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心中就是一緊,那些人怕是來押送外祖出主城的纔是。

她想到會有這一日,卻冇想到會是這麼快。

纔剛剝官削職,現在就是迫不及待的遣出主城,皇上對花家的戒心果然還是在的。

許嬤嬤似是聽見動靜,也是慌張地走了進來,“小小姐,可是出了什麼事?”

範清遙看著麵前的二人冷靜地安排著,“凝涵你現在就去一趟青囊齋,讓鵬鯨留下一些週轉的銀子,其中的五十兩換成碎銀,其他的全都折現成銀票。”

凝涵愣了愣,“小姐,這個時候怕是錢莊都冇開門啊。”

“那就敲開,告訴他們折現一百兩就給他們分十兩。”

凝涵點了點頭頭,匆匆地跑了。

範清遙又是看向許嬤嬤,“先去把凝添和狼牙叫起來,再到主院先將何嬤嬤叫起來,眼看著就是要入秋了,夏季的衣裳就是不用再拿了,挑幾件應急的冬衣整理好,將外祖和外祖母的分開放,再是去找個靠譜一些的馬伕,讓他在門口候著。”

許嬤嬤都是聽得愣住了,不是隻有老爺一人被貶出主城麼?

“小小姐,為什麼還有老夫人的?”

範清遙眼神一暗,卻是來不及解釋,“照著我的吩咐做就是了。”

許嬤嬤也是不再多話,急忙忙地就是出了門。

範清遙走出門的時候,花月憐也是被驚動了出來,直到看見自己的月牙兒,她的心纔算是有了著落的。

“月牙兒,外麵是什麼動靜?”

範清遙平了口氣走了過去,攙扶住了孃親的臂彎,“外祖和外祖母要走了,孃親跟我一併去送送吧。”

花月憐的眼淚一下子就是流了出來,“怎麼會如此快……”

範清遙的心裡也是密密麻麻疼得厲害著。

可她更清楚,有些事情總是要去麵對的,與其讓皇上現在虎視眈眈的一直盯著花家,讓外祖先行離開主城未免也就不是一件好事。

天色矇矇亮著,花家的門口站滿了官差。

等範清遙攙扶著孃親走過來時,就是見外祖在外祖母的陪伴下,已經都是筆直地站在門口了。

範清遙先是走到領頭的官差麵前,從懷裡掏出了一袋子的碎銀子遞了過去,“還請差爺給花家一些準備的時間。”

領頭的官差一看見筆直而站滿身殺氣的花耀庭就是發怵,自是不願撕破臉的。

“清平縣主客氣了,不過也請快著點,我們這也是得按照交代辦事。”收了範清遙的銀子,他便是帶著身後的官差們後退了數步,安靜地等在了一旁。

範清遙轉身回頭又是進了花家,就是見孃親已經握著祖母的手哭了起來。

“母親,為何連你也是要走的?”

陶玉賢握著自己女兒的手,不捨地歎了口氣,“花家還是有小清遙照顧著的我也是安心,反倒是你父親一個人在鄉下我哪裡放心得下。”

瑞王一事,很明顯是宮裡還有人也是容不下她的。

既如此,她倒是不如也遠離是非,雖離得遠了些,總是好過陰陽相隔。

範清遙早就算到了外祖母心裡的想法,可眼下瞧見了還是心裡難受的厲害。

一隻大手,就是蓋在了她的頭頂上。

滿手厚重的繭子,卻是充滿著不捨和慈愛。

範清遙喉嚨一梗,強是壓下抬起頭看向身邊人,“出了主城外麵總是不太平的,讓凝添和狼牙陪著外祖和外祖母一同去住一陣子,順便也讓他們在外祖的身邊學些本事。”

還滿身是傷的凝添和狼牙同時上前一步,跪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小姐放心,我們定會好好跟著老爺和老夫人,不讓小姐失望。”

範清遙點了點頭,“起來吧,好好跟在外祖和外祖母的身邊。”

這兩個人,上一世都是為了她而死。

她是不捨的,可卻不能不捨。

他們既是要跟她一路前行,就必須要長大,也必須要變強。

而在戰場上征戰了一輩子的外祖,則是最好的師父。

花耀庭心裡也是沉得厲害。

人家的女兒這個年紀正是天真爛漫時,可是再看看他家的小清遙……

懂事內斂成熟穩重。

他真的是感覺自己都是白活了,纔是把自己的外孫女折磨的如此懂事。

“小清遙,是外祖虧欠了你。”

範清遙撒嬌似的拉住了祖父的手,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意,“外祖是這個世上最好的外祖,清瑤最喜歡的就是外祖了。”

花耀庭怎又不知這是他的小清遙再討他的歡心?

壓著心裡翻滾著的酸脹,他微微俯下shen子又是道,“你外祖母當家的盒子在你母親那裡經管著,那裡有一些鋪子掌櫃們的死契,還有一個陶家的祖傳印,切記要收好纔是。”

剛巧陶玉賢也是走了過來,聽著這話就也是低聲叮囑著,“咱們祖上一直都傳著,說是那印子就是陶家的醫典,隻是這麼多年卻無人能夠破解和看懂。”

傳聞陶家醫典記載著**之秘,若一旦重現,隻怕又是要掀起一陣的腥風血雨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認真的記下。

陶玉賢看著這個懂事的外孫女兒,心裡也是疼得厲害。

可想要說的話再是多,卻還是有要離開的時候。

院子裡,許嬤嬤跟何嬤嬤還在收拾著東西,礙著提前有了範清遙的交代,她們收拾起來也是順手的。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一車的東西都是已經收拾的妥妥噹噹。

花月憐已經是哭得站不住了,隻能靠著許嬤嬤在一旁攙扶著。

範清遙則是將外祖和外祖母仔細攙扶上了馬車。

待二老坐穩,她忽然就是跪在了地上。

“望外祖和外祖母務必保重,花家有我無需擔心。”

馬車裡,陶玉賢胸口顫抖的厲害,再是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

花耀庭則是趕緊起身要下車去拉範清遙。

剛巧這個時候,凝涵就是跑回來了,手裡還捧著一個小包裹。

範清遙順勢先行起身,拿過包裹塞在了外祖的手裡,“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隻有韜光養晦才能厚積薄發,外祖放心,花家定會東山再起!”

花耀庭眼眶發熱,捏著包裹的手都是在顫抖著的。

這便是他花家的女兒啊!

範清遙又是轉身走到了那領頭的官差麵前,“風水輪流轉,無人可知未來如何,還請官爺一路多多照顧著我外祖二人,以後官爺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就是。”

一張萬兩的銀票,隨著話音落下,塞進了領頭官差的袖子裡。

領頭的官差冇想到一個小小的丫頭竟如此的通透,怪不得讓皇上封了縣主呢。

他自也不是個傻的,花家是被貶了,可卻不曾被拆家,瞧瞧他那袖子裡數目龐大的銀票就是知道了。

“清平縣主放心,下官心裡有數,這一路上定是會照顧花家二老周全。”

範清遙點了點頭,眼看著馬車簾子落下,又是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上一世,花家為她而亡。

這一世,她就是扛也要將花家再扛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大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