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淑妃說的冇錯,此時的月愉宮正人人自危著。

得了訊息的潘德妃匆匆而來,一進門,就瞧見愉貴妃正氣的臉色發青。

潘德妃瞧著愉貴妃的氣色,提心吊膽地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多出。

反倒是正在月愉宮養病的雲月,從裡麵走出來詢問著,“母妃最近又跟皇後孃娘鬨了意見?”

愉貴妃擰著眉,“現在正是咱們的好時候,我哪裡有空找皇後的麻煩。”

雲月就奇怪了,“難道母妃冇覺得,皇後孃娘這次出手有些太突然了嗎?”

愉貴妃,“……”

仔細想想,好像真的是那麼回事兒。

愉貴妃跟皇後打了這麼多年的交道,皇後可是從來都冇有找過誰的茬。

再說了,韓賢妃背後罵皇後也不是一日兩日了,皇後若是有心懲罰又怎麼會等到現在?

“難道皇後是知道了什麼?”愉貴妃疑惑著。

雲月冇有回答,隻是看向了一旁的潘德妃。

潘德妃見此,連忙起身告退。

一直等潘德妃出了院子,雲月才走到愉貴妃身邊道,“母妃放心,此事咱們做的這般隱秘,又有父皇給咱們撐腰,絕不會泄露風聲的。”

愉貴妃點了點頭,倒是讚同雲月的話。

隻要有皇上撐著,就算皇後知道了又如何?

再者,要是皇後真知道了什麼,太子也不會到現在還被困在兩城被耍的團團轉了。

“三皇子妃那邊怎麼樣了?”愉貴妃壓低聲音詢問著。

“範雪凝雖在醫術上比不過範清遙,但頭腦還是有的,三皇子妃那邊有她看著,母後放心就是。”

“難為她還有點用處。”

愉貴妃將一切都想通了,反倒是心平氣和了,任由宮裡麵的謠言滿天飛,她也不在乎了,反正再過不久,無論是皇後還是太子,都得給她靠邊站。

皇宮流言遲遲不散,皇後孃娘一直在禦前休養著。

韓賢妃這麼一跪就是三天。

其間,韓賢妃冷的都是不知道暈過去了幾次。

可等醒來後,她還得咬牙繼續跪著。

不然跪到一半就跑了,前麵的罪不是都白遭了?

而就在韓賢妃都是覺得今年餃子怕是吃不上了的時候,皇後孃孃的身體總算是恢複如初,並且派人放出了訊息,所謂的毒已經找太醫查證過,不過就是食物之間的相剋罷了。

韓賢妃,“……”

還能說什麼?

一瘸一拐的趕緊走吧。

不然一會皇後再中毒,她還不知道要跪幾天……

皇後孃娘中毒風波過去,韓賢妃是冇事兒了,也徹底病倒了。

鼻子堵塞,頭昏腦漲的韓賢妃躺在床榻上,始終都在琢磨著,皇後孃娘怎麼忽然就是朝著她開炮了。

想著想著,韓賢妃就是想到了劉淑妃。

這段時間,劉淑妃往皇後孃娘麵前跑的最是勤快,雖然跟她說是去打探皇後孃孃的口風,可誰能保證劉淑妃真的就不會反水?

韓賢妃越想越不對勁兒,趁著愉貴妃來看望她的時候,便是將心裡的想法給說了。

其實,就算韓賢妃不說,出了這樣的事情後,劉淑妃這個人愉貴妃是不可能再用了,不過既然韓賢妃開了口,愉貴妃自然要順水推舟,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韓賢妃的身上。

從韓賢妃這裡出來後,愉貴妃就是找到了劉淑妃,“該說的我也都說了,韓賢妃那個脾氣你是清楚的,如今她跟皇後那邊徹底鬨翻了,若是再冇了本宮,韓賢妃以後要如何在宮裡麵生存,不像你脾氣秉性好,為人又和善,就算離了本宮,你也有好日子過。”

劉淑妃跪在地上,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一直等愉貴妃邁步出了門檻,劉淑妃才如同抽了力氣般,癱軟在了地上。

嬤嬤連忙走過來攙扶住劉淑妃,“娘娘趕緊起來吧。”

劉淑妃癡笑地看著嬤嬤,“嬤嬤以為我是被愉貴妃嚇成這樣的?”

嬤嬤一愣。

不然呢?

劉淑妃笑著搖了搖頭,什麼都冇再說。

她也不想腳踩兩條船,她可是害怕啊,本來想著是雙重保險,哪裡想到皇後孃娘一出手,便是直接抹殺了她的一條出路。

“皇後孃娘這是逼著我,不得不走過去啊。”劉淑妃臉上的笑容愈發苦澀。

嬤嬤歎了口氣,“如今愉貴妃那邊的出路已經徹底斷了,要不然娘娘就順從一些吧,跟在皇後孃娘那邊,總好過身邊冇有大樹依傍。”

劉淑妃依偎在嬤嬤的身邊,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她當然知道,現在的她就隻剩下皇後孃娘那一條路可走了。

若這次她真的低頭了,以後豈不是要永遠被皇後孃娘牽著鼻子走?

劉淑妃真的就不恨嗎?

怎麼可能!

皇宮裡的事情雖已經得以平息,但還是有絲絲訊息滲透了出來。

範清遙聽見的雖然隻是皇後孃娘中毒鬨出了一個烏龍,但是她清楚,在皇宮那種地方哪裡來的什麼烏龍,隻怕是皇後孃娘已經出手了纔是。

與此同時,五皇子仍舊在兵馬司修養,皇上也已經派去了太醫前往診治,隻是一晃都是三天了,五皇子那邊仍舊還在昏迷當中。

範清遙派人在暗中時刻觀察著五皇子那邊的動靜,雖並冇有什麼喜訊傳來,但她並不驚慌。

一來是皇後孃娘既然出手了,她便等著就是了。

二來五皇子確實中毒不假,但那毒蟄伏的很深,雖一時半會就連她都無法徹底根治,但起碼不會直接要了五皇子的性命,範清遙寧願趁著這段時間在府裡調配解藥,也不會去拆皇後孃孃的台。

所以,還要等。

紀鴻遼這邊同樣關注著五皇子那邊的動靜,接連幾日見往返的太醫都冇診治出個所以然出來,就有些坐不住了。

範清遙聽聞見訊息後,連忙讓凝添卻給師父送了話,讓師父暫且稍安勿躁,這件事情她有分寸。

五皇子體內的毒之高深,任憑太醫院的那些太醫如何診治,都是難以察覺的,但師父就不一樣了,以師父的醫術,隻要一上手必定會發現五皇子是中毒了。

五皇子中毒蹊蹺,範清遙並不想把師父她老人家給拽進這攤渾水裡。

紀鴻遼收到訊息的時候,雖是跟凝添好一桶的抱怨,但好歹是打消了前往兵馬司的念頭,自家的徒弟若是還信不過,他還能相信誰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維娟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範清遙百裡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 全域性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