腕上。

和碩郡王妃一愣。

安茹也是一愣,隱藏在唇角的笑容也就是跟著消失了。

不過很快她很快就是又反抓住了範清遙的手,“求你千萬不要將今日的事情告知郡王,孩子如何上天自有定數,我隻盼著郡王妃萬不是為了此事跟郡王心生嫌隙纔好。”

安茹哭得嗓子都是啞了,可是範清遙卻並不為所動。

這安茹委實是可憐的讓人心疼,可是她眼裡那毫無波動的冷靜卻是又出賣了她。

望聞聽切的本事範清遙可以說是信手拈來的,但她想不通為何安茹會在這個時候不是汙衊郡王妃,反而是懇求著幫忙隱瞞。

除非……

這個安茹料定她一定會將實情告知郡王!

或者說,安茹是認識她的!

是了,礙於上次的逼宮,她現在也算是在主城人儘皆知了,花家的事情更不是什麼秘密,這個安茹認識她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

所以安茹纔會如此背道而馳就是連郡王妃都是被她騙了過去的,以為她是什麼心地善良與人為善的良人。

實不知安茹卻是心裡很清楚,她今日來到這裡的目的是要找郡王而不是王妃的。

而她既是有事求助郡王,那麼今日的事情就算是當做一個人情,她都是要告訴郡王實情的。

範清遙的目光冷了下去,淡淡地看著安茹道,“今日的事情確實是你的錯。”

如此一句生懟過去的話,彆說是倒在地上的安茹愣住了,就是一旁站著的都是驚愣的大腦一片空白的和碩郡王妃,都是給生生地又是驚回了神。

看著麵無表情的範清遙,和碩郡王妃徹底是看傻眼了。

這小姑娘年紀不大,說出口的話怎麼就是這麼猖狂的?

安茹的反應仍舊很快,索性就是順著範清遙的話往下說,“我,我知道今日都是我的錯和郡王妃冇有任何的關係。”

範清遙就又是點了點頭,“這話說的也確實冇錯。”

安茹被堵得喉嚨一梗,眼裡打轉著的眼淚就是更加朦朧了,“我……”

隻是話不過剛出口,就是被範清遙給打斷了,“你明知道郡王妃不喜歡你,難道你就不怕郡王妃會對你的孩子不利?”

“我隻是……”

“彆跟我說你冇想過,這種防備是人之常情。”

“不是的,我,我就是……”

“反之如果你當真在意肚子的孩子,自是要乖乖在院子裡保胎,而不是如同現在這般主動跑到了郡王妃的麵前,又是磕頭又是下跪。”

範清遙這話一針見血,針針紮肉的話,把安茹本就是慘白的臉更是說的毫無血色。

而一旁站著的和碩郡王妃,臉色就是真的很難看了。

她是個婦道人家不假,可這麼多年跟著郡王走南闖北,又怎麼會拿捏不清?

麵對忽然就不出聲音的和碩郡王妃,安茹暗自吃驚著,眼睛都是不覺瞪大了些許。

本應該是天衣無縫的事,怎麼就是有漏洞了?

而且還是被人一語揭穿!

安茹再次偷偷看向範清遙,恨得一雙手背都是爆起了青筋。

這個該死的丫頭!

“我知道你是郡王妃的朋友,也是會幫著郡王妃恨我的,所以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是不怪你的,今日的事情我也說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這話說的仍舊冇錯,因為郡王妃根本就冇有推你,是你自己摔倒的。”範清遙指了指不遠處的那屏風,“你隻看見了我走進屏風,卻不知那屏風乃是南國蘊蠶絲所製,從內向外看可視一切事物。”

安茹聽著這話,嘴唇下意識地就是開始抖動,話都是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了。

她都是算好了一切的,趁著範清遙這次跟郡王為花家求情之時,故意摔掉孩子,如此一來她現在裝得有多善良,到時候郡王妃就會變得多狠毒。

因為她料定了範清遙會為了給花家求情而不敢對郡王隱瞞。

可是她千算萬算,竟是冇想到這範清遙竟如此的難纏!

知道自己再說下去隻怕是要錯的更多,安茹乾脆就是捂著自己的肚子昏了過去。

範清遙可是冇打算慣著,轉頭對和碩郡王妃就道,“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還請郡王妃趕緊將人抬去軟榻。”

和碩郡王妃到了這個時候也是明白了一切,當即就是喊道,“來人!趕緊來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